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南柯一梦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7 书名:《请把余生送给我》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夏晚晚陷在一个盛大的梦境。

    在梦里,她叫夏冉,变了样子,有窈窕的身姿,出众的能力,受人追捧,被人所爱。

    人影穿梭,无数的画面一一晃过,仿佛度过了一生。

    璀璨却又短暂的一生。

    夏冉在最好的年华里,收获了属于自己的爱情,但没想到,几年后,却发现男友一直有外遇。

    直到公司庆功宴上。

    她在大屏幕放出了男友和美女下属在办公室里发生的十八禁的画面。

    男友大受刺激,在慌乱中将夏冉推倒。

    她脑袋摔在大理石台阶上,血瞬间流出……

    那一刻,仿佛末日来临一般。

    漫天盖地的血,涣散的眼睛,恐怖的场景,越来越近,仿佛要覆盖下来。

    夏晚晚猛地睁开了眼,片刻后,眸中的画面,才逐渐清晰。

    微微侧头,她看到周围,有几个忙碌的医生和护士,还有满脸不耐烦的夏诗晴。

    “产妇醒了!”一个女护士大声说。

    “快,让她赶紧生。”夏诗晴来了精神,凑过来。

    两句人声彻底的将夏晚晚从混沌中拖回现实。

    小腹传来的阵痛,更让她头脑快速的变得清醒。

    这里是医院。

    此刻,她正在手术台上,准备生产。

    “你们干什么?”她虚弱的开口。

    “蠢货,生孩子啊,你自己出车祸不要紧,差点害死孩子,既然醒了就赶紧给我生,别又闹出什么幺蛾子。”夏诗晴低骂。

    夏晚晚愣住,原来,脑海里有关夏冉的一切,只是车祸后的一场梦。

    梦终究散去。

    困顿无力的现实摆在夏晚晚面前,她肚子里的孩子生不下来。

    “用力生!打了那么多营养液,都喂了狗吗?”夏诗晴在旁催促,恶狠狠的说。

    夏晚晚看了眼夏诗晴,眼里闪过一丝怒意。

    “反了天了,你敢瞪我!”夏诗晴没想到夏晚晚竟然敢瞪自己,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又一巴掌打了过去。

    夏晚晚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有问题,在家里对夏诗晴逆来顺受惯了,怎么就突然想发火呢。

    从小到大,她从来没发过脾气,永远唯唯诺诺,懦弱无能。

    医生心急火燎的说,“夏小姐,别打她了,孩子胎位不正,得剖腹。哎,这肥得跟头猪似的,真麻烦!”

    夏晚晚咬唇,医生的羞辱言语,比夏诗晴的巴掌还伤人。

    她的确很胖,体重超过一百五十斤,走在路上就仿佛是游走的肉球!

    太多的人嘲讽她,拿她当玩笑,但她早已习以为常,近乎麻木。

    可刚才,医生的讥讽,让她浑身的毛孔都张开,血冲到脑门里,她看向旁边推车上的手术刀。

    如果她可以站起来,她会毫不犹豫的一刀刺烂医生的嘴。

    “不过她体型太胖,缝合上很困难,这意味着剖了很可能危及大人安全,家属得补签一个字。”医生赶忙补充道,她可不想担责任。

    “没事,人死了,不会让你们中心负责,不过,小孩一定要保住!”夏诗晴冷血的说。

    夏晚晚直直的盯着夏诗晴,这女人的心肠真够歹毒的,全然没把她当人。

    只是,为什么夏诗晴会那么在意孩子?她想拿孩子干嘛?

    来不及多想,小腹突然一痛,手术刀在她的肌肤上划开一道口子。

    疼……

    漫长的手术开始。

    夏晚晚反反复复的在生死间挣扎,如遭受凌迟般,全身被冷汗打湿,长发黏在脸颊,直到一声嘹亮的哭声响彻产房。

    “生了生了,男孩,五斤一两!”医生确定是男孩,称了体重交给夏晚晴,夏晚晴满脸笑容,抱着孩子走了。

    “别把孩子带走,那是我的孩子……”夏晚晚虚弱的呢喃,视线却很快变得模糊,再次陷入昏厥。

    等她再醒来,已是深夜。

    全身动弹不得,每一处皮肉都在疼,疼到让夏晚晚绝望,真想一死了之。

    可她似乎听到一个美丽的女人,附身在她耳边低语。

    要活下去。

    要让那些垃圾一般的恶人,也尝尝绝望的滋味。

    对,要活下去。

    半个月后,夏晚晚仿佛从地狱爬出来,吃尽了苦头,却凭借着强大的毅力,实现了康复,可以下床自由行走。

    在卫生间,她掀起病号服,第一次,看到了腹部的伤疤。

    那伤疤像一条蜈蚣蜿蜒的趴在她凸起的肚皮上,丑陋又可怖。

    看着这臃肿又丑陋的身体,夏晚晚竟比任何时候都厌恶。

    “如果我瘦下来,会漂亮吗?”莫名的,她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而这个念头,以前从没有过。

    据医院的人说,他们撞到的车是一辆运尸车,里面的尸体是一名年轻女设计师,名字就叫夏冉。

    难不成是对方在自己身上回魂?

    夏晚晚摇了摇头,这肯定只是巧合,毕竟,她只是依稀的记得夏冉的一些事,而关于自己身为夏晚晚的记忆,她都记得。

    摸着肚子上的伤疤,她想去看看儿子,母子连心,让她感到焦虑。

    可从她躺在床上到下床,时间过去大半月,孩子会被抱去哪呢?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