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76、炼狱归来男生都市(第2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23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br />
    我扶着娜塔莎出来,一边安慰她,一边不经意地扫视房间的各个角落,以娜塔莎的实力,即便给她把撸子,都未必能干的掉“老虎”,肯定是昱忆干的!

    有个女性井卫开始询问娜塔莎,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我听不懂,还好,阿巴巴也闻讯赶来,我便让他给我当翻译。

    娜塔莎说,“老虎”进了房间后,就把她从楼上抱下来,扔在沙发上,准备非礼,娜塔莎说,她已经是“拆那”的女人,誓死不从,“老虎”暴怒,打了娜塔莎几下,并把她推开,娜塔莎的头撞在桌上,就昏过去了,等醒来后,就看见了现在的场景。

    我心中暗笑,昱忆,真是好样的!

    陈强疑惑地看了我一会儿,下令把现场处理一下,收队。

    五分钟后,“老虎”被抬走,那个弄脏了的沙发还有地毯,也都被弄走,别墅里的人渐渐撤离,最后只剩下陈强、阿巴巴、娜塔莎还有我,陈强让我坐在椅子上,他掏出烟,递给我一支:“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学他之前的样子,耸了耸肩膀笑道:“我哪儿知道啊!可能是天使下凡在帮娜塔莎吧?”

    “别跟我扯犊子,”陈强有东北血统,说的话的也是东北话,“快说,到底怎么回事!‘老虎’不是饭人,他是米国一个地下拳击组织的签约拳手,是职业运动员,这么莫名其妙地死在奥斯维,你让我怎么交代?”

    “职业拳手……”我想了想,“那是不是用钱就能摆平?”

    “说得轻松,想摆平此事,得赔人家几千万美元!你能搞的定?”陈强嗤笑道。

    “我可以帮助一些。”阿巴巴似乎听懂了我们的汉语对话,插嘴道。

    陈强看向阿巴巴,不屑道:“你向非洲那边交完保释金,就剩下一百多万美元了,杯水车薪!”

    “钱不是问题,”我说,“只要能把事情压下来,这钱我可以出。”

    “你哪儿来那么多钱?”陈强问。

    “呵呵,区区几千万美元而已,这难不倒我,”我笑道,“不过,我需要向外面打个电话。”

    “打给谁?”陈强警惕地问,“奥斯维的秘密,可不能泄露出去!”

    “喀秋莎。”我说。

    陈强眯起眼睛想了想,掏出电话,按下一串号码,给了我。

    “我不会说俄语,你跟她说吧,”我又把电话给了陈强,“就说我要想她借钱,需要多少,你就借多少。”

    “她会借给你?”陈强疑惑地问,同时,那边有人接听,陈强便换成俄语,看他那小心翼翼的样子,估计对方就是喀秋莎本人,谈了一会儿,陈强原本严峻的脸,变得笑逐颜开。

    挂了电话之后,陈强拍拍我肩膀:“小伙子,你人脉很广啊!”

    说完,陈强起身,对阿巴巴说了声什么,二人便离开了别墅,锁上大门。

    我撩开窗帘,看着他们走远,又看着原来的井卫分别归位,一切恢复正常之后。才拉严窗帘,回头说了一句:“出来吧,别藏了。”

    娜塔莎蒙圈地看着我,用英语问:“你说什么?”

    “我没跟你说话,走吧,上楼。”我见昱忆没有动静,便搂着娜塔莎上楼,打开卧室的门,发现昱忆正坐在椅子上,悠闲地晃着双腿,娜塔莎赶紧过去,抱住昱忆,上下检查,问她有没有受伤之类,她可能不会想到,干掉“老虎”的,会是面前那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萝莉。

    “姐夫,我帮你护住了她,你要不要奖励我一下?”昱忆下巴垫在娜塔莎肩膀上,用中文问我。

    “呵呵,奖励你什么?”我笑问。

    “嗯……你就奖励我你跟她每天晚上都做的事儿吧!”昱忆嬉笑道。

    我沉下脸:“不行!”

    “略略略!”昱忆冲我做了个鬼脸,也没当回事,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提这种请求了,每次都被我言辞拒绝,毕竟她还太小。

    不过,当夜,我和娜塔莎疯狂庆祝的时候,看见昱忆委屈地坐在床边,眼巴巴地看着我们,我不觉动了恻隐之心,等完事后,把她拉进怀里,抱着睡了一晚,但没有做太过分的事情。具体尺度问题,你们自己脑补吧,反正挺嫩的。

    次日早上醒来,昱忆又不知道躲哪儿去了,娜塔莎也从“老虎”事件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吃过早饭,我的那个斯基终于出现,开车带我去训练,我问他,昨晚我战败之后,他跑哪儿去了,斯基苦笑,说他作为我的“经纪人”,一辱俱辱,当时就被抓起来,准备下放去地下的劳房,做一线的工作,不过因为昨晚事情那么一闹,陈强下令,不用治我的罪,斯基也跟着被释放,重新过来帮我。

    到了拳馆,阿巴巴这才知道我昨晚被“老虎”弄得四肢骨折的事情,问我为什么恢复的那么快,我见瞒不住,便把血虫的秘密,告诉了他,阿巴巴听完,想了想,说既然如此,那么对你的训练规划,得改一改。

    从这天开始,我全身心投入封闭性训练,不再参加任何比赛。阿巴巴在保持原本基础训练的同时,开始侧重于实战训练,教我招式、技巧,他经常把我打得遍体鳞伤,伤筋动骨,反正我也能很快恢复。

    两个星期,很快过去,最后一次训练中,阿巴巴拆下了我身上的铅袋,两人进行了一次公平对决,经过两分钟的苦战,阿巴巴败下阵来,被我牢牢锁住脖颈之后,拍拍我手臂,主动认输。

    “我已经教不了你了!”阿巴巴坐在地上,喘了几口气,无奈笑道。

    “我们华夏有句古话。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这个前提是,师傅教得好!”我也笑。

    “嗯,”阿巴巴点点头,“我会帮你安排比赛,连赢三场,你就可以获得自由。”

    “你觉得我胜算有多大?”我问他。

    “百分之七十。”阿巴巴对自己的学生很自信,认真地说。

    “那我就去试试!”我从拳台上起身,抬头看了看训练馆的天花板,双膝微弯,纵身跳起,直接用头顶破天花板,跃向空中,翻身,落在房顶上,离我最近的一个岗哨,马上把转轮抢口转了过来。不过发现是我,又很快转了回去,这个岗哨上的人看看见我进出拳馆,已经很熟悉了。

    当晚,上头给我安排了第一场比赛,对方是f级的拳头,跟老虎同级,但实力并未是最强的那一批,我轻松胜出之后,去找陈强,提出了一个新的、略显荒唐的要求——我要和所有f级以上的拳头进行一番车轮战,但不是生死战,不对外直播,而是点到为止的比武切磋,我现在身上的功夫,都来自阿巴巴,非洲武术的印记很重。我得取长补短才行。

    在此补充一点,奥斯维的拳手,分为a、b、c、d、e、f、g、s,一共八级,为什么我一直没有提g级呢?因为这个g,不是代表其实力介于f和s之间,而是girl的意思,比赛的都是女拳手,所以,我就没提。

    那些拳手的出场费都很贵的,我为了跟他们学东西,又从喀秋莎那里借了几百万美元当学费。

    一周之后,我和所有高手,都进行了时间长短不一的切磋,感觉对我有用的,我就多学点,没用的就少学点。还从一个比较厉害的g级女拳手那里学了一种类似防身术的武功,招招狠辣至极!

    学到后来,我自己都学杂了,下意识出招的情况下,甚至想不起来这招是跟谁学的!

    为了报答奥斯维,也是给他们一个交代,我接受了一日内连战三场的提议,并对外直播,帮他们创收,赛后,我将“获得自由”!

    三场比赛,我非全胜,而是输了一场,因为这里面,我们合谋使诈了,第一场、第二场的拳手,都是s级的,第一场我赢得还算轻松,第二个鏖战了三局,我才以点数取胜。第三场,是个f级的拳手,之前的战绩是10胜6负,水平一般,是为了凑数,才加进来的,所有人都觉得我会秒掉他,但事实上,我却被他突如其来的一招“天外飞仙”,扫断了一条腿,直接失去战斗力。

    因为这场比赛,庄家赚了八千多万……嘿嘿。

    次日,我带着娜塔莎,还有阿巴巴,离开了奥斯维。阿巴巴拖着一只不小的行李箱,三人在陈强、斯基等人的目送下,登上离岛的汽艇,航程足足两个小时,才回到贝加尔湖边的那个小镇,喀秋莎他们克克博的远东基地,就在这里。

    以我在奥斯维练就的本事,并不能横扫护龙世家,但昨天,我跟喀秋莎通过了电话,这才得知,她要把我送进奥斯维的苦心——不是为了提高我的功夫,而是为了让我满足高阶基因改造的身体条件——换言之,喀秋莎,要把我打造成地表最强的战士!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