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0章 怀疑(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8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史蒂夫再次接到沈崇岸的电话,赶到南山公寓,终于见到了他说的大号妞。

    比他想象的还要意外。

    跟沈崇岸认识七年,史蒂夫一向了解三少的审美以及喜好,这次的偏差未免太大了吧?

    “打了点滴,只要退烧就没有大问题。”帮夏晚晚扎完针,史蒂夫对一旁沉着脸的沈崇岸汇报。

    “嗯。”看了眼床上烧的迷糊的人,沈崇岸点了点头。

    史蒂夫提醒,“额头的湿毛巾要随时换。”

    “知道。”沈崇岸回答。

    “岸,你不会真的喜欢这胖姑娘吧?”史蒂夫还是没控制好自己的好奇心问道,因为他第一次见沈崇岸带一个女人来南山公寓。

    沈崇岸睨了他一眼,“胖姑娘怎么了?”

    “额,没什么挺好的。”史蒂夫一听这调调赶忙改口。

    他是中英混血,从小在中国长大,汉语相当好。

    “等着她降温再走。”沈崇岸不客气的说道,他就不喜欢旁人对夏晚晚的这种歧视。

    胖碍着他人什么了?

    “你是老板,你说了算。”史蒂夫耸耸肩。

    沈崇岸又想到什么,“帮我看看她腹部的疤是怎么回事。”

    “疤痕?”史蒂夫奇怪,而沈崇岸则上前一步掀起夏晚晚的小腹,一条长又狰狞的疤痕瞬间展露出来。

    夏晚晚虽然胖,却极白,有这么一道疤,相当刺眼。

    史蒂夫凑上去,“这是剖腹产的疤痕,怎么这么深这么长?还有这针线居然用的不可融的,什么缺德医院做的。”

    “怎么回事?”听到剖腹产,沈崇岸心中一惊,想到昨晚和夏晚晚在一起时那种古怪的熟悉感,难道……

    “你不会早跟这胖丫头珠胎暗结,还生了下来,所以对她好吧?不应该啊,以你的资产,怎么也不可能找小作坊生孩子。光看这疤,就知道没少受罪。还有这针线,真糙,我要认识缝针的护士非打死她。”史蒂夫是医生,所以更了解病人的痛苦。

    “别废话,针线什么时候可以拆,还有这疤痕有办法祛除吗?”心里的疑惑陡起,沈崇岸脸色越发阴沉。

    “针线得马上拆,再拖会长进肉里,看这应该有两个月了,至于疤痕的话,快的就是手术,慢的话涂药,但恢复情况都得看个人体质。”史蒂夫快速的回答。

    沈崇岸点头,“等烧退了,你先安排给她拆线。”

    “好,我尽快安排。”

    “嗯。”

    等史蒂夫离开,沈崇岸单手插兜站在夏晚晚床前,看着那苍白的脸色。

    想到她昏迷时不停的喊妈妈,他便没办法对她置之不理。

    而刚才史蒂夫的对夏晚晚疤痕的解释,让他最初那个已经被压下去的疑虑重新冒了上来。

    在给夏晚晚换了额头的湿毛巾后,他出了房间,拨通周森的号码,“来南山公寓一趟。”

    “是的老板。”周森奇怪,老板今天不但早退,还这个点让他去南山公寓?

    不过等到了南山公寓看到夏晚晚的时候,周森更惊悚,这还是他第一次见老板带女人来这里。

    “老板,您找我有事?”心里万分震动,面上周森却不敢多问。

    “帮我做件事。”沈崇岸声音很低,同时交给了周森一个塑封袋。

    “老板,您吩咐。”

    沈崇岸低语一阵后,“一会在外面等我。”

    “是。”周森心里震惊不已,面上却尽职尽责。

    吩咐完周森,沈崇岸重新回到床前,帮夏晚晚换了药,摸了摸额头,体温终于降了些。

    看着那张圆润的大脸,如果他猜测的没错,夏晚晚很有可能才是他孩子真正的母亲。

    想到最初遇见她就是在当初的私人医院,那时他收到夏诗晴生了他孩子的消息,震惊不已的去查看,结果遇到晚晚。

    或许那真的不是巧合。

    至于夏晚晚因为心脏问题休学,不过是个幌子,沈崇岸好看的眼睛望了眼夏晚晚的小腹,那条狰狞的疤痕,让他的手不自觉的握紧。

    为了孩子,这丫头应该没少吃苦头。

    还有当初那一夜,她应该是极其痛苦的吧。

    心里叹息自责,沈崇岸沉默了一会给家里打电话说晚上会回去吃饭。

    坐在一旁看着夏晚晚将点滴才打完,体温已经降到三十七度。

    “好好睡一觉,一切都会过去。”低低的在夏晚晚耳旁说了句,又盖上被子,才起身离开。

    “走吧。”

    “是,老板。”

    回到沈宅。

    全家都在,还有夏诗晴。

    沈崇岸淡淡打完招呼,坐在了夏诗晴身旁。

    之前他对这个女人没有好感,也不算讨厌,在他们这个圈子,有手段从来不是缺点。

    夏诗晴能生下他的孩子,他认栽。

    而且他也需要一个有手段的女人来帮他应付沈家那些鸡零狗碎的事。

    可得知夏晚晚的事情之后,他不由的对夏诗晴生出了一股厌恶。

    尤其是看到夏晚晚小腹上那道疤痕,史蒂夫说光看那个就知道那丫头当初刨腹受了多大的罪。

    如果他猜想的是事实,那这女人就不光是有手段那么简单。

    她还恶毒。

    “昨晚又不见你回来,要订婚的人了,还不着家。”沈老爷子对孙子的态度很不满。

    “爷爷,我知道错了。”沈崇岸在沈老爷面前格外乖顺。

    “知道错了,却坚持不改,对吧?”老爷子对这个孙子可是了解的很。

    “爷爷您真了解我。”沈崇岸嬉笑着回答。

    一旁的沈政勋瞪了儿子一眼,“没大没小。”

    “活泼些多好,男孩子嘛,你们就别说她了。”孙秀茹笑着打圆场。

    沈政君点头,“崇岸最近在公司也很辛苦,晚上出去消遣消遣也正常。”

    “这么说,还是我的不对了?”老爷子吹胡子瞪眼,却不是真生气。

    夏诗晴笑着插话,“爷爷怎么会不对,要不对也是崇岸不对,出去应酬也应该给您报备的。”

    说到这,她顿住,甜甜的看着沈崇岸,“崇岸,你说对吧?”

    沈崇岸淡淡的看了眼夏诗晴,“对,下一次,我去哪都会像小学生一样向爷爷报备,怎么样?”

    “去去去,向你媳妇报备就成。”老爷子摆手,一脸的嫌弃。

    苏若云这才起身,“好了,好了,汤都凉了,快吃吧。”

    “好好好,开饭。”老爷子发话,大家这才动筷子。

    如果夏诗晴不是清楚孙秀茹的那些把戏,她还真会以为这是一个和睦又温馨的豪门家庭。

    吃完晚饭。

    沈崇岸被叫进了书房。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