第053章 户口本风波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4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知道你家户口本在哪吗?”上了车,沈崇岸突然问夏晚晚。

    夏晚晚一怔,“知道。”

    “周一带过来。”

    “带过来?”夏晚晚有些不明白沈崇岸的意思。

    “曜天在我的户口本上,你要名正言顺的经常进入沈宅,一个人未婚妻的头衔还不够。”沈崇岸回答的干脆,夏晚晚听的心跳加速。

    他的意思是要跟自己登记结婚了?

    这可比什么订婚宴和婚礼都来的靠谱。

    “真的要和我结婚吗?”夏晚晚仍然有些不敢相信。

    “我没兴趣和你开玩笑。”沈崇岸看着夏晚晚回答。

    夏晚晚的心有些不可控的加速,低低的呢喃,“我只是不敢相信,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不是你?”沈崇岸反问,心中想的却是,有了他沈太太的名号,谁还敢再欺负夏晚晚。

    “这……大家都笑话我胖,而且也帮不上你什么,甚至还会让外界的人嗤笑你。”夏晚晚内心无法控制的喜悦,却又不得不去顾忌沈崇岸的境遇。

    “你觉得我会介意这些?”如果介意他又怎么会在订婚礼上,做出那样的选择和决定。

    夏晚晚摇头,“我不知道。”

    在她看来,豪门公子爱美女,即使退而求其次也不会选择她。

    听到夏晚晚如此诚实的回答,沈崇岸倒是无话可说了,在意吗?其实他也不知道。

    “你不用知道,周一带好户口本就行。”在片刻的沉默之后沈崇岸强调。

    夏晚晚也不敢再废话。

    “至于婚礼的事,等辰月的项目结束,明年我会请人确定日期,到时候也会向外界宣布我们的关系,你别担心。”

    “嗯。”夏晚晚回答的平淡,可心里的喜悦却由衷的让她感到快乐。

    但也同时带着无法平复的不安。

    她的身体注定无法跟着其他人一样,最后也不知道能否减肥成功,如果一辈子这样,她会不会也一辈子成为沈崇岸的耻辱?

    “不必想太多,相信自己。而且……”沈崇岸仿佛知道夏晚晚在想什么,说到后面顿了顿,“比起杀死她们,你过的好才是对她们最深的报复。”

    听到最后一句,夏晚晚身体一震,惊诧的看着沈崇岸,他娶她是为了帮她?

    而显然能嫁给夏诗晴拼命想嫁给的人,对夏诗晴来说才是真正切肤之痛的报复。

    至于吴春华,她一心想让夏诗晴嫁进沈家,可最后领证的人却是她,又何尝不是一种报复?

    夏晚晚心情复杂的看向沈崇岸,“为什么要这么帮我?”

    从最初的偶然,到如今他不回避的帮助,夏晚晚始终有种如在梦中的感觉。

    “难道不是你每次求我?”沈崇岸奇怪的睨了夏晚晚一眼。

    这次换夏晚晚窘迫了,她有吗?

    脑海里不受控的想起之前不断的像男人求救,从代孕医院,到校庆,还有那次酒吧被李文杰算计,她似乎都在不停的向这个男人喊救命。

    而且他每次都恰好出现,又恰好救她于水火。

    至于到底救了她多少次,夏晚晚也快数不清了。

    “我只是求助,没求你。”虽然心里感动,可说出口的话总带些羞涩。

    “嗯,下次求我。”

    “哈。”夏晚晚瞪大眼睛看了眼沈崇岸,他这算是变相的承诺?

    沈崇岸却已经专注开车。

    到了沈宅,夏晚晚看了孩子,心踏实了不少。

    而沈崇岸接到电话,将她送到地铁便驱车离开了。

    夏晚晚独自回家,明天周末,后天周一,她必须提前拿到户口本。

    只是一想到吴氏母女的嘴脸,她便觉得浑身不舒服。

    尤其是在听到史蒂夫说她的肥胖是人为后,她当时真有种杀了她们母女的冲动。

    她隐约记得应该是十四五岁,那之前她瘦小又弱不禁风,再加下被吴氏虐待,自卑胆小。可那一年身高突然一下子串一米六,五官也开始张开,集合了母亲和父亲的优点,在学校也引来小男生的追逐。

    丑小鸭有变身天鹅的预兆。

    夏国海甚至都忍不住夸过她几次。

    也就是那一年吴春华突然对她好了起来,还给她买了进口的奶粉,说是她身体太弱要补充营养。

    那时候她喜出望外,以为继母终于接受了自己,也以为自己终于不会继续无助和孤单。

    谁曾想那糖衣里包藏着那样恶毒的心思。

    她就是那一年的年末突然发胖的。

    并且一发不可收拾。

    等她反应过来,大家都说她是青春期的发胖,很正常。

    从未有人怀疑过她的发胖是人为,哪怕是她自己,在吴春华重新冷淡她之后,都未曾想过那段突然的好是有预谋的。

    直到今天。

    内心仅有的一点家人的顾及,都被真相打破。

    夏晚晚想,这对母女还有什么是她们做不出来的?

    当初替代她去找三少,逼着她生下意外怀孕的孩子,后来想方设法让她嫁人渣。

    在她们的世界,仿佛没有忌讳没有道德底线,甚至在心里对生命的一丝丝敬畏都没有。

    呼。

    快到家的时候,夏晚晚深呼吸才敢继续往前走。

    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父母当初一手栽种的,如今院子里那颗桂花树有三米高,此刻正是花期,处处萦绕着香气。

    只是再没有人亲手为她做桂花糕,为父亲做桂花酿。

    叹了口气,夏晚晚走进宅子。

    只有王伯和佣人,她松了口气,上了二楼。

    又避开佣人的视线去了父亲的书房。

    长大的这些年,她鲜少来这里,可在小时候被宠爱的那些年,她却是常常赖在这里不走的。

    有时候为了让父亲陪她,她总是能想到各种撇脚的借口,那时候妈妈责怪爸爸会将她宠坏。

    可如果地下的母亲知道,在她离去后的这些年,自己已经忘记被宠爱是什么感觉。

    母亲会不会也为此感到心酸?

    “呵呵。”夏晚晚轻笑两声,按着记忆从父亲书桌的左边抽屉取出户口本,偷偷塞进包里。

    出来的时候碰上家里佣人,对方警惕的看着她,就像看着一个贼。

    夏晚晚眸子冷下来,径自往前走。

    那佣人却喊住夏晚晚,“你进老爷书房做什么?”

    夏晚晚依旧没理会。

    可那女佣竟不依不饶,“我在问你话,你进老爷书房做什么?”

    “你是谁?”夏晚晚这次终于停下,扭头看向那女佣,这是吴春华的心腹,来夏家三年,没少盯过她的捎。

    “我是王丽,太太专门请来的佣人。”女佣颇为高傲的回答。

    夏晚晚突然就笑了,“我还以为你是吴春华请来的主子呢。”

    “你……什么意思?”那女佣没想到夏晚晚今天会如此厉害,还质问她。

    “意思就是你再得宠,也只是夏家的请来的家佣。”

    扔下这句,夏晚晚准备下楼,却发现吴氏母女,还有夏国海不知何时已经站在楼下。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