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谁敢坏老子的好事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0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夏晚晚用力撞开姓李的,拼命拍门,“救命……刘建州你混蛋开门……”

    “这包厢隔音,你就是叫破喉咙都没用。”李文杰站在夏晚晚身后也不着急。

    酒吧本来就是声色场合,就是真被人看见,也不会轻易插手。

    “你别过来,否则我跟你拼命。”她这辈子第一胎已经莫名其妙没有了,第一次决不能被恶心的人玷污。

    “嘿嘿,是吗?”为了这胖子,他可是准备了烈性春药。

    “你敢过来就试试。”夏晚晚发狠。

    “我就喜欢看女人从贞洁烈女变成荡妇的模样,嘿嘿。”又是一声淫笑,他今天对夏晚晚志在必得。

    “不过像你这种胖子,应该还没有过男人吧,所以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对不对?哈哈哈。”

    “滚开!”听到李文杰的声音,夏晚晚一身鸡皮疙瘩。

    理智告诉她不可以,但身体却越来越重,越来越热,只是触碰到门把手便不由自主的轻颤,仿佛有电流击过。

    这是夏晚晚从不曾有过的感觉。

    像是青春期偷看过的禁忌片,那种过度紧张后的痉挛,明知道不对,却不由自主的沉溺。

    啪!

    夏晚晚你要清醒。

    “真美!”李文杰边上前边称赞,他之前都没注意到,一个胖子竟然有这么好看的眼睛。

    当然更重要的是那对胸,跟奶牛一般,真是每一个男人向往的圣地。

    “别过来……”

    “放心,我会让你舒服的,嘿嘿。”

    撕!

    夏晚晚穿着大号职业装,被李少的猪爪一撕,扯开了一片,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

    她本来就胖,此刻心跳加快,硕大的丰满自由晃动,看的李少鼻血都快出来,“妈的,真刺激!”

    再顾不得其他,姓李的猛地向夏晚晚扑去。

    “滚……不要……”夏晚晚用力去撞对方,可身体仿佛失去了自主机能,不但没将人撞倒,反而自己摔倒在了地上,正好让那李文杰压在了她的身上。

    肌肤触碰的冰凉感,让夏晚晚几乎呻吟出声。

    好在理智还没有彻底散去,夏晚晚一把推开对方,继续拍打包厢的门,“救我……沈崇岸救我……”

    想到每次自己求救的时候那个男人都会如神抵一般出现,夏晚晚趴在地上拼命的拍门,大喊着沈崇岸救我。

    可连她自己都知道希望渺茫。

    而药效却越来越强。

    “救我,滚开……”

    外面刘建州咔嚓咔嚓拍完照,悠然的回到了隔壁,让李文杰自行发挥。

    ……

    沈崇岸离开沈氏大厦,便喊了元翔和蒋楠在“回头是岸”喝酒。

    只是越喝越心不在焉。

    脑海里不断的响起夏晚晚几次向他求救的情形,这酒也喝的越来越急。

    他调查过夏晚晚这些年的情况,从夏母去世之后,夏父就对她变了态度,认为当年的意外都是因为夏晚晚的任性而起,妻子也是夏晚晚害死的。

    所以对这个女儿越来越冷淡,等吴氏母女进入夏家,这种情况更加恶化。

    以至于后来的发胖,到自暴自弃。

    如果当初不发生那个意外,夏母还在,小胖子才是夏家真正的千金小姐,又怎么可能沦落到如今的地步?

    而这些都是他害的。

    想到这,沈崇岸下意识的摸了摸手腕。

    如果今天她被刘建州……

    忽然心底一根弦突然崩断,沈崇岸猛地起身,“我去下洗手间。”

    “去个洗手间要不要这么认真?”元翔和蒋楠一脸莫名其妙。

    沈崇岸却没有理会两人,出了他们的包厢直接去了经理室。

    元翔更奇怪,“包厢不是有洗手间吗?”

    “也是啊。”蒋楠耸肩,看着紧闭的包厢门,这家伙到底干什么去了?

    “刘建洲在哪个包厢?”沈崇岸一进经理室便急切的问。

    酒吧经理一脸蒙蔽,“三少,您是找铝业建材的刘少吗?”

    “是,他订的哪个包厢?”沈崇岸面无表情的继续问。

    “我马上帮您查。”那经理不敢怠慢,作为酒吧的老人,他可是知道酒吧名字的来源,还有老板对三少的痴念。

    两分钟后。

    “刘少没有订包厢,他去的是李家少爷李文杰的包厢。”负责的经理边看订单记录边快速回答沈崇岸。

    “号码。”

    “302,咦,他订了两间,还有303,不是说六个人吗?订这么多包厢。”那经理看了眼包厢号,突然疑惑的补充。

    沈崇岸的脸色陡然一沉,转身就朝电梯走去,无缘无故定了两间包厢,还相邻,必然有问题。

    最重要的是沈崇岸想起来了,这个李文杰正是胖子上次砸破脑袋那个。

    “该死的!”沈崇岸低咒一声,快速的上楼。

    很快便到了302,猛地推开门,一包厢的乌烟瘴气,两两一组暧昧的抱在一起,有的甚至在沙发上开始了活塞运动。

    没有夏晚晚,倒是看见了刘建州正将一个小姐抵在墙上。

    沈崇岸的脸色更差,他没想到元美的场子竟然也玩到这个尺度。

    不过这会他顾不得收拾姓刘的,猛地拉上302的门,就去敲303。

    玩性正盛的刘建州还没反应过来谁开了他们包厢的门,就又被关上了,摆摆手让大家继续嗨。

    隔壁。

    李文杰几次朝着夏晚晚身上压来都被她撞开,可身体越来越热,理智也越来越模糊,强烈的陌生渴望,将她折磨的汗流浃背,几次差点失守。

    可同时那曾经可怕的记忆也再次涌出,让她恐惧之极,不停的低吼。

    “混蛋,不要……”

    “别挣扎了,像你这种胖子要不是小爷好心,估计你一辈子都开不了苞,嘿嘿!”

    “你这是强奸,是犯法!”

    “那我就强一个给你,哈哈哈!”

    “不要……救我……”

    砰砰砰!

    就在夏晚晚疯了一般抵抗时,外面响起了砰砰砰的敲门声。

    心底生出一丝希望,扭头继续拍门,“救救我!救救我……”

    “那个混蛋,敢坏老子的好事!”李文杰骂骂咧咧的踹了夏晚晚一脚,一把将她往后拖。

    夏晚晚还在挣扎。哪想到敲门声却停了。

    李文杰桀桀的笑了一声,“再喊啊,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也阻止不了老子上你……”

    嘭!

    咚!

    李文杰的话才说一半,突然外面嘭的一声,接着包厢的门咚的被踹开,在大理石墙壁上发出闷闷的声音

    夏晚晚先是被吓到,接着向门外边爬边喊,“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呼。”沈崇岸深呼吸,有那么一刻他觉得人要信命,欠别人的终须还。

    比如他对夏晚晚。

    否则她每次求救,自己为什么都偏偏出现?

    以前是巧合,如今是他内疚放不下。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