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 她是我老婆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4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早上,夏晚晚趁着宿舍人还没醒,匆匆换了身衣服就离开。

    才出了校园,一辆车子便停在了她面前。

    “上车。”沈崇岸打开车窗正好看到发懵的夏晚晚。

    夏晚晚上前,周森下车绅士的帮她打开车门。

    “谢谢。”第一次享受到这样的服务,夏晚晚有些受宠若惊。

    周森客气,“夏小姐不用客气。”

    上了车。

    “我们要去最少三天,你确定什么都不带?”沈崇岸打量了夏晚晚一眼问。

    “这……酒店应该有洗漱的。”夏晚晚嘴巴动了动,勉强回答。

    “所以你准备三天都穿这件?”沈崇岸说这话的时候,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挪,一脸嫌弃脏东西的感觉。

    夏晚晚窘迫的脸都红了,“我去了买。”

    沈崇岸摇头,“女孩子还是要注意个人生活习惯。”

    “咳咳……咳……”夏晚晚一瞬间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她什么时候不注意个人生活习惯了,不就是因为怕吵醒李菲菲她们,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吗?

    想解释,又觉得矫情,只好闭嘴,默认了生活习惯不好的锅。

    前面周森坐在副驾驶忍不住摇摇头,老板也真是的,夏小姐虽然胖,但毕竟是女孩子。

    一路无话,直到车子抵达机场。

    三人上了飞机,夏晚晚还是有点躲着沈崇岸。

    生怕自己身上有味,惹男人嫌弃。

    轰隆隆的飞机声响起,这是她第二次坐飞机。

    第一次是五岁生日,全家为她过生日去巴厘岛旅行。

    那是一次美好的旅行,悲剧的是回国没多久妈妈就出了意外。

    有些恍然的看着机窗外的风景,头等舱的视野很好,夏晚晚的心情却异常沉重。

    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去长安市,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出问题所在,最后又能不能帮到爸爸。

    想到昨天在病房外听到的咒骂声,夏晚晚的力气就好像被人抽走一般。

    特别疲惫,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沈崇岸低头看文件,就听到夏晚晚的呼噜声,忍不住皱眉,侧头望过去,就见夏晚晚睡的深沉。

    人都说胖子能吃能睡,还真是。

    不过这丫头好像又瘦了些,只是脸色发白,并不健康。

    如果她真要减肥,他或许可以帮帮她。

    周森见老板脸色不好,赶忙将耳机递过去,“老板,要不戴上这个?”

    “不用。”沈崇岸摆手,往后要跟这丫头结婚,他总不能每天晚上都戴着耳麦。

    一个小时的飞行,到达的时候夏晚晚还没醒。

    沈崇岸喊了一声,夏晚晚还是没动,上前拍了下那肉呼呼的脸,脸色就变了,“怎么这么烫?”

    周森拎着行李,“老板,车子已经在等我们。”

    “夏晚晚,醒醒。”这次沈崇岸用力拍打。

    “唔,到了……”夏晚晚梦见自己被人架在火堆上,说是要烤乳猪,拼命的大喊求救,可根本没人理会她,正在绝望之际,突然被人一巴掌拍醒。睁眼看到沈崇岸,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去长安市的飞机上。

    “下机。”沈崇岸重复一声,揉了揉夏晚晚的头发。

    夏晚晚木讷的点头,整个人晕乎乎的,走路都有些晃,这时一只大手握住她的手。

    她下意识向前看,见男人神色自然,连一点多余的表情都没有。

    夏晚晚不敢多想,乖乖的跟着。

    周森则拎着行李箱。

    下了机,便有人等候。

    “去最近的医院。”才上车,沈崇岸就吩咐接机的主管。

    “是,沈总。”负责接待的主管虽然不知道什么情况,但还是恭敬的回答,只是有些好奇,这次老板怎么会带个胖子。

    夏晚晚还以为沈崇岸不舒服,可到了医院,就听到男人用低沉的嗓音吩咐,“周森,你先去分公司。”

    “是,老板。”周森应声,同分公司的主管离开。

    那人有些好奇,“哪位是?”

    “不该问的还是少问。”周森严谨的回答。

    医院。

    “我没病啊。”被带到医生面前,夏晚晚一脸的懵呆。

    “烧成傻子才算有病吗?”沈崇岸冷冷的反问,这丫头还真不知道照顾自己。

    夏晚晚这才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后知后觉的说,“好像是有点烫。”

    沈崇岸棕色的桃花眸睨了她一眼,看向医生,“医生,帮她尽快退烧。”

    夏晚晚窘迫的低下头,想到昨晚挨了冰水泼,又在图书馆捱了一夜,还以为早上没打喷嚏已经没事。

    医生查了血常规,测了体温,38度6,必须打吊水。

    夏晚晚有些懊恼自己的粗心,轻轻拽了拽一旁沈崇岸的衣襟,“我没事,不用吊水。”

    这次他们出差时间紧迫,夏晚晚不想因为自己耽搁行程。

    可沈崇岸只是薄薄的看了她一眼,便去领药。

    夏晚晚见此,乖乖跟上,只是身旁的男人实在太过高大俊美,同他一比,她像个丑小鸭一般,时不时引来周围人的侧目,还有护士指指点点。

    饶是她已经习惯这种注视,仍觉得难堪,脑袋不由主的往下低,仿佛要低进尘埃。

    沈崇岸发现身旁丫头的异常,那双迷人的桃花眸,猛地扫了周围一圈,然后大手牵住夏晚晚,“没见过老公带老婆看病吗?”

    嘘。

    周围探寻的目光,刹那都羡慕的看向夏晚晚。

    夏晚晚则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在叫自己老婆?

    刚才的羞耻感遽然散去,留下的只有怦怦悸动的心。

    这一刻,一种无法形容的幸福感将她紧紧包裹。

    她大概一辈子都无法忘,他说带老婆看病的此刻,以及那爱情破土而出的声音。

    沈崇岸,爱上你真的太容易了。

    夏晚晚都不知道是怎么打上点滴,整个人从出院都飘着。

    沈崇岸看着小丫头那傻傻的样子,忍不住摇头,惯性的揉了揉她软软的短发。

    回到酒店。

    周森那边回了消息,他正在跟分公司的总监谈话。

    “你先睡会,我忙完回来带你吃饭。”沈崇岸收起手机,柔声对夏晚晚说。

    可她却似还在梦游,拽着他的手,“我跟你去。”

    “嗯?”

    “可以吗?”心里那种感觉确定,她一刻都不想分开。

    沈崇岸拿她没办法,摸了摸额头确实不烧,才点头。

    酒店距离分公司不远,走路不到十分钟。

    夏晚晚跟着沈崇岸,一路走到分公司的设计部,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越往里走,夏晚晚越是有种熟悉感。

    可她明明没有来过这里。

    心中无比疑惑,脚步也迟疑起来。

    “沈总,您这边请。”在前台小姐甜美的声音中,夏晚晚跟着沈崇岸进了会客厅。

    周森已经跟对方谈的差不多,见他们来,赶忙迎上来。

    “曾总监,这是我们沈总。沈总,这就是分公司的设计总监曾攀。”周森给两人做介绍。

    夏晚晚还沉浸在奇怪的熟悉感里,猛然听到曾攀这个名字,下意识的望过去,便对上一张熟悉的脸庞,惊的退后一步,“怎……怎么可能?”

    “怎么了?”沈崇岸一把按住夏晚晚,眸中带着探寻。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夏晚晚却不理会他,只是对着曾攀不停摇头。

    夏晚晚的脑海冒出无数个不可能,可再重新看向那曾总监时,还是不由吓了一跳。

    这是夏冉的渣男友,可夏冉明明是她的梦,但这曾攀却是真真实实的人。

    为什么真实的人会和她梦里的人一模一样?

    “这位小姐认识我?”曾攀古怪的问道,虽然他很讨厌这个胖子,可能被沈少带来的人,他不敢轻易得罪。

    “没,没……”夏晚晚下意识的摇头。

    沈崇岸蹙眉,“过来坐着。”

    “噢。”夏晚晚听出沈崇岸的不满,赶忙乖巧应道。

    心情却越发奇怪,难道这世界真的有这么巧合的事?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