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睡了一个胖子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2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救我。”夏晚晚意识越来越模糊,可还是认出了沈崇岸,脑袋里闪过一个念头,他是第几次救自己?

    沈崇岸才伸手就触碰到了夏晚晚滚烫的肌肤,皱眉将人扶起。

    李文杰被吓得魂飞魄散,“三……三少……”

    在燕京圈子里混的,大抵都知道沈氏家大业大,资产和人脉雄厚,而沈家可以得罪沈老爷都不能得罪沈三少。

    这位跋扈的少爷,最是肆无忌惮,当年赛车是出了名的疯狂,只是从沈二少出事,这才进入沈氏,收敛了性子。

    不过暗地有不少人传二少是被三少害死的。

    连亲哥都能杀的人,手段多狠,自然不可言喻。

    李文杰之前抱着侥幸心理,根本不相信三少会为了一个胖子自降身份,只当自己破坏了元家小姐酒吧的规矩才被警告,万万没想到三少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李文杰是吧?”沈崇岸忽略掉夏晚晚主动攀上来的胳膊,看着地上被吓得轻颤的男人。

    没胆量还敢玩这么大。

    “三少饶命!!”

    “喜欢胖妞?早说,我送你,包你满意。”沈崇岸的桃花眼极好看,笑的时候更如繁花盛开,所以燕京一直有第一美人艳不过三少的说法。

    李文杰被这一笑,震的微微发愣,甚至没听清楚三少的话。

    “帮我处理,三个二百斤的,满足他。”蒋楠一直不见沈崇岸回来,问了经理才找到三楼,哪知道沈崇岸第一句就是吩咐他做事。

    “你确定?”蒋楠饶是心理素质极佳,也难免重复。

    沈崇岸却只是给了他一记冷眼,然后将夏晚晚缠着他的胳膊拉下来,语气很不好的命令,“给我清醒点。”

    可夏晚晚在确定自己得救后,神经彻底松懈,那被强压下去的药性完全散开,整个人面色绯红,连身体都是胭脂粉。

    嘭!

    沈崇岸见此一脚踹到李文杰身上,“你给她吃的什么?”

    “我……是烈性春药加白酒……”

    “解药呢?”沈崇岸一听这搭配就知道糟了。

    “没……没有……”

    “混蛋。”沈崇岸低咒一声,又是一脚。对着蒋楠喊到,“这边你来处理,帮她保密。”

    “回头是岸”就在燕大附近,传出去对夏晚晚不好。

    说完扶着夏晚晚就上了酒吧的顶楼。

    “唔……好热,好难受……”夏晚晚烧的浑身要炸裂一般,被推开的手反复的去攀沈崇岸的胳膊、胸、小腹……

    沈崇岸活到二十七,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一百多斤的胖子调戏占便宜,可偏偏他这会还什么都做不了。

    砰!

    嘭……

    他才打开顶楼的房间,夏晚晚整个人又依偎了上来,沈崇岸一个没站稳,两个人直接跌进了房间。

    还是女上位。

    此时的夏晚晚早没了神智,整个人被药物控制,又不得法门,只觉得身下的人好凉快,恨不得将全部的体重压在男人身上。

    “好凉快,沈崇岸救我,我难受……”夏晚晚痛苦低喃,声音里全是破碎的求救声。

    而她过分丰满的胸部还压着男人半张脸。

    沈崇岸挤开她的胸,看着那张肉呼呼的脸,还有难受的模样,比夏晚晚更痛苦。

    他虽然年少时风流无忌,有过不少女人,但不是清纯窈窕,就是丰臀细腰,还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吨位的。

    “夏晚晚,你给我清醒点!”废了大把力气沈崇岸才把夏晚晚从自己的身上推下去,啪啪的拍了几下那红彤彤的脸蛋。

    可夏晚晚只是片刻的愣神后,再次陷入了神志不清,那双脸上唯一能看的眼睛,黑亮黑亮,还带着湿漉漉的气息,晃得沈崇岸心慌。

    再加上胸前的硕大丰满。

    呼……

    深吸一口气,沈崇岸拖着夏晚晚往浴室走。

    虽然丫头很重,但常年健身练习散打的沈崇岸还是勉强将胡搅蛮缠的人拖进浴室,扔进了浴缸。

    接着花洒喷下,冰凉的水片刻就打湿了夏晚晚全身。

    滚烫的身体在凉水的刺激下,有了片刻的清醒,摸了一把脸上的水,迷茫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三……三少……”

    “你这时候叫姐夫,或许更刺激一些。”沈崇岸沉着脸说。

    夏晚晚微愣,脑子还不灵光,顺着男人的话客气的喊道,“姐夫。”

    “咳咳……”沈崇岸平生头次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自己好好泡着。”

    “噢。”夏晚晚的脑袋还是木木的,说话的声音也是沙哑的。

    听到沈崇岸的话,乖乖的噢了一声,想到是姐夫救了自己,保住了她的名声和尊严,又觉得感激不已。

    只是没一会之前强烈的灼热感再次袭来,她难受的在浴缸里扭动,下身一阵瘙痒,还伴随着陌生的渴望,“好热……好难受……”

    已经半只脚跨出浴室的沈崇岸顿住脚步,再次深呼吸。

    “真是欠你的。”在夏晚晚第五次喊难受的时候,沈崇岸忍无可忍的转身,重新打开花洒。

    之前的水竟已经成了温的。

    沈崇岸的脸色再次阴沉下来,给夏晚晚重新换了凉水,可这一次竟连片刻都未清醒。

    再不敢怠慢,他立马打给史蒂夫。

    “你说什么?”将夏晚晚的情况描述之后,那边史蒂夫很快给了答案,让沈崇岸很难接受。

    “岸,我没有开玩笑,这种烈性春药,要么遵从本能完成情事,要么药性爆发,烧成智障。”史蒂夫是沈崇岸的多年好友,也是燕京有名的医生。

    “没有其他办法?”沈崇岸觉得自己现在脑仁都疼,余光望了眼浴缸里浴火焚烧的小胖子,喉咙发干。

    “岸,是你又被下药了吗?上次有了儿子,这次不会变成傻子吧?要不……就从了对方?”难得听到三少如此愁苦,史蒂夫忍不住开玩笑。

    啪!

    沈崇岸听此,啪的挂了电话。

    没一会蒋楠的电话又拨了过来,还不等对方说话,沈崇岸便咬牙吩咐,“给我让姓李的好好的爽,三个不够加五个,最好上点药。”

    “我靠!”

    蒋楠轻呼了一声我靠,接着就听到嘟嘟的挂断生。

    这位什么状况,不会是被那胖丫头睡了吧?

    靠,好劲爆!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