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惊吓(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9 书名:《爱生暖冬》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酒店房间,割腕自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白卉。

    霍啸和队友们在房间内,仔细查验之后,酒店的经理还吓的有些脸色不好看。

    “房间内的客人,在不在,你们还要自行来检查吗?你们这行为很奇怪。”

    霍啸问出他的疑问,而经理赶紧的解释。

    “不是我们奇怪,是这位白女士,在我们酒店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了,昨天白女士的女儿乔小姐和谭先生突然过来,说是找白女士,敲们没有开,我们查了下监控,白女士下午早早就离开了酒店。乔小姐和谭先生没找到白女士之后,就先离开了酒店,但是嘱咐我们,若是白女士回来,就让我们去看看白女士。而且每天上午,白女士房间都要有人来打扫,我们原本不知道白女士回来了,打扫的工作人员自己进来之后,才发现了白女士已经……”

    霍啸硬朗的俊容上,浓眉微蹙。

    他身边的队友都知道,霍啸的女朋友谭依依,正是谭家人,谭慕城的侄女。

    所以,队友小黄开口道:“啸哥,要不要跟嫂子家人说一声?”

    “按程序来,他们身为家属,自然要通知。另外,封锁消息,谁都不准透露,知道吗?”

    霍啸也是知道些前段日子,闹的沸沸扬扬的乔冬暖和白卉的官司的,所以,最怕的就是记者们无孔不入了。

    而酒店经理也立刻道:“我们也怕影响酒店生意,所以,除了打扫的人之外,我和在场的两位员工,其他人都不会知道发生身事情。”

    “好,走吧,去局里,挨个问。”

    “不是……啸哥,这不是自杀吗?”

    霍啸没说,但是,显然肯定不是自杀这么简单。

    而经理也被吓到了,表情惊恐,在他们酒店,竟然发生了谋杀?

    妈呀,他的饭碗还能保住吗?

    经理的饭碗能不能保住不重要,记者们可是要保住饭碗的。

    一早,有记者就等在酒店外面,结果,他等来了大消息,他看到了警察,还有法医,虽然走后门,行动秘密,但是,本能的,他觉得有大事儿发生。

    于是,这位敬业的记者,发挥他的各种本事,混进了酒店里,虽然出事的那楼封锁了,但是他真多年当狗仔,各种混迹于危险或者是被察觉的场合,经验老道啊,还是让他拍到了最劲爆的消息。

    后来,他再找内部工作人员一打听,不得了……

    而他得到的消息,他大惊失色,立刻打电话给总编,同时赶紧把拍到的传出去,赶在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给报出去。

    趁着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

    主编一看到照片,兴奋的血液,都快沸腾了,他召集了好多人,立刻就在他面前写稿子,二十分钟之内,各种劲爆标题,立刻上网。

    而此时,警察们才刚刚回到局里。

    他们更是一点都不知道,网上已经炸开锅了。

    爆——

    白卉自杀!

    乔家暖阳逼死亲生母亲!

    谭氏总裁的岳母,死亡——疑似谋杀!

    一个被女儿被逼自杀的女人,帝城金贵圈子里的骇人黑暗!

    ……

    都死人了,而且是乔冬暖的母亲,谭氏总裁谭慕城的岳母,一个刚跟女儿打官司要控诉女儿不孝的女人,一个被丈夫家暴的离婚女人,就这样死在了酒店中。

    据说,死的时候,是房间保洁人员发现的,整个房间,鲜血遍布,刺目一片红,比恐怖片还恐怖。

    自杀还是他杀,记者们随便乱说,胡编乱造,新闻一再发酵,甚至在乔冬暖和谭慕城他们都完全没有知道的时候,他们已经比推上了风口浪尖。

    乔冬暖还在忙着拍电影的时候,一群疯狂的记者,或者是某些趁乱跑来的人,在片场外面,冲破阻拦,直接跑进去。

    混乱一片,而她身旁,还有安静等着妈妈乔大宝。

    “乔小姐,请问是你杀害了你的亲生母亲吗?”

    “谭太太,你对于母亲的死,有什么想说的?这是您的儿子吗?你要怎么面对儿子,对于你逼死亲生母亲,将来孩子会不会效仿你?”

    “乔冬暖,你现在还有恃无恐,是不是因为有钱有势,认为可以逃脱法律制裁?”

    “小朋友,你是乔冬暖的儿子吗?你知道你母亲是杀人凶手吗?你知道……”

    “唔啊啊啊……”

    突然,乔大宝一声大哭声,让众人一楞。

    但是也只是那两秒钟,这些记者们却完全没有人性的,冲着孩子使劲儿的拍摄,话筒,或者是手机,使劲儿的要拼命记录下来,他们所有的样子。

    外面的人在使劲儿驱散他们,扒拉他们,而乔冬暖,则只紧紧的把儿子抱在怀中,捂着他的脑袋,不断的当着这些长枪短炮。

    她没有开口说一句话,只想到了保护儿子,苍白的小脸儿上,是最坚毅的神色。

    一个母亲,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在孩子的安危面前,她没有脆弱。

    不过,这样的情况也没有持续多久,谭慕城迅速带人赶到,拨开人群,把妻子和儿子带走。

    而那些记者们想要去追,却被一群保镖都拦住了。

    目的不仅仅是阻拦他们的行动,重点是,这些记者们忘记了以前的教训了,这次,以为人命案,他们似乎都热血沸腾,可是,沸腾的的血液,却在面对这些保镖们的逼近而冷静下来。

    有人有些不服气,他们是记者,是自由的言论者,他们不能被权势所打击。

    “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们,我们有拍摄自由,我们的设备是……啊……”

    他们手中的设备,下场就是一声声的碎裂声。

    有人嚷着要告谭慕城,他们简直是恶霸,但是,却没有入停下动作。

    告就告吧,而在设备被破坏之后,每个人手中都被强制性的塞了了一张名片,名片上,印着一个业界非常有名的律师,记者们在孤陋寡闻,也都知道的一个律师。

    所以,他们这些记者们还没开始告,人家已经准备了,要告他们的。

    “凭什么?”

    是啊,凭什么?

    他们有一只手,一支笔,有一张嘴,他们就不信,还不能自由的去写谭慕城这种强权行为了?

    他们必须要把谭慕城的恶行给披露出来。

    可是,在保镖们走之后,这些人灰头土脸的,有一位女记者突然说:“我们刚才对孩子好像太过分了。”

    有人才反应过来,毕竟他们也有人做父母的。

    “什么过分?我们是为了工作,我们的工作就是要报道真实……”

    一个人这么说,但是没人附和他。

    “你们怕了不成?谭慕城的行为,简直是强权恶霸,我不能就这么算了……”

    但是还是没有人附和他。

    只是有人看了看他,然后说:“看着你面生啊。”

    “我刚入行没多久。”

    “哦,那回去问问你师傅吧,我们走吧……”

    这里面,有正规的记者,也有一些不怎么有素质的人,还有一些狗仔……

    但是,他们都走了,还把手中的名片都拿好了,回头,想想该怎么办吧。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