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女人生气点你get不到(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17 书名:《爱生暖冬》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在酒店房间?”

    谭慕城这声音,听的阴测测的。

    乔冬暖只觉得后背一凉,她摸了摸脖子,“你现在不会在酒店吧?”

    “没有。”

    那就好。

    “哦,我已经睡了,有事儿明天再说。”

    乔冬暖放心了,可没想到,谭慕城又加了句。

    “我刚才去过酒店了。”

    所以,更知道她不在酒店。

    乔冬暖嘴角抽了抽,要不要这么吓人?

    话一次说好不行吗?

    乔冬暖再装也没有意思了。

    她直接说:“我跟朋友在外面呢,这么晚了,你还是赶紧休息吧。”

    “什么朋友?在外面哪里?你的朋友,我都认识,是谁?”

    乔冬暖心虚的沉默了。

    她扯了扯嘴角,而谭慕城又深沉的开口,这次,强势的威压,不客气的释放。

    “告诉我,到底在哪里?”

    乔冬暖动了动嘴角,想到那个吴总的事情,她早晚也得告诉谭慕城的。

    “我在医院。”

    半个小时之后,乔冬暖在医院门口,跺着脚,手揣在兜里,心里有些混乱,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

    直到熟悉的黑色车子停在了她的跟前。

    乔冬暖抿了抿嘴角,看着从车上下来的高大男人,低声的说:“我朋友都睡着了,不去房间打扰他了。”

    谭慕城漆黑的眸子,先是在她身上扫了眼,确定她真的没事儿之后,他才重新用冷冽的眼神武装起自己,深深沉沉,冷冷淡淡的。

    “怎么回事儿?”

    谭慕城语气中,带着某种质问。

    乔冬暖低头,心里可不怎么舒服。

    冷战两天,见面也不说点好听的话,第一句就是质问,好像她是犯人一样,这是要审问吗?

    她扯扯嘴角,也没什么好语气,说了今天的事情,包括碰见那个吴总之前的事情。

    “就这样,我朋友是被我连累,被人给打了,所以我要陪着他。另外,贺瑾救了我,我还得好好谢谢他。至于那个吴总,哼,我不会放过他的。”

    她怎么不会放过吴总?

    乔冬暖知道,自己所能做的很有限,其实,还不是要靠着谭慕城动手?

    可是,她就不开口求谭慕城,现在还在别扭着。

    而谭慕城听完,沉默了片刻之后,忽然,转身,背对着乔冬暖,抽出了香烟,点火,吞云吐雾起来。

    而乔冬暖看着谭慕城抽烟,瞪大眼睛,越发不高兴了。

    这是什么意思?不说话?还抽烟?

    有这么郁闷吗?

    乔冬暖轻轻哼了声,也不出声,她也郁闷的好不好?

    而她没有看到的谭慕城的样子,他手中的手指颤抖,他幽邃黑眸中的压抑的怒火,天知道他有多克制住,自己想要毁灭所有的怒气,只是怕吓到这个小女人。

    本来,他的怒气,有对乔冬暖,但是更多的是对那些个该死的,胆敢伤害他的女人的人,可是,他不能此刻爆发,更不能说出来,他怕是一开口,又是误会,更何况盛怒之下,能说出来的话,并不那么保险。

    若是真说出什么不合适的话,又得惹怒乔冬暖。

    谭慕城深深的吸着香烟,空气中,凛冽的冷意,很快将烟雾吹散,不留一丝痕迹。

    他终于冷静下来之后,才转身面对小女人。

    “找个护工在这里守着,你回酒店。”

    乔冬暖本就在谭慕城的沉默中,越来越憋着怒气,这会儿谭慕城一开口,她脸色立刻拉了下来,语气越发不好。

    “用不着你管我,我朋友因为我受伤,我不能走。不劳谭总裁费心了,您可以走了。”

    她转身就要走,却突然被谭慕城握住手腕。

    “暖暖,你又闹什么?我——”

    “什么叫我又闹什么?”

    乔冬暖的怒气蹭的直接窜到了头顶,谭慕城这句话,瞬间将女人的火气和所有委屈都给勾出来了。

    好像她的意思,是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闹出来的一样,好像谭慕城在责备她的闹腾一样。

    她声音尖锐起来,带着愤怒,冲着谭慕城嚷道,“什么叫我又闹?你那意思,我就是活该了是不是?好啊,好啊,谭慕城,我承认,我是闹,是,这一切就是我闹的,我自己活该行了吧?放开我,你个混蛋,放开……”

    她说道最后,也不辩驳了,狠狠的踢打着谭慕城,不管不顾的,疯子一样的女人,终于挣脱了谭慕城的钳制之后,她直接的跑进了医院内,带着满肚子的怒气和委屈。

    而谭慕城,合适无奈,揉了揉眉心。

    他是说错了什么?

    他根本没有那个意思的。

    到底为什么,小女人反应会这么大?他不过是为了让她回酒店休息而已。

    谭慕城的不理解的,大概也是所有的男人不理解的地方,大概更不知道所有女人为什么会如此的无理取闹,或者是找不到点的怒气,男人们通常都是很无辜的。

    他站在医院门口,待了一会儿,回到车上之后,谭慕城对徐东说:“找个护理,过去看着。另外,那个吴畏的资料,明早上送到我桌上。”

    谭慕城并没有强求乔冬暖,只是离开了医院,他觉得,还是等她怒气过了之后,再来吧。

    而乔冬暖回到房间,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委屈,就这样,委屈的都哭了起来。

    她跟谭慕城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她还真没有多少次是因为谭慕城如此委屈她而让她哭泣的。

    现在是深夜,一个受了委屈的女人,没有男人哄,势必要胡思乱想。

    乔冬暖也不例外。

    她还以为能够等到谭慕城上来哄她呢,可是哭了一阵之后,没有等到谭慕城来,她的哭泣更厉害了。

    乔冬暖想,谭慕城肯定是生气了,或者不仅仅是生气,是厌倦了她。这三年的时间,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很少,是不是他终于忍不住了,等不了了?

    之前奶奶的委屈重,可是奶奶给他的委屈也不少,谭慕城那样一个骄傲的男人,妻子儿子不能名正言顺的在一起,还要忍耐这么多年,是不是他终于觉得忍耐不下去?是不是他终于意识到,他用这么多年耐心等待的人根本不值得他等待?是不是他觉得一个女人没必要再对她这样好?更深知,他是不是有了更好的女人喜欢?

    毕竟这三年,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屈指可数,是不是他已经变心了?是不是……?

    太多的怀疑,太多的不确定,在这一刻,乔冬暖都怀疑起来了。

    而她这一晚上只是等到一个护工过来,根本就没有等到谭慕城,一个护工根本不能够弥补乔冬暖心里的胡思乱想?

    第二天,范哲醒来却发现,乔冬暖眼睛竟然肿了起来。

    他惊讶不已,“乔乔,你怎么回事?是不是哭过了?”

    刚问了这个问题,乔冬暖的眼睛又红了,而范哲直接表现的很激动。

 &nbs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