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订婚宴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5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这一夜,夏晚晚很难熬。

    可无论她怎么喊,宅子里都没有人理会她。

    直到她自己又累又饿,靠在床头睡了过去。

    早晨六点,天刚懵懵亮,夏晚晚听到外面哐当一声,门被打开,整个人猛地站起来。

    哪知这时一群人冲进来,连拖带拽,将她按在了梳妆台。

    接着一顿倒腾。

    一个小时后,夏晚晚说不上妆容精致,但勉强不再邋遢。

    夏诗晴双手环胸走进来,点了点头,“不管怎么样,今天都是你的订婚礼,丢了你自己的脸面没关系,但别丢我们夏家的,别丢我的。”

    “你就那么害怕我?”夏晚晚原本高烧没好彻底,又刚拆了线,再加上一夜折腾,饥饿加上疲惫,还没缓过来就被按着一顿化妆造型,心里积着火,再看到夏诗晴,突然有些明白了什么。

    “我害怕你?你在开玩笑吗?”夏诗晴好笑的轻呵。

    夏晚晚却早已没了最初的愚蠢样子,从镜子里看着眼前妆容精致,一身高定礼服的夏诗晴,“如果不是因为怕我,你为什么逼着我和刘建州订婚?说来说去,你骨子里的自卑从来就没变过。”

    “我自卑?”

    “对,无论你当了多少年的夏小姐,你骨子里还是那个贫民区的吴诗晴。”

    啪!

    夏晚晚说来的那一刻,夏诗晴怒不可及的甩了她一巴掌,“我姓夏!是夏家真正的千金小姐,你算什么东西?死肥猪。”

    “呵呵。”夏晚晚冷笑,摸着被打肿的脸颊,她从来不歧视贫民,却看不起夏诗晴母女的不择手段。

    “别忘了,我现在可是沈曜天的妈,你想要再跟我对着干,还有你那蠢父亲,别今天刚出院又进去。”

    “你……”

    “所以无论你有多不情愿,都给我笑着参加订婚礼,否则你今天的所作所为,都会报应在你儿子身上。”

    “夏诗晴你这个毒妇!”

    “哈哈哈,你能拿我怎么样?”夏诗晴笑的肆意,可下一刻在佣人进来的时候却调整好了姿态,施施然的吩咐,“带二小姐下楼。”

    “是,大小姐。”佣人应了声,走到夏晚晚面前。

    夏晚晚死死的握着拳头,却在最后无力的松开。

    哪怕只是为了儿子,她都不敢去赌。

    昨天父亲病倒便是教训。

    起身,沉重的朝着楼下走去。

    夏诗晴轻轻挑了挑眉,跟她斗,呵呵,夏晚晚你拿什么赢?

    ……

    王朝酒店。

    燕京最顶级的酒店。

    今日格外热闹。

    两场订婚宴,分了楼上楼下。

    楼下是沈崇岸和夏诗晴的宴席,楼上则是夏晚晚和刘建州的。

    只是待遇天差地别。

    沈家虽然对同一天举行订婚宴没有异议,可也没有给予任何优待。

    两处通道,沈家的客人走大门,刘家的则从侧门上电梯。

    夏晚晚和夏诗晴都是夏家千金,可排场却大不一样。

    一个宾客满坐,一个像是生怕人知道,客人都没请几个。

    夏晚晚被迫参加订婚宴,却是先参加夏诗晴的。

    即便同是订婚,夏诗晴也要夏晚晚做她的陪衬。

    夏晚晚坐在餐桌上,冷眼看着今日的主角。

    也就是夏诗晴,她的“好姐姐”。

    今日的夏诗晴一身红裙妩媚,妆容精致,巧笑嫣然间都是胜利者的姿态,同沈崇岸的母亲站在一起,婆媳情深。

    只可惜沈崇岸迟迟未到场。

    最初客人倒也没什么,可十点过去,现场的气氛不可避免的尴尬起来。

    苏若云上来安慰夏诗晴,“诗晴,你别着急,崇岸应该是有事耽搁了。”

    “我没事,您别担心,不如让我出去给客人解释一下?”夏诗晴恨不得将眼前的东西全摔了,面上却一脸的善解人意。

    “真是委屈你了。”苏若云虽然对夏诗晴无感,也因为她,沈崇岸失去了元家的支持,可这些日子处下来,觉得这丫头很是乖巧懂事,又生下了沈家的重长孙,便也认了。

    “没关系的,要不就先让晚晚和刘少订,我们是姐妹,谁先都可以的。”夏诗晴笑的得体,句句体贴,还不忘照顾妹妹。

    苏若云点头,“这样也好。”

    夏诗晴轻嗯一声,起身走向宾客,同时给了女伴姚春一个眼神。

    对方立马心领神会。

    既然三少还没到,正好给大家加点调味剂。

    夏晚晚坐在夏国海身旁,虽然今天也是她的订婚宴,但客人都在夏诗晴这边,刘家的意思是这边结束,那边去走个流程就行。

    此刻一眼望去,宾客非富即贵。

    刘建州一身白色西装,衬得到有些贵公子气质,坐在夏晚晚旁边,引来不少人的叹息。

    都替这位刘少不值。

    也有暗暗损骂的,说刘家为了攀上沈家这门干亲,也是不遗余力,吃相难看。

    但损骂中也不免带着些羡慕。

    毕竟这可是沈家。

    只要稍稍攀上,那就是一世的荣耀和富贵。

    可时辰过去许久,三少还没出现,这羡慕就变成了嘲笑。

    整个宴会都有些骚动。

    好在夏诗晴窈窕端庄,亲自出来给大家解释,于是零零散散的宾客,都起身上了二楼。

    毕竟夏诗晴和沈崇岸还没定下来,很多宾客还在观摩是不是要去向刘家示好。

    刘建州有些不满的看了眼夏诗晴,她不是和沈崇岸的订婚板上钉钉吗?

    没了沈夏两家的关系,刘家就是折腾,又能折腾出什么大风浪来?

    可夏诗晴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继续催促。

    无奈刘建州只能起身。

    夏晚晚跟在刘建州身后,手紧紧攥着,她真的逃不掉了吗?

    本以为看沈崇岸订婚,可以灭掉她心底仅剩的那丝希望,不曾想,她却先要走向自己的刑场。

    对,这场订婚于夏晚晚来说,就是一场精神和身体上的重型。

    至于沈崇岸……

    夏晚晚没走一步,都下意识的往后看一眼,可惜男人始终没来。

    她暗自庆幸,又暗自垂殇。

    毕竟她不用亲眼看着他和自己最讨厌的女人订婚了。

    就在夏晚晚心不在焉的往前走时,走在最前面的姚春将一个厚实的信封塞进夏国海的手里,“叔叔,这是晚晚为刘少准备的订婚礼物,她自己不好意思,所以让您代为转交给刘少,说是一会要用。”

    “好,谢谢。”夏国海觉得这姑娘眼熟,也没多想,便接了过去。

    等所有人到了二楼坐定,主持人准备开场。

    夏国海一脸慈笑着将东西递给刘建州,“这是晚晚给你的礼物。”

    “谢谢,伯父。”刘建州笑的得体,旁人的兄弟起哄,让他赶紧拆了信封。

    夏晚晚听到动静奇怪的看过去。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