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就是叫宝贝(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0 书名:《爱生暖冬》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盛锦年这一开口,肉麻的让满屋的人都忍不住嚎起来。

    他们也跟着起哄,弄的好像现在的场面就是婚宴了。

    “嗷嗷……盛哥,威武!亲一个!”

    “对,对,亲一个~”

    盛锦年一直噙着笑的看着谭瑜之,似乎只要她点头,他就能立刻亲上去一样。

    只是在这么起哄热闹的环境中,谭瑜之开口,语气凉凉。

    “他们的起哄,就能让我跟你成为情人关系吗?这是愚蠢的行为,没有任何实际的作用。”

    “……”

    众人尴尬笑笑,而盛锦年一点都不意外谭瑜之的这个冷静的反应。

    他勾唇一笑,转了转桌盘,“尝一尝这个菜,味道不错。”

    他用公筷给谭瑜之夹了菜,谭瑜之这会儿也淡淡一笑。

    “谢谢。”

    该冷的时候冷,而下一秒,她又能理智的用正常的情绪,对待身边的人。

    盛锦年总是会在谭瑜之打击人的下一秒,又得了她一个微笑,总是让人受宠若惊的。

    接下来,几人就没有刚才那么激动了。

    总感觉,他们激动一下,下一秒,谭瑜之就能给他们一盆冷水浇上去了。

    所以,他们话题都选择比较安全一点的。

    “乔小姐,南城气候跟帝城比起来,还习惯吗?来南城多久了?”

    “乔小姐,跟盛哥怎么认识的?”

    “乔小姐这么年轻,还是学生吧?哪个学校的?”

    后面这个问题,齐尔尔暗暗笑着。

    撒一个谎,就要用一万字谎言来圆。

    可谭瑜之却偏偏回答的非常完美,也不算骗人的,而且避重就轻。

    “我在南大。”

    “南大啊,高材生啊,厉害啊……”

    “还可以。”

    而谭瑜之对他们认为她像是大学生的样子,心情很好,对于这个叫小吴的态度也更好了些,微笑着。

    谭瑜之的态度,盛锦年很敏锐的察觉到。

    他幽然的目光,落在小吴身上,本来跟谭瑜之聊的开心,获得美女的微笑的小吴,还没开始雀跃,通体舒畅呢,就被盛锦年给盯上了。

    盛锦年幽幽的目光盯的小吴,后背发凉,那种阴冷的危险感,吓的小吴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到底是怎么得罪盛哥了,就先找借口溜去了卫生间。

    他在外面抽了根烟之后,才反映过来。

    心中好笑,盛哥竟然还有这样的占有欲呢?

    回去的小吴,之后就不再敢对谭瑜之有太多的好奇心,而他这也才发现,谁都没有他这么大大咧咧的,他们早就看出来了,好奇归好奇,却并没有多问什么。

    都是一群人精,求生欲很强呢。

    吃饭的时候,谭瑜之跟盛锦年的互动并不多,没有给这些兄弟们什么八卦研究。

    饭局结束,谭瑜之准备跟齐尔尔离开。

    可是,殷航却早一步,提溜走了齐尔尔。

    谭瑜之回头看了眼盛锦年。

    盛锦年手腕搭着外套,领口的扣子打开,看起来放松的他,此时带着几分慵懒俊逸。

    在谭瑜之的眼神扫过来的时候,盛锦年眸中闪过一抹笑意。

    “宝贝,你想要去哪里?我陪着你一起。”

    谭瑜之眉头皱了一下,这几天两人关系的进一步,让这个男人以为他们之间会继续进行下去吗?

    “我没有允许你,这么叫我。”

    盛锦年挑眉,“乔小姐?”

    谭瑜之想了想,“我们算是朋友了,你可以叫我瑜之。”

    盛锦年不置可否。

    他没有如此称呼,只是走到谭瑜之跟前,伸手,虚碰了下她的后背。

    “走吧,我送你回去。”

    谭瑜之也跟着盛锦年上了他的车。

    车上,两人之间短暂的沉默,谭瑜之一开始看向车窗外,手支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过,她还是能够感受到盛锦年眼神不断的投过来。

    终于,谭瑜之回头,盛锦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神带着某种她不太明白的样子。

    “盛先生,你一直看着我,是一种浪费感情的行为。我不可能因为你的眼神,就与你发生你所期望的行为。”

    “我期望的行为?你是指什么?”

    “接吻?还是拥抱?甚至是身体的深入接触?”

    她那眼神,仿佛非常直白的再说,男人所求的不过就是这个样子的行为。

    而且,,如此直白的,也甚至没有一点害羞或者尴尬。

    在这个小女人的眼里,男人大概只是一种生物物种而已。

    盛锦年心中也真的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而他顺着谭瑜之的话,反问,“那么,我该怎么样做,你才能跟我发生,我所期望的行为呢?”

    谭瑜之摇头,“没有可能。”

    “宝贝,任何事情都有可能,这是概率问题。”

    “口头上的便宜,能够让你心情愉快吗?”

    她指的是宝贝这个称呼。

    盛锦年笑,“是的。”

    “那随便你。”

    谭瑜之不跟他计较。

    而谭瑜之根本就没有发现,她对盛锦年的容忍度,更高了。

    将她送到了楼下,盛锦年这段时间,对她的楼下的熟悉程度,已经到习惯的地步了。

    前段时间,都是在晚上,他下班之后,来到谭瑜之的楼下,跟她辩论几句,听她怼自己一下,或者她一本正经的,张口即来一些比较理论性的东西。

    今天,却是白日。

    这是终于见了光的意思吗?

    盛锦年抬头,看了眼谭瑜之锁住楼的窗户。

    “不请我上去坐坐?”

    谭瑜之挑眉,“不。”

    “这是白天,宝贝,我不会做什么。”

    “白天和夜晚,对男人的欲望有分别吗?”

    “……”

    盛锦年想想也是,但是,还是辩驳,“我并不是禽兽。”

    “我妈妈曾经说过,男人的话不可信。”

    “那你父亲的话,也不可信?”

    “是的,所以她后来跟我父亲结婚了,因为听信了我父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