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你的男人(第1节)

作者:古老传说 阅读:29 书名:《爱生暖冬》    连载中 2018-08-29
A A A A x
b B
    “你……”

    乔冬暖后退一步,却不想慌乱中,未看脚下,似乎别什么挡住,她惊恐的往后跌去。

    贺瑾恶劣的看着她摔倒,不过,让他失望了。

    乔冬暖跌入了坚硬的怀抱中,她惊愕的抬头。

    贺瑾的脸色一变,后退几步。

    谭慕城从阴影中走出来,搂住乔冬暖,大掌灼热,用力贴住她的细腰,冷峻的脸庞,沉冷无情,黑眸深深幽冷锐利。

    “贺瑾,你想怎么得到——我的女人?”

    贺瑾不甘的眸子闪了闪,他刚才叫嚣的厉害,好像谁都不怕。

    可是,这会儿,谭慕城真的在跟前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他是对谭慕城畏惧的。

    “谭总,您听错了,我刚才开玩笑的。”

    “是吗?”

    谭慕城眉尾冷冷一挑,声音沉沉,每个字都分量很重,也是在警告。

    “贺瑾,昨天我还见过你父亲,他身边贺芒很优秀,我很欣赏他。”

    这一句话,乔冬暖不太明白,可是贺瑾却一口牙差点咬碎了。

    那贺芒是他爹的私生子,一向深受老头喜欢,现在贺家公司还在老头手里,按道理是该传给他贺瑾这个嫡长子,可是现在贺芒在公司帮忙,又有些能力,很多人更支持贺芒。

    谭慕城这是在要挟,同时是直接戳透了贺瑾的软肋,让他咬牙疼着,却叫不出苦来。

    贺瑾勉强的狰狞的扯了抹笑容,“谭总,我错了。”

    乔冬暖真想呵呵贺瑾一脸。

    认错?

    真是够有出息的!

    谭慕城沉吟了下,“贺瑾,事不过三。”

    加上上次在会所强迫乔冬暖,这是第二次了。

    “是,谭总,我知道了。”

    之后,贺瑾算是狼狈逃离,而乔冬暖心中还在感叹,贺瑾这会儿像孙子一样逃了的样子,倒是忘了,自己还一直被谭慕城给捞在怀中呢。

    不过,等回神,她已经被强迫的推入了谭慕城的车中了。

    “你——”

    她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

    似乎,除了道谢,也没有别的了。

    而此刻,谭慕城果然如贺瑾所描述的那样,阴沉冷漠的样子,气压极低。

    乔冬暖有些忐忑,坐在一旁,不确定自己要不要解释。

    可是不解释,他是不是又会认为自己去主动找贺瑾?跟贺瑾见面的事情,他又会怎么想自己?

    乔冬暖不管怎样,都不想让谭慕城误会自己。

    这种想法,她没有去探究为什么,大概也不敢去承认自己内心的那点秘密。

    她还是开口了。

    “我母亲的丈夫公司正好跟贺家有什么合作,贺瑾以此要挟要跟我吃一顿饭,而我母亲也哭求我,我才跟贺瑾见了面。不过,就只是吃饭,没有别的。”

    说完,谭慕城无动于衷,面上冷漠无表情。

    乔冬暖心中一叹,有些挫败。

    车内一直低气压的沉默着,她呼吸都有些困难。

    直到到了泽园,谭慕城迅速下车,同时,粗鲁的将乔冬暖从车上扯下来,用力的捏着她的手腕,将她扯进了屋内。

    “啊……”

    乔冬暖忍着疼痛,走进去之后,却直接被谭慕城甩进沙发里。

    乔冬暖扑在沙发上,揉着手腕,小脸儿皱在一起,很是不满。

    而谭慕城,面上冷厉,扯了扯领口,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眸光藏着冰冷。

    乔冬暖抬头,只一瞬,又低了头。

    “乔冬暖!”

    连名带姓的叫,乔冬暖再傻,也听出了他语气中的怒气。

    她不由得双手抱住脑袋,缩着脖子,完全不敢承受谭慕城的怒气,更怕他要动手似的。

    可是好一会儿,都没有听到谭慕城再说什么。

    她小心翼翼的抬眸,对上谭慕城的幽幽黑眸,她又赶紧缩了回去。

    “你——”

    谭慕城的怒气,看到她这么个故意的样子,都发不出火来了。

    紧紧抿了抿唇,他哼了声,坐了下来。

    “蠢女人!”

    好吧,这么个骂人的方式,她还算能接受,至少没有暴怒,乔冬暖如此想着。

    谭慕城烦躁的抽了根烟,点燃,慢慢的平复着他的怒气。

    深吸了一口,吐出烟圈,黑眸微微眯了眯。

    “还做这个蠢样子,给谁看?”

    乔冬暖嘴角抽了抽,她才慢慢放下手臂,漂亮的小脸儿上,带着尴尬的笑容。

    她还是揉了揉手腕,谭慕城注意到她的动作,黑眸沉了沉。

    他直接扯过乔冬暖的手,看着她手腕上的手指痕迹,指腹不由得在那上面轻轻的摩挲着。

    当然,他也没说道歉。

    “我没事儿了,不疼了,”

    乔冬暖要抽出手来,又抽不动,只好任他这么抚摸着。

    然后她才就刚才被骂蠢这件事情,稍微为自己辩解一下。

    “其实,我不是完全没有准备去跟贺瑾见面的,我带着防狼电击棒呢,他要是敢对我做什么,我肯定不会手下留情。而且,我想贺瑾也只是吓唬吓唬我,毕竟,他知道我跟依依是好朋友,依依也曾经警告过他,他只是口头上吓唬我,不会真对我做什么——啊……”

    乔冬暖手腕又被捏疼了。

    她皱眉,看向谭慕城,他却是阴沉沉的,声音冰冷,“不会对做什么?乔冬暖,你当男人是什么啊?”

    他突然间发难,扔掉烟头,双手用力握住乔冬暖的手腕,压在她头顶,同时俯身,将她困在沙发间,乔冬暖双好搜双脚被束缚住,不能动弹。

    谭慕城的气息,就在眼前,带着警告,愤怒。

    “你以为,你知道你的自以为是多蠢吗?就像现在这样,”

    “我——唔……”

    嘴唇被封住,半句话都说不出来,身体被控制,挣扎都使不出力气来。

    谭慕城似乎是有意的惩罚她,动作粗鲁又带着霸道激进,毫不怜惜。

    乔冬暖就像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一样。

    她身上冰凉,衣服被扯开,谭慕城的动作越发放肆,好像,就要将她吃了一样。

    乔冬暖害怕的浑身颤抖起来,眼角溢出眼泪,呜呜咽咽的,抗拒着。

    谭慕城终于,停下了所有动作,抬头,看着可怜哭泣的小女人。

    “怕了?”

    “呜呜……”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