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逃避的将来(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42 书名:《爱生暖冬》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乔冬暖做了母亲之后,恨不得将自己的生命,自己所有的都给了孩子,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平安喜乐。

    可更是如此,她也更不明白白卉。

    白卉为什么就可以做到,对自己这个女儿如此狠心。

    若说是任性自私可能在白卉的心中占据上风,但是白卉如此对自己,她又为了什么?

    之前抛弃她,为了嫁入豪门,那算是她的目的。

    可是,后来拆散她跟谭慕城,白卉是为了什么?就为了自己喜欢的明星陆雪漫?

    除此之外,对白卉一点好处都没有。

    乔冬暖真的是不相信的。

    白卉肯定有自己深层的目的,那个目的,是不惜牺牲自己女儿一生的幸福来达到的。

    这一点,三年前乔冬暖就怀疑,不过,她当时已经无心顾忌白卉了,所以,也不想知道她的目的到底是为何。

    没想到三年后,白卉竟然还有脸再次出现。

    乔冬暖真是低估了白卉的无耻之心了。

    而当然,她更不明白的是,白卉以为自己是有多么的好欺负?

    “如果你不喜欢见到她,我会有许多方法,让她跟她的丈夫离开帝城。”

    乔冬暖这才从谭慕城的怀中抬头,他深沉的眸子里,有的尽是对她的心疼。

    有这样的丈夫心疼,有可爱的孩子熨帖她的心,其实乔冬暖已经对白卉真的不会在意了。

    “不用了,虽然你能够给蒋家使绊子,但是这种事情,对谭氏来说并没有多大好处,我也不希望你成为天凉王破的那种人。而且,我其实还有些疑惑。”

    谭慕城抱着她,将她安置在自己腿上坐下,倾身过去,亲亲了她的嘴角,声音低低的问:“什么疑问?老公都给你解开。”

    乔冬暖看着谭慕城倒是认真的样子,说这话的时候,还挺自然呢。

    她忍不住笑了笑,伸手扯了扯谭慕城的脸颊,不再蹦着脸不好看。

    “白卉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她不惜牺牲自己的女儿幸福,不惜舍弃她一直以来都想让女儿嫁入豪门的想法,甚至也不怕这个事情会影响到她的儿子蒋浩然,都要这么对乔冬暖如此狠心,如此无情,是多么大的目的,才能让白卉做出这样的选择呢?

    这是乔冬暖最大的疑惑。

    而这个疑惑解开,不仅仅是让乔冬暖自己明白,大概也能够对白卉造成什么打击吧?

    说实话,乔冬暖真的不是圣母,自己被的伤害成那样了,还能原谅白卉,还能对她一点都不做什么。

    以前是无心去做,现在,她自己竟然找到乔冬暖跟前,乔冬暖觉得,不做点什么,似乎真的对不起自己了。

    “好,我会帮你搞清楚。”

    谭慕城捏着小女人的手指把玩着,做了承诺,自然要让这小女人高兴。

    而被赶出去的白卉,自然心有不甘。

    可是,她其实自己都说不清楚,为什么还来找乔冬暖的。

    只是或许还抱着一丝希望吧?

    白卉联系不到乔冬暖,只是从别处好不容易知道了她的工作室地址,才能找到这里来。

    想到自己会被讨厌,没想到那个臭丫头竟然如此狠心。

    白卉坐在车里,在外面等了许久,都没有再见到有人出来,白卉只得歇了这个心思。

    只是,离开之后,她也没有回蒋家,现在那个家对她来说,是个噩梦,每次回去,对她都是一种挑战,是折磨,而如今,连儿子都不愿意回来,白卉自己其实都不知道,为什么就走到熬了这一步了。

    她要是没有阻拦乔冬暖,是不是,如今她就会在蒋家风风光光?而不是现在连个佣人都不如?

    可是,她要是没有阻拦乔冬暖,她又怎么跟陆雪漫交代?

    白卉又是一声叹息,是有了交代了,可是陆雪漫最后不还是进了监狱?

    这一切从三十年前开始,似乎对她来说都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白卉就算再不愿意回到蒋家,她也得回去。

    回到家,又是蒋媛的一番刁难,之后做了饭,蒋媛却没有吃,她直接出去跟酒肉朋友鬼混去了。

    而蒋子雄,也没有回来吃饭,最近的白卉,时常会在蒋子雄的衣服上发现女人的东西,或者他身上浓郁的女人香气。

    若说是以前,蒋子雄还会遮掩一番,可是现在,他似乎也丝毫不估计白卉,更不怕她知道。

    夫妻两人的关系已经到了这一地步,还不是当年乔冬暖被谭家人赶走?

    这其实也是白卉去找乔冬暖最根本的目的。

    蒋子雄一直到半夜才回来,白卉没有敢说任何怨言,等他躺在床上之后,白卉只忍气吞声。

    但是,第二天一早,在蒋子雄离开之前,她在做早饭的时候,随意开口说了句。

    “我知道小暖来了帝城,我昨天去见她了。”

    蒋子雄这也才看了眼白卉。

    他似乎想起了三年前的愤怒,看着白卉的眼神,带着怒气,带着嘲讽的冷笑。

    “见乔冬暖?你去见她,她见你吗?”

    白卉脸色微微白了白,嘴角似乎颤抖了下。

    “我知道,她会怪我。不过,三年都过去了,不说别的,我毕竟是她的母亲。”

    “呵!”

    蒋子雄冷笑了下,不对白卉的姿态多说什么,似乎十分不屑。

    “我这个做母亲的一直没有尽到责任,但是她却能长到如此优秀,我这个做母亲的也惭愧。最近才知道,她来到帝城,三年来获得了不少奖,竟然还参加了路辛的拍卖慈善晚宴,最近跟好几位先生闹绯闻呢。我想,即便没有谭慕城,她也会找到真正的幸福的。”

    蒋子雄突然扔了手中的刀叉,刀叉跟盘子发出清脆的碰撞声,一记冰冷的眼神扫过白卉。

    “最好的男人没有把握住,现在这些,不过是次了的选择。你想跟我说什么?你的女儿没有谭慕城,也能找到好男人?可笑!”

    蒋子雄似乎完全没有任何兴趣,起身离开了。

    而白卉怔怔的很,她以为,至少,蒋子雄会对她说的话有兴趣,还想要能够从乔冬暖身上寻到用处。

    没想到,他竟然完全不在乎。

    白卉但是高估了自己,高估了乔冬暖的用处了。

    ……

    乔冬暖从早教中心把在学校玩疯了的小家伙之后,突然觉得有一个大问题。

    因为走的时候,小朋友跟大宝道别的时候,有的叫他乔大宝,有的叫他乔瑾之,而老师叫他谭瑾之。

    在这个名字上,乔冬暖还一直都没有认真对待过呢。

    结果在学校,老师也提出了这个问题。

    乔冬暖回家就跟谭慕城商量这个事儿,当然,这也事关户口的问题,因为将来小家伙要在帝城上学,自然要有本地户口比较好。

    而迁户口这个事儿,就要涉及到了奶奶那边的意愿。

    同样的,乔冬暖当初领证的事情,大概就要曝光了,其实至今奶奶都还不知道她当初跟谭慕城早已经领证了的这个事实。

    晚上,谭慕城一进门,就看到自家小女人一个人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