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4章 疑惑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1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因为曾攀,夏晚晚整个过程都心不在焉。

    回到酒店,沈崇岸看向她,“认识他?”

    夏晚晚摇头,按理说并不算认识。

    “嗯?”不认识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沈崇岸不信。

    “真的不认识,就是……就是曾经梦见过,所以觉得神奇。”夏晚晚想了想,认真的回答沈崇岸。

    这回答真是大大的出了他的预料,“梦见?”

    “对,就是职业、长相,连名字都一样。”夏晚晚觉得沈崇岸应该是不信,很努力的再解释。

    “呵呵,我猜这不是什么梦,只是一个映射。”沈崇岸薄唇轻启,摇头说道。

    “映射?”夏晚晚不懂。

    “就是曾经在某处看过他的资料,但却忘记了,反而潜移默化的将这认为是自己的一个梦。”沈崇岸随意的解释。

    不过夏晚晚并不信,她很确定那是一个梦。

    在梦里,夏冉的渣男友。

    只是她觉得并没有必要跟沈崇岸解释。

    他们如今的身份太过尴尬,还需要时间考究。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夏晚晚也搞不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明明只是个梦,为什么里面的人物会活生生的出现,还是距离燕京如此遥远的长安。

    夏晚晚想不通。

    但毕竟她来这里是为了夏氏的未来。

    “我们明天要去哪里?工地吗?”转移掉这个解不开的话题,夏晚晚现在更关心明天自己要做的事。

    “嗯,先去工地。”沈崇岸点头,今天就项目具体的问题已经有所了解,其实算不得大问题,他只是有意考察夏晚晚。

    顺便带她出来透透气。

    “那……我去隔壁休息了?”确定了行程,夏晚晚小心翼翼的问道。

    也不知道为何,一看到酒店的床,她就想起那晚在“回头是岸”顶楼酒店的情形。

    “嗯。”沈崇岸点了点头,打开笔记本,显然还有工作。

    夏晚晚噢了一声,就要离开。

    哪知道男人在她出门的时候再次出声,“很失落?”

    “啊?”夏晚晚一时没懂男人的意思。

    “让你去隔壁很失落。”沈崇岸已经扭头,看着夏晚晚笑的如同狐狸,还带着一丝邪气。

    “没有,怎么会。”夏晚晚猛然醒悟,扔下这两句拉开车门就冲了出去。

    周森正好找老板有事,看到夏晚晚红着脸冲出来,担心的问,“夏小姐您没事吧?”

    “没事,我没事。”夏晚晚含糊的回答,就进了自己的房间。

    周森奇怪的推开门,“老板,夏小姐是不是烧还没退,要不要再请医生。”

    “不用,她只是害羞了。”

    “咳咳咳……”沈崇岸非常坦然的说道,周森却没这么好的承受力,一个没挨住咳嗽了起来。

    什么时候老板的口味这么重了?

    还是本来就口味偏重?

    沈崇岸眯着眼看周森咳嗽完,“你似乎对我的审美很有意见?”

    “怎么会?夏小姐很……很可爱。”想了半天,周森就想到可爱这个词。

    毕竟夏晚晚实在称不上美丽窈窕。

    “肤浅。”沈崇岸不爽的斥了周森一句。

    周森微笑着承受,心里吐槽,您倒是不肤浅,当初为什么和二少争?

    “说事。”

    “公司那边来了消息,沈副总有异动。”这次周森的声音一下子严肃起来。

    “准确吗?”沈崇岸长眼一眯,有种说不出的危险。

    “确定,不过动静不大,应该还是忌惮沈老爷子。”周森解释。

    “嗯,盯着就好,暂时不要妄动。我大哥那边怎么样?差不多该回来了吧。”想到沈崇明,沈崇岸的声音稍微回暖了些。

    “还没准确消息,不过老板,您也该提防下大少,他没那么简单。”周森始终觉得老板看似冷清,实则最重情谊。

    但商场重情是大忌,尤其是在时时想要给他们挖坑的大房面前。

    “我知道。”沈崇岸点头,可周森却不确定老板有没有听进去。

    周森还想说什么,沈崇岸却先一步问,“中午医生说她什么情况?”

    “做了个全面检查,着凉发烧,还有营养不良。”说到这里周森顿了顿,“我在外面好像听到夏小姐说淋了冰水挨了冻,要不要查一下?”

    据他们所知,燕京昨天并未下雨。

    能将人淋的高烧不退,也是很有本事。

    沈崇岸听完,长指轻轻敲着桌子,最后点了点头,“顺便再联系一个专业的健身教练。”

    一个胖子能把自己虐到营养不良,是发了什么样的决心来减肥?

    “我尽快去办。”周森点头,他最近发现老板对这个夏二小姐是真上心。

    难不成外界猜测的没错,夏晚晚对三少用了蛊?或者因为当年的事情打击太大,偏爱丑姑娘?

    周森皱着眉退出,末了还不忘瞄了眼夏晚晚的房间,最后默默竖了个大拇指。

    房间里。

    夏晚晚辗转反侧,试图去搞清楚事实的真相,结果精神不佳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翌日。

    他们一行人在曾攀的陪同下到了工地。

    比起昨天,夏晚晚已经能和曾攀自如相处,只是心里仍别扭。

    好在身旁有沈崇岸,男人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总能让夏晚晚安心。

    “真的很抱歉,沈总,因为我们的失误给公司造成了损失。”曾攀一路走一路道歉。

    沈崇岸一声不吭,听着对方的汇报。

    夏晚晚则打量着周围未完成的建筑,有好几栋正在同时动工,他们一进来引来不少工人的注意。

    而他们要去的那栋,正好路过正在建筑的,很杂乱,也有些危险。

    “沈总,前面就不进去了吧?”曾攀建议。

    “不进去怎么能知道具体问题在哪里?”沈崇岸直接否决他的话,步子顿都未顿。

    夏晚晚紧紧跟上,进了毛坯房,沈崇岸看向她,“能看出来问题吗?”

    没有直接回答问题,夏晚晚快速的在里面转了一圈,又去了隔壁的户型同样看了一遍。

    然后回到沈崇岸身边点头。

    “说说看。”沈崇岸出声鼓励。

    夏晚晚点头,“整个户型的设计,就设计本身而言并没有任何的问题,大户型干湿分离

    、南北通透、动静得宜,小户型纯南采光,虽然对流一般,可足够正常生活。真正的问题在这里。”

    说着夏晚晚走到一处,指了指两边的门,“都说风水迷信,可我国的国情却是,民众就信这个。厕所门正对卧室,那是大忌。”

    “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解决?”看出问题并不难,真正的关键是怎么解决。

    如今项目已经有三栋楼相继竣工,都是这个问题,销售量严重受到影响。

    “这个……”夏晚晚踟蹰。

    整栋楼已经成型,承重墙的分布也早就定了下来,现在改动,那可是伤筋动骨,唯一的办法就是在室内设计上想办法。

    一边看着整个户型,一边研究,就在这时夏晚晚脑子里电光石火,她刚开始的时候总觉得这栋楼的户型设计有些熟悉。

    可并没有多想,但就在刚才,她突然想到这设计好像是夏冉的。

    只是设计图还没完善,她就出了事。

    但在梦里,夏冉好像已经找到了解决方案。

    夏晚晚努力的回想,好一会突然眼睛一亮。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