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 他们是什么关系?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4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沈崇岸洗完澡,见外面还有动静,擦着头发往外走,“不是让你滚了吗?”

    “崇岸哥。”

    “你怎么来了?”沈崇岸听到声音,抬头就看到元美穿着一身飒爽的机车服双手环胸站在门口。

    “这里是我的地盘,你说呢?”元美说话的时候盯着沈崇岸,目光克制的扫了眼沈崇岸裹着浴巾的身体。

    “嗯,没事等我换完衣服再聊。”说着沈崇岸就准备穿衣,可却不见元美动,“嗯?”

    元美没说话,而是突然上前脱了自己的皮外套,里面竟只穿了内衣。

    边朝着沈崇岸走,边解内衣。

    不过几秒,便赤身站在了沈崇明面前。

    沈崇岸蹙眉,就这么看着元美脱得只剩下皮裤,“元美!”

    “为什么?”元美对上沈崇岸平静没有波澜的眸子,神情沮丧。

    “没有为什么,你是我妹妹。”沈崇岸轻声回答,他和元美一起长大,从小就将她当成妹妹。

    所以他才不愿意她成为自己婚姻的牺牲品,哪怕这些年都清楚她的心意。

    “我不是你的妹妹!”元美忍不住低吼一声。

    “小美……”

    “为什么我不可以,一个那么丑的胖子就可以?”以前她可以认为是自己美不过那个女人,所以她认栽认输。

    可现在呢?

    难道她都比不过一个胖子吗?

    “她情况特殊,我只是为了救她。”沈崇岸眉头蹙的更紧,一张俊脸,带着一份阴沉。

    只是在说为了救她的时候,脑海里不自主的浮现出夏晚晚那张慌乱的大脸,还有那亮晶晶的眸子。

    虽然胖,但也不算丑吧?

    他果然是瞎了。

    “那你也救救我吧,崇岸哥,这些年我多爱你,你难道不知道?”说着元美拽住沈崇岸的手,覆到自己的胸上,“崇岸哥,我可以不要名分的,只要你要我……”

    另一只手褪去皮裤,近乎一丝不挂的站在男人面前。

    “元美,别这么糟蹋自己,在我面前也不可以。”沈崇岸收回手,声音已经冷厉下来。

    “崇岸哥!”

    “我让元翔过来。”

    “沈崇岸!”元美见沈崇岸掏出手机给哥哥打电话,这才急了。

    “不想惊动你哥是吧?那就乖乖回去。”沈崇岸下了强令。

    “你……”元美气恼的跺了下脚,胡乱的套上衣服就往外走,连摸着她胸都没有反应,她还要做到什么程度?

    他对一个胖子都比对自己有性欲。

    从顶楼下来,回到酒吧,元美气势汹汹的打电话,“给我查查夏晚晚,夏诗晴的妹妹。”

    一个要嫁给崇岸哥,一个睡了他。

    这姐妹还真有手段。

    元美一脸的戾气和不甘。

    楼上沈崇岸换好衣服,从电梯直接到达停车场,回了公司。

    蒋楠那边办事,他一向不担心,只是沈崇岸怀疑,真正的策划者不是刘文杰,甚至不是刘建州。

    “让你的人先帮我盯着那几个,有什么消息告诉我。”沈崇岸倒是会使唤人。

    蒋楠和元翔是向南律师所的合伙人,虽然蒋楠只负责投资,但人脉广泛,能力出众,也是他一起长大的兄弟。

    “我特么都快成你的行政助理了!”蒋楠忍不住吐槽。

    “沈氏明年的律师费给你提两成。”沈崇岸直接回答。

    “算是劳务费吗?”蒋楠笑,从沈崇岸接受沈氏后,便成了向南律师所的高级客户。

    虽然咨询费高两成,但也不是小数目。

    三少从不亏待朋友。

    “别废话。”沈崇岸心情不算很好,啪的挂了电话揉了揉太阳穴。

    秘书苏珊泡好咖啡端了进来,见老板不舒服,“要替您预约史蒂夫医生吗?”

    “不用,让周森进来。”沈崇岸摆摆手。

    一夜纵欲,后半夜又被那丫头折腾的够呛,根本没睡几个小时,气色好才怪了。

    “好的。”

    没一会周森就推门走了进来,“老板您找我?”

    “家里订婚宴准备的怎么样了?”一直忙着工作,沈崇岸根本没空去考虑那些。

    而且他也没什么热情。

    “差不多了,只等日期一到举行仪式。”周森不明白老板今天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嗯。”沈崇岸点点头,心中却有些犹豫。

    昨晚之后,夏晚晚便是他的人了,真要如那丫头所说,只当没发生过?

    “不过夏家那边提了要求,说是希望您和夏诗晴小姐的订婚礼,同刘少和晚晚小姐的一起举行,也算双囍临门。”

    “双囍临门?呵。”沈崇岸倒不知道夏家如此会省事。

    “大太太已经同意了。”之前沈崇岸便将订婚的事宜全权交给了大太太,就连沈母都插手不得。

    所以同时举行订婚礼的事,沈崇岸根本不知道。

    “我知道了。”沈崇岸的脸色有些难看。

    周森担心,“您如果不愿意,我同大太太说说。”

    “不用。”大夫人什么心思,沈崇岸还不清楚。

    既然她要闹,他也只好奉陪到底。

    只是想到夏晚晚,沈崇岸的神色变得为难起来。

    “夏晚晚呢?”沈崇岸话锋一转突然问道。

    “还没到公司。”周森虽然不清楚昨晚发生了什么,但直觉跟这个体型过大的二小姐有关。

    “还没到?”沈崇岸奇怪,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一点钟。

    “是,电话也打不通。”

    “嗯,她到了让来我办公室一趟。”沈崇岸也没多想,吩咐完周森继续工作。

    周森幽幽的离开,三少不会真的在意上一个胖子吧?

    可到了下午,仍旧不见夏晚晚的踪影。

    沈崇岸拨了几次电话,一直关机。

    “她的同学怎么说?”想到昨晚的情况,沈崇岸有些担心。

    “说是没见着。”

    “我知道了。”挂了内线,沈崇岸又拨了一次夏晚晚的号码,仍旧不通。

    可时间已经下午三点了。

    “真是欠你的。”在时针指向四点的时候,沈崇岸猛地起身低咒一声朝着外面走。

    ……

    宿舍。

    夏晚晚从回来就开始发烧,开始还有意识,想着去上班。

    可没一会人就迷糊起来,想爬都爬不起来。

    不知觉她好像又变成了夏冉,穿着细高跟,时尚的职业装,万众瞩目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她好羡慕,好渴望变成夏冉。

    可梦一转,她又回到了五岁那年。

    他们一家三口幸福的在一起,妈妈还在,爸爸还爱她。

    她没有吵吵嚷嚷的让妈妈带她去游乐场,也没有非要跑到马路那边去买玩具。

    妈妈更不会为了保护她横穿马路被车子撞倒。

    如今一切的一切也不会发生。

    她还是那个被宠爱着的小公主。

    “妈妈不要……妈妈不要……”

    夏晚晚在迷糊间呓语,如果可以当初她宁愿死的是自己。

    如果当初是她死了,该多好?

    全身都在发烧,却在梦里流了泪。

    夏晚晚不停的喊着妈妈,却早已经没了妈妈。

    沈崇岸找到夏晚晚的时候,她已经高烧39度,人完全没了意识。

    只有嘴里含糊的喊着妈妈,妈妈……

    沈崇岸听的皱眉,那股浓烈的负罪感再次袭来,托抱起夏晚晚就往外面走。

    虽然是上课时间,宿舍没什么人。

    但还是有几个其他系的女生看见三少扶着夏晚晚离开,都震惊的合不拢嘴。

    天啊,怎么回事?

    沈三少为什么会认识夏晚晚,还这么亲昵?

    他们是什么关系?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