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最直接的证据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6 书名:《爱生暖冬》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谭慕城将怀中的小女人,转过身来,摸了摸她脑袋,拉下她捂着脸上的小手,还是很宠溺的笑着。

    “礼物我很喜欢,我知道你的心意,就可以了。”

    乔冬暖却皱着眉头,真的欲哭无泪。

    “这本书是独一无二的,一切都是专门给你做礼物的,现在被乔瑾之这个臭小子给画成这个样子,你还喜欢什么呀?而且,我是打算给你一个惊喜的,当是新年礼物的,现在,惊喜没了,惊吓还差不多了。”

    乔冬暖抬头,往楼上看去,还在想着,应该去把那小子抓下来,好好的教训一番呢。

    谭慕城轻笑,捏着乔冬暖的下巴,把她脑袋转过来,面向自己。

    低头,轻轻一啄,“真的是独一无二的,有了这个小子的涂鸦,不更好?算作是你和儿子一起送我的惊喜~”

    乔冬暖看了看封面上的涂鸦,又想哭了。

    谭慕城见此,赶紧抱紧小女人,安抚的拍拍怀中的她,低声温柔的安抚。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等我好好教训一下她,这小子竟然敢随便在妈妈的书房乱图乱画的,一定不能轻饶。”

    看着小女人生气的样子,谭慕城也赶紧附和着。

    再说好话,只怕这女人的怒气不容易那么下去的。

    而乔冬暖却抬眸,一点都不相信谭慕城的所谓的教训,“你还能教训他?都是你把他给惯坏的,人家都是爸爸是严父,就你,宠的他不像样子,老来得子怎么了?那也不能太惯了,现在只是破坏我这些书,将来要破坏更多的东西,那还了得?再等以后长大了,学坏了,不听管教,那就是危险,对社会对个人的危险……”

    大概也只能这么絮絮叨叨的才能稍微发泄一下她的怒气,而谭慕城也任凭她这般的絮叨,赶紧的点头,附和。

    “是,是,就是如此,对,对,你说的对……”

    反正只要是乔冬暖说的,不要反驳,只要顺着说就行,不然,这火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消磨没了呢。

    最后乔冬暖念叨了半天,谴责了半天,谭慕城才把她弄回房间。

    在房间里,他抱着小女人,气氛旖旎,声音低柔,两人一起看着她送的那本书里面的内容。

    “所以,这是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的感觉?这么怕我?可是,你也不能否认,对我一见钟情,是不是?啧,当初见你在酒店的时候,我就不应该放着你不动,先吃了再——唔……”

    “说什么呢?”

    乔冬暖的心思,被这个男人给如此当面说出来,真的很害羞。

    她娇嗔的横了谭慕城一眼,才说:“你那时候真要是乘人之危,我也不可能喜欢上你的,哼……”

    谭慕城可有另外的看法。

    “不,那样你会更快喜欢上我的,因为,我们那么契合啊……”

    “……滚蛋,不要脸。”

    谭慕城却大笑,捏捏乔冬暖娇羞的小脸蛋儿,凑近过去,故意的亲了亲,才说:“可是,你不就喜欢我这张脸?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就是觉得帅,是不是?”

    “自恋,老色鬼,老……哈哈哈……不要……”

    房间里,两人笑闹声不断的,听起来,气氛很不错呢。

    谭依依抱着乔大宝,在房门外,偷听了一会儿之后,她才抱着小家伙下楼去了。

    “别去打扰爸爸妈妈了,他们正在制造妹妹,而且妈妈还生气着呢,你最近可要乖啊,不然妈妈还会想起来跟你算账的。”

    乔大宝这会儿装无辜的表情,简直是炉火纯青的。

    谭依依看着,忍不住轻笑,“哈哈哈……你这小家伙,演技不错,不过,不用怕,谁小时候没有干过几件混账的事儿呢?”

    乔大宝歪着小脑袋,看着姐姐。

    “那姐姐也做过吗?”

    谭依依噗嗤一笑:“姐姐做过的可多了,你现在还小,日后肯定更多。但是,每次做坏事儿的时候,千万要隐藏好,不要像今天这么傻乎乎的,直接往妈妈的枪口上撞,算了,说了你也不明白,大概的意思,就是告诉你,做坏事,要偷偷摸摸的。”

    “哦~”

    乔大宝若有所思,做坏事儿要偷偷摸摸的吗?

    ……

    宋俭之跟妻子说了让人帮忙调查的结果。

    乔冬暖和陆雪漫生个同一个医院,当年还是同一个病房这件事情,其实一点都不难查到。

    只是没有人将那两个孩子往一块儿联想而已。

    可是,现在一联想,一查,两人竟然前后出的产房,这样的巧合,就不难让人想的更多了。

    孟素衣看着丈夫,其实自己都有些惊讶。

    原来不过是个玩笑话,没想到真有这种可能。

    “俭之,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没想到这种事情真的发生在我们身边,这乔家人也太胆大妄为了,竟然敢做出这种事情来?你看看,明明乔冬暖更像咱家人,而陆雪漫根本一点都不像,我就说啊,我们宋家人再差,也不至于又这样品行差的孩子吧?你想想,一开始陆雪漫就利用你威胁谭慕城,再后来,更是曝光出她借刀杀人的事情,还有,现在想起来,她雇人想要杀害乔冬暖,也许根本就不是为了谭慕城,而是她有可能知道,乔冬暖才是我宋家人吧?不然,就只是抢了男人,哪至于到杀人这个地步?”

    孟素衣越想越觉得自己的分析是对的,细思极恐。

    然后震惊的看着丈夫,宋俭之显然也是被惊着了,因为这个可能的想法。

    “俭之,现在怎么办?虽然我也是那么说,可是这种事情也只是说说啊,怎么可能是真的?这太吓人了。”

    任何一个人,对于现实生活中发生这样的事情,都不会觉得平静的。

    “素衣,你别这么紧张。这件事情,是失误还是人为,谁都不确定。也许是护士的失误呢?”

    孟素衣想了想,“就算是护士的失误,可是,我的直觉告诉我,陆雪漫肯定是知道真相的,而且她想要杀人就是因为这个目的。一下子从陆家大小姐,变回乔家那个没有什么背景的普通人,她肯定不甘愿,所以才先要杀了乔冬暖。”

    “行了,你想的太多了,这件事情,也不过是你的猜测而已。”

    “我猜测?之前这个陆雪漫可是见过乔冬暖的,而且她也见过咱妈年轻的时候的照片,她却什么都没有说过的。你想想,她怎么可能不起疑心?而且她要是无辜的,怎么可能不跟我们说?她肯定是怕我们怀疑的,所以,她的品性本就是有问题。”

    “你说这说那,到底是不是真如此,还是一切都是巧合,都不定,所以,你也先别告诉妈和小妹,等我进一步查清楚了再说,免得引起麻烦。”

    宋俭之见妻子显然不太高兴的样子,忍不住劝说:“素衣,这件事情真的很复杂。退一万步说,就算是他们两个是真的换了人生,那乔冬暖是无辜的,我们自然要认回来,可是雪漫呢?你也看到了小妹多疼雪漫,说到底,圣恩不如养恩,小妹和妹夫真能一下子就不管雪漫?感情是不能一下子抹去的,但是依照这两人的过节,她们两个人又怎么能和平相处?我们作为长辈,怎么能不心疼这两个孩子?”

    孟素衣却是冷哼,对丈夫的话十分不赞同。

    “就你想的多,就你会替人着想,可是,谁又在乎你怎么想的?”

    “小妹比较不成熟,我怎么也得多替她想想吧?”

    “她不成熟,陆景山呢?那是他老婆,他的孩子,他不管?一天到晚,自己的女儿老婆不管,表面上对妻子痴情到现在,可是我看那,他才是伪君子,这样的安男人最容易在外面——”

    “够了!”

    宋俭之不爱听妻子这番推测,“你说我想的多,你就想的不多?行了,”

    他也有些不耐烦,“我告诉你,有确切证据前,不准告诉其他人。”

    宋俭之不耐的去了浴室洗澡去了,而孟素衣却是撇撇嘴角,若有所思。

    不让她说,她就乖乖听说不说吗?

    要证据不是吗?她能拿到最快的证据,也不用丈夫那般,还调查什么的,调查细节那是以后,而现在最重要的,不过是一个结果,有了这个结果,才能确定是不是需要仔细调查了,也能节省不必要的时间。

    第二天,孟素衣去了路老师基金会,而没多久,乔冬暖也被叫了过来。

    她本来在忙别的,没想到基金会说是今天有点忙,希望乔冬暖来帮忙,她就立刻扔下别的工作过来了。

    在这里看到孟素衣,乔冬暖也没有多想,两人打了招呼之后,各自忙各自的,只有偶尔交接一下工作的时候,接触到。

    等乔冬暖忙完离开之后,孟素衣也很快离开了基金会,马不停蹄的去了趟陆家,找了个借口,说了几句话,就又离开,最后,目的地是医院。

    孟素衣找了相熟的医生,将自己拿到手的两份头发交给了医生。

    之后,她才回了宋家。

    一切都办妥了,就等着结果了。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