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 半路杀出来的女人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3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靠坐在车里,夏晚晚望了眼迅速退后的街景,身侧的男人在闭目养神。

    生活突地有了期盼。

    最最重要的是她可以陪在曜天身边了,那是她的孩子,她可以亲自照顾,看着他一点一点的成长。

    不管怎么样,她以后都会相信自己的孩子,接受他的任何模样。

    这么一想夏晚晚越发开心,那张圆圆的大脸不自觉的露出笑颜,一旁的沈崇岸奇怪,“傻胖子,你想什么笑的这么开心?”

    “谢谢你。”完全忽略了沈崇岸那句傻胖子,夏晚晚郑重其事的道谢。

    内心充满了真切的感激。

    “不用,我不是为了你。”沈崇岸看到夏晚晚这般,勾唇微笑,回答的也不含糊。

    夏晚晚心中微动,随即暗暗苦笑,她怎么会傻到以为三少是为了自己。

    毕竟以她的外貌和体型,根本入不了三少的眼。

    只是他为什么要帮自己?而且沈崇岸这样的男人,完全不像是为了孩子委屈自己的类型。

    难道就是因为那夜他神志不清强了她,心中有愧?

    心里有万千疑问,却不知道怎么问出口。

    车里的气氛有些尴尬,为了打破气氛,夏晚晚尬聊,“我们还有多久到沈宅?”

    “这么迫不及待就想当三少奶奶了?”沈崇岸忍不住揶揄。

    “我没有,不是这样的,我就是想看看孩子……”

    “哦,那就是说你其实并不想当什么沈太太?”听到夏晚晚紧张的解释,沈崇岸玩心大起。

    此刻的他哪里还是白天那个冰冰凉凉的三少爷。

    夏晚晚愣,这个问题她还真从来没想过。

    虽然订了婚,可终归只是订婚,沈太太?夏晚晚看了眼沈崇岸,“我不知道我想不想当沈太太,但我想陪我儿子一起长大。”

    她不能确定和沈崇岸的关系,却可以确定和沈曜天的关系。

    “哦。”夏晚晚的回答倒是不出沈崇岸的预料。

    只是也仅此而已。

    至于未来如何,沈崇岸无法给予夏晚晚一个肯定的答案。

    即便他们发生了关系,也并不能改变什么。

    气氛重新僵住。

    就在这时,一道闪光灯对上了他们的车子,将两人都照的眯起了眼。

    等再睁眼,就见一辆车子朝着他们猛地冲过来。

    夏晚晚吓得张大嘴巴,连求救声都喊不出来,惊慌的拽住沈崇岸的胳膊。

    而她一旁的男人只是微微眯起那双桃花眼,踩了刹车。

    “啊……”

    就在夏晚晚神都慌了,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那辆车子停在了他们三厘米的地方。

    这距离简直要命。

    砰砰砰!

    没一会那边就下来一个人影,接着猛敲他们的车窗。

    夏晚晚缓过来,吞了吞口水,抱歉的松开沈崇岸被她抓皱的衣服,看向敲窗的人。

    “沈崇岸你下来!”元美暴躁的吼。

    沈崇岸微敛目光,打开车窗,“你闹什么?”

    “听说你订婚礼换成了一个丑胖子,崇岸哥,你疯了吗?即便二哥没了,那个女人走了,你也没必要这样堕落吧?”元美完全不顾夏晚晚在副驾驶,张口就问。

    夏晚晚脸色发红,下意识的缩了缩自己的身子。

    “那是我的事。”沈崇岸的语气并不好,虽然元美是元翔的妹妹,但也不能这么胡闹。

    尤其是她不仅拿自己的命玩,还拿别人的。

    “为什么?我哪里比不上她?孙秀茹就那么可怕?以至于你都不敢找个门当户对的妻子?”元美从小家境优越,喜欢沈崇岸也不是一天两天。

    以前她是比不上那个女人。

    可现在呢?难道她还比不上一个胖子?

    “不关别人的事,是我自己要娶她。”沈崇岸整个坐在车子的阴影里,让人看不清神色。

    “我不同意!”

    元美本就性格泼辣,之前听说沈崇岸要娶夏诗晴,是因为对方给他生了孩子。

    可如今孩子又变成了夏晚晚的。

    即便真是如此,大不了给夏家一笔钱。

    特别是孩子本来就是个意外。

    元美不信沈崇岸一点办法都没有。

    难不成真要娶一个胖子?

    夏晚晚坐在车里,尴尬异常,毕竟让人这样当面吐槽,心再大也会不舒服。

    “元美。”沈崇岸抬头,声音已经严厉起来,“我让你哥过来接你。”

    “不,不许叫我哥,沈崇岸你自己可以糟蹋自己,但是我不允许你糟蹋自己,不管用什么方法我都不会让你娶这个胖子!她哪里配的上你?”元美低吼一声。

    上一次在酒店她没看到夏晚晚,还可以安慰自己,也能勉强保持理智。

    可现在全燕京的人都知道沈三少要娶一个大胖子,她元美即便不能嫁给沈崇岸,也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元翔,我发定位给你,你过来接元美。”沈崇岸不再理会元美,直接发语音给元翔。

    元美气的不轻,将矛头对上夏晚晚,“你最好有点自知之明,这世界上的女人不光你会生儿子,别试图用这种手段绑住崇岸哥。”

    夏晚晚脸色发白,却没说话。

    元美见此冷哼一声,趁着自家哥还没来,去挪车闪人。

    等元美离开,本来车里就有些尴尬的氛围更加别扭。

    尤其是夏晚晚,得了这样的警告,一时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和身边的人相处。

    “你不必在意元美的话,大小姐脾气直来直往,人不坏。”沈崇岸见夏晚晚面色讪讪,难得出口解释。

    只是这不解释还好,一解释让夏晚晚更觉得别扭,显得她更像个外人。

    不过比起无理取闹的元美,她对他们来说本就是外人。

    敛下心底不知名的情绪,低头看了看自己坐着时更明显的肚子,咬了咬牙,没接话。

    那女人说的没错,沈崇岸跟她在一起的确是一种糟践。

    人在真相没被人完全揭开的时候,还能偶尔欺骗自己。

    可当话摊开来,才不得不承认残酷的现实。

    她夏晚晚哪里配的上沈崇岸?

    这话如同咒语般,死死的压在夏晚晚的心上,像冬日雾霾如何也挥之不去。

    之前成为沈崇岸未婚妻的那股浅浅的喜悦都被取代,换之成了一种极大的心里压力。

    车里重新归于安静,夏晚晚紧紧握着冰袋,敷着已经麻木了的脸。

    未来何去何从,她仍旧没有信心。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