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三少的女人(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5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夏晚晚晕过去的时候还在想,她好像做了一个春梦。

    梦里三少主动要她。

    这要说出去,估计是会被人笑掉大牙的。

    可偏偏是真的。

    而沈崇岸看着真真切切晕过去的人,神色发窘,他有那么可怕?

    不过刚才被这小胖子撩起的情欲却是真的。

    难不成他真的食髓知味?

    摇了摇头,沈崇岸重新躺下,侧头看着夏晚晚实在谈不上好看的的大脸,不过那双眼睛是真漂亮。

    嘴型也不错,眉毛太随性,鼻子好看是好看,但侧面不够挺,应该是因为肉多。

    整体五官不错,就是太肉乎。

    看着看着,这张脸便同另一张脸慢慢的重合。

    那时候的夏晚晚是真漂亮,瓷娃娃一般的小人儿,死死咬住他的手腕,坐在她母亲的尸体前哭的泣不成声,仿佛随时会晕倒过去。

    他那时候不是不想救人,只是实在太害怕了。

    不过十三岁,第一次撞死人,虽然错不全在他,可毕竟是第一次。

    为此他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噩梦。

    可终归是年少,没什么记性,家里有人处理,后来又开始玩车,而且越玩越大。

    直到二哥出事。

    这才意识到失去至亲的痛苦,再到重遇夏晚晚。

    当年的事情在脑子里被翻开,沈崇岸才觉得自己多混蛋。

    如果他当初没有那么任性非要开车,或者当时不图一时好玩,开那么快,也许夏晚晚就不会失去母亲。

    她的人生也会是另一番美好的样子。

    可惜这世界没有如果。

    沈崇岸伸手帮夏晚晚捏了捏被子,也闭了眼。

    不知道有一天这胖丫头要知道,是他撞死的她母亲,会不会恨他入骨。

    下意识的摸了摸手腕的痕迹,有些苦笑的想他那些年犯下的混蛋事,又何止这些?

    报应终会来临吧。

    ……

    翌日。

    夏晚晚醒来时沈崇岸已经不在了,偌大的房间就她一个人。

    昨晚的情形历历在目,想来仍让夏晚晚心跳加速。

    起身,床头有新衣,尺码意外合身。

    却也让夏晚晚无比窘迫。

    再看看自己满身的肉,有种浓浓的罪恶感。

    换好衣服夏晚晚就准备离开,却接到沈崇岸的电话。

    “今天下班去趟医院,我已经帮你预约,一会地址发给你。”

    “我为什么要去医院?”夏晚晚听的莫名其妙。

    “拆线。”沈崇岸说完啪的挂了电话。

    夏晚晚一愣,猛地意识到什么,摸了摸自己伤疤仍旧狰狞的腹部,他知道自己生过孩子了?

    是不是也知道怀孕的是她,那夜在‘夜色’的人也是她?

    怎么办?

    夏晚晚整个人发懵的站在那里,好一会才平息下来。

    应该不会吧?如果他知道了怎么可能不质问她?

    捂着胸口让呼吸平稳下来,怀着无比忐忑的心里离开了沈崇岸的南山公寓。

    到了公司,才知道昨天有人帮她请了假,心里松了口气,正准备工作夏诗晴却站在了她面前,“你跟我出来一下。”

    “有事?”夏晚晚直觉夏诗晴找她没什么好事。

    “我在楼梯口等你。”扔下这句夏诗晴直接出去了。

    李菲菲和张俊都看着她,夏晚晚没办法只能起身。

    “你昨天去哪里了?是不是三少从宿舍带走你的?”一见夏晚晚,夏诗晴就怒气冲冲的质问。

    她听李菲菲说,有人昨天下午看到沈崇岸从女生宿舍带走了夏晚晚,而且一夜未归。

    又想到沈崇岸昨晚得了沈老爷子的警告,竟然还半夜离开,就非常不快。

    她去沈宅也住了一段日子了,跟沈家人相处的不错。

    眼看后天就是订婚宴,夏诗晴不允许有任何意外。

    “什么时候我去哪都要向你汇报?而且三少是谁,会去女生宿舍带走我,你疯了还是我疯了?”夏晚晚心虚,却硬着头皮撒谎。

    “是不用向我汇报,不过要让我知道你勾搭三少,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夏诗晴其实不信沈崇岸会去燕大女生宿舍带走夏晚晚。

    沈崇岸是什么样的人?会屑于去燕大女生宿舍,而且去看夏晚晚这个胖子?

    “如果没别的事,我回去了。”想到前晚和昨晚,夏晚晚就心跳加速。

    虽然夏诗晴相信了她,可终归有种做贼的感觉。

    尤其后天沈崇岸就要和夏诗晴订婚。

    心里莫名难受,明明之前都没什么感觉的。

    “爸让你晚上回家,后天订婚宴你可要按时出席。”不理会夏晚晚的态度,夏诗晴轻描淡写的说道。

    这才是她今天找夏晚晚的目的。

    “我下午有事。”

    “是爸叫你回去?你这样就不怕他气倒吗?”被一个傻子拒绝,夏诗晴也不恼,她有的是拿捏她的方法。

    夏晚晚一顿,“你在威胁我?”

    “你这话就不对了,那可是我们的爸爸。”夏诗晴声音软软的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可夏晚晚却知道,夏诗晴最厉害的地方就在这里。

    永远柔软,永远无辜。

    “你知道那是我们的爸爸就好。”她已经屈服过太多次了,这次夏晚晚发誓绝不再被骗,说完转身便走。

    “呵呵。”夏诗晴轻笑,这傻子好像真的变了,不过那又如何,她偏要夏晚晚知道,她逃不掉,这是命。

    看着夏晚晚消失在楼道,夏诗晴将电话拨给刘建州,“李文杰还没找到吗?”

    “那小子也不知道跑哪去了,不过你放心,照片绝对劲爆。”

    “嗯,你办事我放心,何况这可都是为了你。”

    夏诗晴娇媚的声音听的刘建州心醉,“我知道,诗晴的大恩,我刘某人铭记在心。”

    “知道就好。”夏诗晴满意的挂了电话,又给母亲发了消息,才施施然回到办公室,路过夏晚晚时,别有深意的看了眼她。

    夏晚晚神经紧绷,想到她可以今晚不回家,却不一定逃得过和刘建州订婚的命运。

    虽然前晚的事情刘建州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模样,可夏晚晚觉得一定没有这么简单。

    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目的又是什么。

    刘建州要只是单纯地想靠她攀上跟沈家的关系,就不应该和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