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忘了自己是谭太太了(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7 书名:《爱生暖冬》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红本本是什么?

    结婚证。

    那张早就在三年前都已经领到的结婚证。

    乔冬暖很久没有见到过自己的结婚证了,她都差点忘记了自己是已婚妇女事实了。

    当然,这件事情,只有她和谭慕城知道,对了,除了她,还有她的兼职律师方姐和谭氏的首席律师顾淮知道。

    乔冬暖嘴角抽了抽。

    “谭慕城,你随身携带结婚证吗?”

    谭慕城黑眸一挑,好像在说,“有问题?”

    乔冬暖一句话都没有办法否认了,没有问题,当然没有问题了。

    她默默的表示了沉默,撇开目光,有些心虚的。

    而范哲却瞪大眼睛,“这是结婚证?我要看看,我还没有见过结婚证呢。”

    乔冬暖很无奈,“范哲,这是你关注的重点吗?”

    范哲在乔冬暖的提醒下,回神了,赶紧的打起精神来。

    “哦,对,这不是重点。但是,重点是,乔乔,这真是你老公呢。他有点不好惹,我还是退出吧。”

    识时务者为俊杰!

    谭慕城满意的勾了勾薄唇,看向乔冬暖,而乔冬暖冲着范哲狠狠的翻了翻白眼,这么没有出息,不战而败,怪不得找不到媳妇。

    谭慕城收起结婚证,走进去,坐下,一点都没有来看病人的关心和客气,仿若这就是他的主场一样,气势十足,举手投足,优雅俊逸。

    “暖暖,守了一晚上,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吧。而且这里有护工。”

    乔冬暖心里还有气,更有不平,即使谭慕城现在来了,也不成。

    她沉着小脸儿,不理会谭慕城,看着范哲说:“阿哲,想吃什么早饭,我去给你买。”

    在乔冬暖的“温情”关心询问中,范哲当即感觉到了一种冰冷的冷气入侵,携带着危险的气息,直戳他的内心,让范哲浑身感受了不一样的冰冷洗礼。

    他尴尬的呵呵笑了两声。

    “不用,不用,让她去买吧,随便吃点就行。”

    范哲直接让照顾他的护工去买饭。

    可是这样一来,病房里就只有他们三人,范哲都感觉到空气中,更加的有些让人窒息。

    只要谭慕城在,就肯定会让房间空气稀薄。

    范哲是看出来了,再这样下去,他伤还没好呢,就得又经受冻伤。

    “那个……我说——”

    他忽然弱弱的开口,打断了这两人诡异的沉默。

    然后,忽然面对这两人都不一般的眼神,范哲尴尬的,尽量放低存在感,说道:“我想睡了,好像身体还是不太舒服,你们还是离开吧,不要打扰我休息了。”

    病人都开口赶人了,乔冬暖也么有理由待在这里。

    她率先走出了房间,而谭慕城也迅速跟上。

    刚走出去,谭慕城已经拉住乔冬暖的手腕,用力一扯,就将她圈到了自己怀中,另一手牢牢的扣住了她的细腰,让乔冬暖完全不能动弹。

    “放开我~”

    乔冬暖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当然没有成功。

    而谭慕城低头,靠近她的脸庞,呼出的气息,拂过她的脸颊,灼热,亲密。

    “暖暖~”

    谭慕城声音低沉,又强硬。

    “还生气?”

    乔冬暖冷哼声,撇开眼神,不去看谭慕城的眼神,分明就是不想搭理他的意思。

    再生气,只要把话说开,也没有什么。

    可扛不住,就这样不开口,沉默到底的样子。

    谭慕城很无奈,他又凑近小女人面前,鼻尖蹭了蹭她的脸颊,声音放柔,带着些妥协的意思。

    “暖暖,我昨晚说的话,真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要让你回去酒店好好休息,如果我说错了什么,或者是我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你告诉我好不好?我那里做错了,你说出来,我一定改。你要是不说,像现在这样,自己生着闷气,偏偏我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那你不是白生气了?日后,保不齐,我还是会在这方面让你不高兴的。”

    乔冬暖声音也冷,“你这是在威胁我?”

    谭慕城何其无辜啊!

    “宝贝,我的暖暖,我真没有这个意思。你看,你又想多了。”

    “是,是,我就爱想多,行了吧?”

    “……”

    怎么,越说越生气?

    谭慕城很是无奈,他是真的get不到乔冬暖生气的点啊!

    当个男人有多难?

    当然,这种心理,谭慕城是不能直接说出来的。

    谭慕城低低的叹了声,亲吻了下她的额头,低笑了声,“暖暖,我真的很冤枉。”

    谭慕城表现出自己有些可怜,有些冤枉的样子,尽量往乔冬暖的面前表现,装可怜,而乔冬暖嘴角扯了扯,对上他的柔软的眸光,心里终于有那么一丁点的心软。

    但是……

    她的眼睛还肿着呢。

    乔冬暖想到昨晚上自己哭的那个伤心,想的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怎么样心里都很不平衡的。

    她又脸色一冷,用力推开谭慕城。

    “我回酒店了。”

    管他可怜不可怜呢。他有自己可怜吗?

    再说了,她都忘记了自己是谭慕城的妻子这件事情了,这会儿想起来,因为红本本的事情,乔冬暖似乎更加有底气了,就算自己胡思乱想是真的,就算谭慕城要甩了她,那也得拿一般家产来离婚。

    哼!

    乔冬暖扬着下巴,骄傲盛气的迈着步伐,离开了医院。

    而谭慕城看着自个的女人傲娇的背影,完全不能理解,刚才的生气,到现在的趾高气扬,真是不能理解。

    谭慕城将乔冬暖送回酒店,没有多打扰她的休息。

    在她吃过饭之后,他便已经离开了。

    他还有些时间,得处理一下,那些个不知死活的人了。

    吴畏没有从贺瑾手边抢走乔冬暖,心里除了愤怒之外,更是因为没有得到而越发的脑心挠肺。

    也许乔冬暖也没有多么的可口,可是三番两次的,他都没有得逞,这种得不到就越想要得到的劣根性,在吴畏这里太过明显了。

    他当晚狼狈的离开酒吧,回家之后,又被妻子给训了一顿,憋着火的吴畏找到了罗小米,就是现在的小有名气的网红米萝。

    米萝现在更是个外围女,跟过很多男人,只要有钱,她都做,而吴畏这个手上有钱,更能投资影视剧的,米萝当然不能放过了,一番男欢女爱,吴畏对躺在自己身边的米萝,吞吐着云雾,说起了乔冬暖。

    “米萝啊,帮我得到姓乔的女人,我就让你当女主角,怎么样?”

    这个条件,正和米萝的心思。

    她不顾自己光裸的身子,翻身,坐在了吴总的身上,身下更是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