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闹剧收场(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8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订婚继续。

    人人各怀心思。

    就连宾客都是懵的。

    他们历来知道沈家三少我行我素,算的是燕京一纨绔,只是从接手沈氏集团后,已经收敛不少。

    但收敛不代表没了审美吧?

    在场大部分都是燕京上流人物,多少知道点三少的风流韵事。

    曾经三少身边那位有多美,如今身边这位就有多丑。

    沈泓牵着妻子,摇头感叹,“我这位堂弟,审美倒是别致。”

    身旁的妻子曾雪,狐疑的看了眼丈夫,“你确定?”

    沈泓耸耸肩,今天这热闹看完了,他们也该回家了,不过接下来整个家族恐怕要沸腾多日。

    夏晚晚被沈崇岸牵着手,朝着面色发青的沈政勋夫妇行礼,在主持人紧急修改的陈词中,像牵线木偶一般,任由沈崇岸带着她走完整个流程。

    直到宴席结束,宾客离开。

    夏晚晚仍旧无法置信,她跟沈崇岸订婚了。

    这个男人不再是她的所谓姐夫,而是她的未婚夫。

    “三少,刚才宾客太多,我们不追究,但现在也该对大家有个交代了吧。”就在夏晚晚仍觉虚幻时,吴春华忍无可忍的开口。

    宴席结束,现场就剩下沈家、夏家和刘家。

    一众脸色都不好看,尤其是吴氏母女和刘建州。

    “三少,虽然您是沈家少爷,但也不能这么欺负人,晚晚可是我的未婚妻。”刘建州符合吴氏的话,跟着上前。

    原本他掌控刘氏,下面就有不少叔伯不满,以为拿下沈氏的辰月花园招标,就能树立威严,坐稳公司少董的位置。

    哪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但没闹成,还成全了夏晚晚。

    此刻他再不找回点颜面,那往后就真的在刘氏没有颜面了。

    “你的未婚妻?”沈崇岸音调一变,低低的重复。

    刘建州心虚,却强撑着回答,“是,这可是夏刘两家商议好的。”

    “哦,是吗?”沈崇岸的目光落在吴氏母女身上。

    “那可不是,这是夏晚晚的父亲亲自定下的婚事。”吴春华看到委屈女儿,脸上全是不可抑制的怒意。

    “对啊晚晚,你明明已经和刘少在一起了,之前两次夜不归宿,家里可是默认了你们的,你怎么可以抢你姐夫……”夏诗晴说着泪就迷了眼。

    但在坐的人都听清楚一句,夏晚晚和刘建州经常夜不归宿。

    夏晚晚憋红着脸,“你胡说。”

    “我是不是胡说,问问刘建州,问问你的舍友不就知道了?”夏诗晴声音还是柔柔的,杀伤力却极大。

    可刘建州心里却清楚,夏晚晚是被他送给了李文杰。

    “刘建州你说呢?”见姓刘的不说话,夏诗晴满眼委屈的问。

    “我……那晚她根本不是跟我,而是跟李文杰在一起!”刘建州在片刻的犹豫后,毫不犹豫的将脏水泼给了夏晚晚。

    夏晚晚震惊的看着刘建州,果然那次在“回头是岸”真的是刘建州将自己送给了李文杰,下药的事他也知道。

    一股莫名的愤怒让夏晚晚握紧了拳头,突然挣脱沈崇岸的手,冲上去一把甩向刘建州。

    刘建州根本没想到夏晚晚会突然向他动手,竟被结结实实打了一巴掌。

    啪!

    响亮的把掌声响彻整个酒店客厅。

    “你疯了吗?”刘建州捂住脸,震惊的后退一步。

    夏诗晴则冷笑,“她这是狗急跳墙了。”

    “无耻,混蛋,原来是你们合起伙来算计我,原本是你们故意让李文杰给我下药,想要……你们简直丧尽天良!”夏晚晚气的颤抖,瞬间红了眼眶。

    “没有证据,你别污蔑我,难道不是你自己下贱放浪勾引的李少。”刘建州抵死不认,还看向沈崇岸,“三少你看见了,这个胖子就是个破鞋,根本不值得您维护。”

    “明明就是你们害我。”夏晚晚开始只是猜测,如今完全可以确定当晚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眼睛发红的说道。

    夏诗晴听到夏晚晚的话,往后退了退,再不参与刘建州的控诉。

    沈家是什么门庭,夏晚晚发生这样的事,还能被容得下?她就不信,这样的夏晚晚,沈崇岸还要。

    呵呵。

    夏诗晴站在母亲声,看着夏晚晚冷笑。

    “是你自己……”

    “够了!”眼看刘建州还想污蔑夏晚晚,沈崇岸终于出声。

    一句够了,让整个大厅安静的能听到每个人的呼吸声。

    “说了这么多,我们不如让李文杰亲自说说当晚的事,看看到底谁冤枉了谁,如何?”看似询问,可周森在听到老板这话时,已经悄然出去。

    刘建州一慌,李文杰不是失踪了吗?三少怎么会找到他?

    可不管两人如何担心,李文杰竟然就真的被周森带了进来。

    “你说说那晚的事情吧。”沈崇岸看着不过一周神情呆滞,动作迟缓,明显纵欲过度的李文杰,冷冷的勾唇。

    扑通!

    “三少饶命,我真的知道了,可那药是刘建州给我,说是为我头上的伤报仇,也顺便开开荤,尝尝鲜,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糟蹋夏二小姐的,而且您也知道我真没有碰她,求您饶了我吧……”

    刘建州和夏诗晴怎么都没想到,李文杰一进来就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一口气说完了。

    瞬间大势已去。

    沈崇岸脸色沉沉的望向刘建州,“刘少,还有什么话想说?”

    “李文杰你混蛋,你污蔑我……”

    “谁污蔑你了,你自己干的那些脏事自己不清楚?上次你不就用那药玩了夜总会不出台的那个小姐吗?”李文杰好色,可在这段日子,真正的尝到了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从那晚之后,三少每天给他三个女人,都是一百五十斤以上的吨位,再喂他催情药。

    一周下来,李文杰已经硬不起来。

    再这样下去,他不光阳痿,还会死。

    沈三少的毒,又邪又狠。

    “你还有脸说完,如果不是你自己说要报仇,想试试夏晚晚那对大胸……”

    呼!

    说到一半,刘建州突然意识到不对,猛地顿住就看到夏晚晚愤怒的眼神,还有周围冷冷的目光。

    啪!

    “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给我滚回家面壁思过。”刘父原本还指望儿子这么一闹,最后对方理亏,自己出来调和顺便让沈家用项目来补偿刘家,却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一巴掌就甩到儿子身上,接着歉意的看向沈崇岸,“都是我教导不周,还请沈总多多担待。”

    “刘总不必道歉,这件事已经牵扯到法律层面,到时候我的律师会联系刘少。”沈崇岸的声音平静的不留丝毫情感。

    “沈总……”

    “晚晚我们走。”事情已经闹的差不多了,夏父还在医院,沈崇岸不想在这些人身上继续浪费时间。

    沈政勋和苏若云叹气,吩咐管家送他们回去。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