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以后跟我住(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1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沈崇岸看着夏晚晚亮晶晶的眸子,“说说你的想法。”

    “嗯。”夏晚晚点头,也不怯懦,“我们可以把目前建成的这三栋,改成精装出售,至于如何弥补这个问题,我会出一个设计图给你。”

    “好。”沈崇岸没想到夏晚晚居然这么快就想到了解决的方案。

    一旁的曾攀直言惭愧。

    夏晚晚的脑子里却突然闪过曾攀背叛夏冉的画面,“你认识夏冉吗?”

    “啊,不……不认识。夏小姐怎么会突然问这个?”曾攀先是一怔,随即掩饰的回答。

    “哦。”夏晚晚皱眉,不认识,难不成真的只是一个巧合?

    可刚才的项目,难道也是巧合?

    “那这个项目的户型设计?”夏晚晚追问。

    “是我手下的一个新来的设计师,都是我的疏忽,才让这种事情发生。”曾攀继续道歉。

    夏晚晚皱眉,如果是新来的设计师,那应该不会是夏冉。

    所有的巧合都在这里结束了?

    摇了摇头,夏晚晚没继续追问,毕竟她不能用梦中的事情衡量现实。

    又转了一圈,几人才往出走。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夏晚晚之前发现有人注意他们,出来后感觉更加强烈。

    仰头向四周打量,就发现头顶的楼层上有人,正疑惑这栋楼不是封顶了吗?哪知一个白色的东西朝着沈崇岸的方向砸了下来。

    “小心!”惊呼一声,夏晚晚胖胖的身体就冲了上去,一把抱住沈崇岸。

    “晚晚!”沈崇岸脸色一白,大喊一声,抱着人滚下台阶。

    咚!

    那大块白色东西掉下,是冰。

    “老板,夏小姐!”周森吓得扑上去。

    沈崇岸一个鲤鱼打挺,将夏晚晚扶起来,“蠢丫头,你哪里受伤了?”

    “我没事……唔,好疼。”夏晚晚拽着沈崇岸,刚说没事,就疼的低呼一声,却反应过来,一把抓着沈崇岸,“你没事吧?你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沈崇岸阴冷的望了眼楼上,掀起夏晚晚的外套,后面上次替他挨了一棍的地方淤青还没下去,肩膀上又是一片青紫。

    如果不晚晚反应及时,他不敢想象那大块冰砸在他的头上,会是什么情形。

    “沈总救护车马上到。”曾攀被吓得不轻,见两人没太大的事,才小心翼翼的上前。

    沈崇岸冷冷瞟了对方一眼,一个打横将夏晚晚抱起来朝工地外走。

    周森和其他人看的一愣一愣,老板……好大的力气!

    “我可以以的……”夏晚晚肩膀疼的颤抖,都不急沈崇岸抱起她这一刻的激动,可又想到自己的一众,一阵羞耻,忙拒绝。

    “闭嘴。”沈崇岸低咒一声,快步出去。

    夏晚晚咬唇,有那么一刻很没骨气的想,一块冰算什么,为他死都可以。

    沈崇岸看着怀里一脸春情的丫头,真重啊!

    好在去医院检查,冰块只是擦身而过,没伤及骨头。

    夏晚晚涂药的时候满脑子都是沈崇岸抱着自己的样子,都没觉出疼。

    晚上更是用残肢连夜赶出了设计图。

    翌日沈崇岸看着那图,又心疼又恼火,“笨蛋。”

    夏晚晚竟连这话都品出了丝丝的甜味。

    咬了咬唇,偏偏有种东施效颦的感觉。

    沈崇岸捂额,他大概是被这小胖子缠上了。

    因为这些事,夏晚晚分了心,再未想那曾攀,身体稍好,便启程回京。

    再次乘飞机,夏晚晚的精神好多了,也对沈崇岸多了亲近,说话都来的理直气壮,“问题我解决了,那辰月花园的项目呢?”

    “等你那边的设计出来再说。”沈崇岸给了她一个不确定的答案。

    夏晚晚不满,“可是我们都约定好了。”

    这调调竟有些撒娇的味道。

    沈崇岸再次抚额,“好好好。”

    夏晚晚乐。

    这下夏氏有救了。

    感谢三少,感谢……夏冉。

    沈崇岸侧头看了眼夏晚晚的傻样子,摇摇头。

    这里哪里是自己当年见到的那个洋娃娃?

    周森看着这一幕,则忍不住想捂眼,但更多的是担心老板。

    这次绝不是意外,但却查无所获。

    而夏晚晚则沉浸喜悦里,看着长安越来越远,心中仍对曾攀的事情有疑惑,但也只以为是个巧合。

    却未曾想,她在这里爱上他,后来也在这里靠着可怜的记忆,度过最没有他的那些难捱的日子。

    轰隆隆。

    在飞机的轰隆声中,夏晚晚又回到了燕京。

    一个让她痛让她悲又让她拥有全部的城市。

    她又回来了。

    该面对的仍需面对,不想见的人还是会见。

    那些在长安积累的喜悦,都在这里淡淡的散去。

    沈崇岸将她送到校门口,夏晚晚挥手,哪想他也跟着下了车。

    “我同你进去。”沈崇岸很自然的说道,夏晚晚却有些紧张,朝着男人直摆手。

    可惜沈崇岸已经径自上前。

    夏晚晚没办法,小跑着跟上,这会正是午饭时间,不少人朝他们投来好奇的目光。

    到了宿舍楼,夏晚晚想说就到这里,沈崇岸却已经搞定宿管,朝着她们宿舍走去。

    “唉,你们听说了吗?夏晚晚那个胖子跟三少去出差了?”

    “可真有本事,抢了自己姐姐的未婚夫,还能脸不红心不跳的继续生活,不要脸。”

    “那就是一贱人,听说主动送上门,不知道用什么办法生了三少的孩子,我看三少也就是看在孩子的面上娶她,就她那猪婆样,赔钱也不一定有人真要。”夏晚晚和沈崇岸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三人的讨论。

    最后李菲菲说完,还故意呸了一声。

    夏晚晚的脸色瞬间从沈崇岸送她的忐忑变成了羞恼,一张大脸都红了。

    沈崇岸俊脸沉下,伸手牵住身体僵硬的夏晚晚,推开宿舍门。

    “我说……死胖子你居然偷听……三少,三少……”见门打开,李菲菲张嘴就骂,结果对上夏晚晚身后的沈崇岸,一下子僵在原地,音调都变了。

    其他两人也吓得不轻,三少怎么会跟夏晚晚一起回来?

    “去收拾东西。”沈崇岸微微眯眼,对夏晚晚吩咐。

    夏晚晚不解,但还是乖乖去做。

    沈崇岸却没有打算放过李菲菲的意思,昨天周森就已经汇报了调查结果,去长安前一天,李菲菲因为羞辱夏晚晚,被海瑞辞退,所以晚上报复夏晚晚,用冰块消融的水泼了夏晚晚一身,还将她赶出了宿舍,湿身在图书馆待了一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