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期望时间忘记当初(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30 书名:《爱生暖冬》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三年前的谷雪,眼睁睁的看着乔冬暖跟谭家人撕破脸,带着亲人灰溜溜的离开帝城。

    谭家虽然没有对外宣布,但是,谭慕城再没有提起过跟乔冬暖的事情。

    而这一切,虽然说是陆雪漫幕后设计的,但是,谷雪也是其中推波助澜的一员。

    乔冬暖跟谭家决裂,跟谭慕城分手,最得力的,不是陆雪漫,而是她谷雪。

    当然,所有人都这么想。

    可是,在谷雪心里,有着各种的忐忑,兴奋,还有期待。

    她越发的沉寂下来,不提起谭慕城,不说任何关于谭慕城的事情,当时她还是沉得住气的。

    谷雪觉得,谭慕城要找麻烦,除了乔冬暖那些不争气的家人,首当其中的就是陆雪漫,根本不会找到她谷雪的身上。

    然而,那也只是谷雪自以为是。

    在谷雪耐心的等待,等待谭慕城重新开始寻找女人,等待谭家重新想起她这个最佳的儿媳妇人选的时候,她没有等到她所想的这一切。

    先是听闻陆雪漫当初的间接杀人的案子,竟然被定罪了,她直接锒铛入狱,至于其中的那些证据还是判决,谷雪不用去多想,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谭慕城开始报复了。

    很好,陆雪漫入狱,她再也不会做什么幺蛾子,再也不会做什么小动作。

    可是,谷雪高兴的太早了。

    在陆雪漫之后,谷雪的父亲,突然因为在学校爆发丑闻,被人举报谷教授侵犯女学生,一时名声直接臭了,还被警察带去调查,丢了工作不说,谷家的结果可想而知。

    而谷雪的姐夫任部长都没有出手帮忙岳父,他自己在经济上都出了问题,虽然不至于直接被撸下来,但是经过此问题,任部长被调离了帝城。

    谷雪明白,这也同样是谭慕城的报复。

    她怕了,真的怕了。她不但不能等到谭家人欢迎她进门,等来的竟然是谭慕城的报复,她做的事情,甚至都没有被要求辩解,谭慕城就已经判了她的死罪。

    谷雪不会再有任何机会,莫说是进谭家门了,她自己再帝城都寸步艰难,父亲名声尽毁,丢了工作,母亲伤心不已,后来才知道这一些都是自己这个女儿的小动作,更是恨极了女儿的不懂事。

    可这一切之后,谷雪工作好好的,她自己倒是没有受什么牵连,但是,她还不如被报复呢,因为周围的舆论,流言蜚语,各种难听的话,都到了她的身上。

    原本什么帝城名媛谷雪,现在出门,似乎周围都是嘲笑声音,她自己都没有脸出门,当初有多骄傲,后来就有多狼狈。

    三年的时间,对谷雪来说真的很漫长,她每天都是数着日子,缩起脑袋来做人,更希望人们会慢慢忘记她当初发生过的事情。

    而三年后的今天,在她终于因为时间推移而慢慢好起来,期望人们忘记她过去的时候,竟然又被乔冬暖给破坏了。

    谷雪恨不得撕碎了乔冬暖。

    但是,她却只能灰溜溜的,像是当初乔冬暖离开帝城一样,离开画展。

    而那个跟她一起来的男人,在不明所以中,回家找人打听了谷雪,这才知道这个女人名声不好,立刻断了跟谷雪的联系。

    那时候的谷雪,想要死的心都有了,更担心自己未来。

    不过,那是以后了。

    眼前,谷雪狼狈逃走,乔冬暖的心情也并没有多好。

    谭慕城虽然没有跟她具体说过那些人的下场,但是乔冬暖自己心里清楚,当初的事情,除了罗家人的贪婪之外,陆雪漫和谷雪肯定也都插手过。

    陆雪漫锒铛入狱,她是知道的,没想到谷雪却还好好的还能在蹦跶。

    任谁看了这样陷害自己的人也不会高兴的。

    范哲看着乔冬暖不好的脸色,不禁拍拍她的肩膀。

    “乔乔,这个女人是不是你情敌?”

    乔冬暖嘴角一抽,“你又知道了?”

    “对啊,看都看出来了。我说,情敌都这么嚣张,都怪你老公,你干脆跟他离婚吧,他麻烦事儿太多,不是个好男人,你跟了他生活也不消停,离婚离婚。”

    乔冬暖哼了下,“这话你怎么不跟他说?”

    范哲表情一抽,手指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倒是实话实说。

    “他不是看起来很不好惹吗?我要是跟他说了,他会揍我吧?”

    “呵呵~”

    乔冬暖想象了那个画面,冷笑了下,“阿哲,你应该被很对人打过吧?”

    反正不承认,撇着嘴角,直接转移话题。

    “不跟你说,走了,看好什么,我买,对了,我朋友说晚上有个简单的慈善拍卖会,你去不?我朋友是个很好的人,专门搞一些这样的事情,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不是嘴上说说的,他每年大部分时间都在帮助那些孩子的地方,每次回帝城,就是来捞钱帮人的。”

    “好,去。”

    这么好的事情,她不能不去。

    况且她身为一个孩子的母亲,对于帮助孩子的事情,她都有兴趣。

    晚上的时候,乔冬暖以为所谓的慈善拍卖,只是个简单的小型的宴会,没想到,她眼前的规模却出乎意料。

    乔冬暖挽着范哲的胳膊走进宴会厅,面上的表情,何等的克制才没有当场冲着范哲吼过去。

    特么的这就是他口中所说的,简单的慈善拍卖?只是拍些不喜欢的画?

    特么的他怎么从来没有告诉她,他的朋友是国内著名的画家路辛女士?

    “范哲——”

    乔冬暖咬牙切齿,她幸好还穿了件裙子来。

    看着眼前觥筹交错的各色名人,他们西装革履,或者精致优雅,她幸好没有听范哲的话,随便穿着来。

    她想着好歹是个宴会,她也就穿了件简单的长裙。

    啧,跟这里这些人的盛装打扮比较起来,她简直像是路人。

    而宴会上,也免不了摄像机,记者。

    偌大的宴会厅,就她和范哲,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

    她的咬牙切齿,范哲却全然没察觉到,只是笑着说:“走,带你去见我朋友,她最喜欢你这样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了。”

    “你说的是路辛女士?”乔冬暖惊讶不已。

    范哲已经带着乔冬暖往后台去了,而后台,除了一些工作人员,竟然还有黑衣保镖样子的人,好肃穆威严的样子,好像里面有大人物。

    乔冬暖惊讶,但是范哲却像是一点都不在意,带着乔冬暖走进后台房间,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应答。

    范哲倒是直接敲着门说:“开门,开门呐,你有本事开门呐,我知道你们在里面,别躲在里面不出声,开门呐,开门呐……”

    乔冬暖简直给范哲跪了。

    好一会儿,房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打开。

    出来的不是女士,而是一位跟范哲长相相似的中年男子,却比范哲更有威严,带着一种长期高位的气势。

    乔冬暖一楞,突然觉得这中年男子有些眼熟。

    就听得中年男人冷着声音,呵斥。

    “成什么体统?唱大戏呢?皮痒了是不是?”

    范哲呵呵一笑,“老头,你生活太严肃,连点幽默感都没有,真无趣。”

    他直接推开中年男人,扯着乔冬暖进门,看到了坐着的女子,立刻笑起来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