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被逼成变态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67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唔……

    挂了电话,房间重新归于安静,只能听到夏晚晚痛苦的呻吟声。

    一贯冷傲还偏带些忧郁气质的男人,此刻真是神情两难。

    不是找不到男人,但是首先得夏晚晚能接受。

    找个鸭子,和她被李文杰糟蹋有什么区别?

    而且一想到这丫头被其他陌生人压在身上,他心里就格外的不舒服。

    “唔,好热,好难受,沈崇岸救我,救我……姐夫救我……”

    “夏晚晚!”听到姐夫两个字,沈崇岸的眼底再次染上一层薄薄的温怒,又气又无奈。

    他活到这么大,也就一个女人让他有过这种情绪。

    那就是他的亲生母亲。

    没想到今天有了第二个,她还不自知。

    “清醒清醒,看看我是谁,你确定要将自己交给一个不爱的人?”沈崇岸按住夏晚晚挣扎在水里的脑袋郑重的问。

    “好难受,我要你……”

    “你要谁?”听到夏晚晚的声音,沈崇岸沉着脸问。

    “要你……”

    “你是谁?”

    “沈崇岸,沈崇岸……”

    听到这回答沈崇岸的心微动,他倒是不知道这丫头这么喜欢他。

    一旁夏晚晚难受的冒出头,全身湿漉漉的往沈崇岸身上黏。

    沈崇岸摸摸她的额头,温度还在上升。

    这样下去根本不是办法。

    俊美的脸上出现一丝为难,最后咬牙,心情复杂的踩进浴缸。

    有种壮士断腕的壮烈感。

    扑通!

    沈崇岸进入浴缸的同时,夏晚晚整个人便依偎了上来,胸前的硕大抵在他的身上,不停的蹭动。

    绯红的脸蛋,那双格外亮的眼睛。

    还有女人情动时自动散发的奇异香气,有那么一刻沈崇岸觉得自己也中了春药,否则怎么会觉得此刻的夏晚晚竟然有点可爱有点美。

    “姐夫,我要……”烧迷糊的夏晚晚嘴里呢呢喃喃。

    本来就罪恶感深重的沈崇岸,听到姐夫,竟有种浓烈的禁忌感。

    “真是被你逼成变态。”说完沈崇岸一把抱住夏晚晚,让她浮在水上,解开那大号的牛仔裙。

    夏晚晚像是溺水的人终于找到了浮木,本能的在沈崇岸身上蹭,却不得要领,反而惹得男人一身火。

    “夏晚晚你看清楚我是谁,你想好了吗?”沈崇岸再次强调。

    “热,我要……”

    沈崇岸快要被逼疯,伸手摸了摸夏晚晚的额头,有种烫手的错觉。

    本来就不聪明,再这样下,真会烧成傻子。

    “我进去了,会有点疼。”脑海里莫名冒出夏晚晚幼年洋娃娃般可爱的模样,下意识的低声提醒。

    可惜夏晚晚整个人已经压在他的上面,身体贯穿的那一刻,才闷哼一声有了片刻的清醒。

    “我……姐夫,疼……”

    “不管你想说什么都闭嘴。”沈崇岸觉得自己要被夹断,疼的额头都是冷汗,见夏晚晚稍微清醒,不满的爆粗,接着用力耸动。

    “啊……”

    夏晚晚啊的一声,整个脑袋都枕在了男人的肩膀,没有想象中的抗拒,反而下意识的迎合。

    迷糊间,她有些庆幸的想,幸好是他。

    整个浴室弥漫着潮湿的气息,那烈性春药仿佛能传染,在触碰到夏晚晚肉呼呼的身体后,他也晕眩起来,机械似的运动。

    小胖子春情荡漾的眼睛,那触感极佳的大胸,成了沈崇岸整个过程中最深的记忆点,而且莫名的,他竟然觉得这种感觉有些熟悉。

    可很快被热烈的快感替代,让他没办法多想。

    夏晚晚药效过去的时候,沈崇岸已经有些站不稳。

    他前些年虽然风流却极懂克制,却没想到前半生的纵欲都给了一个不起眼的胖子。

    沈崇岸几乎可以想象出,蒋楠几个知道的话,可以嘲笑到他入土。

    不过脑海里竟不受控的冒出另一个想法,品相是差了些,但味道真不错。

    呸。

    他果然被这丫头逼成了变态。

    缓了会,沈崇岸才将夏晚晚拖出浴缸,这才发现她小腹上狰狞的疤痕,微微蹙眉,想到第一次进去虽然异常紧致却没有阻碍,再看着疤痕,倒有些像是剖腹产后的遗留。

    怎么可能?

    沈崇岸轻轻摇头,没有阻碍不代表不是处,有疤痕也可能是其他时候伤的。

    用浴巾将人擦干,又揉了揉那短却柔软的黑发,叹了口气也躺了上去。

    这一晚,沈崇岸真是累的够呛。

    人肉按摩棒不好当。

    更糟糕的是后半夜,夏晚晚一会冷一会热,一直折腾到天空露出鱼白肚两人才一起沉沉睡去。

    翌日。

    夏晚晚睁眼就看到白色的天花板,头昏脑涨,记忆有片刻的空白。

    “唔,好疼……”才动了下,夏晚晚就感到一股钝痛。

    身体像是被千万匹马奔腾而过一般,每一块皮肉都疼,脑袋也钝钝的。

    尤其是下身,还被重物压着。

    “困,别动,再睡会。”沈崇岸第一次有种被累垮的感觉,人才睡沉,猛然被吵到,不满的将脑袋往前拱了拱低声命令。

    夏晚晚猛地一个激灵被吓醒,记忆回笼,昨晚的画面一股脑的涌进她的脑海,让她全身僵硬,眼睛发直。

    她把沈崇岸睡了!

    天啊,她把夏诗晴的男人睡了!

    虽然他们还没正式订婚,但沈崇岸可是她的准姐夫。

    低头就看到男人黑黑的脑袋压在她的胸口,那张平日又美又冷淡的俊脸上此刻只有沉沉的疲惫。

    夏晚晚吓得一动不动,脑子好像停止了运转,她该怎么办?

    全身僵直侧头去看身旁的男人,结果沈崇岸轻轻动了下,夏晚晚差点被吓得魂飞魄散,赶忙闭上眼睛。

    但很快夏晚晚就意识到,她和三少好像不是第一次……

    上一次是对方中了药物强了她,这次却是她中了要强了他!

    曾经的怨恨,在这一刻突然理解,那时候她跟自己一样也是被人算计的吧?当时那么对她不过是以为她是那个下药的人……

    夏晚晚的心莫名轻颤,有对男人当初行为的理解,也有莫名的无法控制的悸动。

    但她知道自己不能。

    许久不见身旁的人动弹,夏晚晚压下心底的思绪,再次小心翼翼的睁开眼。

    天花板是白的,身旁的男人还在。

    这一切不是梦。

    她试图悄无生气的挪动身体,挣脱男人的钳制,可是她那笨重的身体实在不够灵活,还没挪动几下还是吵醒了身边的人。

    “嗯?”沈崇岸已经接受自己睡了一个胖子的事实,那双迷死人的桃花眼才睁开,睡眼惺忪的问。

    夏晚晚的脸刷的红了,仿佛春日桃花,红艳艳。

    “对……对不起。”夏晚晚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吃了烈性春药,也喝了酒,却没失忆,记得昨夜的每一个细节。

    甚至男人闭眼在她身上驰聘的样子。

    他知道他是为了帮自己。

    “对不起?”沈崇岸仿佛听到了一个大笑话,有些不可思议的重复了一遍夏晚晚的道歉。

    按正常思维,该生气的是这丫头吧?

    “谢谢你。”不明白三少的深意,夏晚晚只能再道谢。

    “谢谢我上了你?”沈崇岸有些好笑。

    这下夏晚晚的脸色难堪起来,“我知道你不情愿,可我也不是故意的。”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情愿?”突地沈崇岸一个翻身,单手撑在夏晚晚的身上。

    那双好看的脸庞距离夏晚晚好近,摄人心魄的桃花眼微微一眨,差点让她再次魂飞魄散。

    只是前一次是吓得,这次是被迷的。

    “我……”

    “夏晚晚,女人很矜贵,该道歉的人是我,不是你。”

    “啊?”

    “傻。”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