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75、特训男生都市(第2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9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sp; 我和娜塔莎告别,故意很大声,让楼上的昱忆听见,然后和斯基乘车来到前面的楼,进了一个训练馆,这似乎是阿巴巴的专属场地,墙上甚至挂着几幅他ko对手的照片,阿巴巴已经到了,穿着拳击短裤,不过没戴手套。

    闲话不叙,他开始带我训练,有别于马玉,阿巴巴特别重视负重训练,给我肩膀上、手臂上、腰上、腿上,甚至头顶,只要不影响关节活动的地方,都绑上了大小不一的沙袋,不,不是沙袋,而是铅袋,密度很大,摸起来有点扎手,感觉是细小的铅颗粒,带上这套足有两百斤的装备后,我几乎寸步难行,抬胳膊、踢腿都很费力,阿巴巴笑了笑,让我上台,跟他对打。

    他手下留情,动作不快。但也搞得我浑身是汗,毕竟负重太大,一个小时后,我就支撑不住,累的趴在了拳台上。

    阿巴巴把我拉起来,让我坚持,并加快了攻击频率和力量,让我时刻保持肾上腺素分泌旺盛的状态,我数次累瘫,又数次被他拉起来,有好几次,我都差点晕过去,就这样,一直练到中午,阿巴巴才叫停,让我回去休息,下午两点钟再过来。

    我是被制服斯基和阿巴巴抬出训练馆的,人在车上,拉回小别墅,有多累呢,这么说吧,连睁眼皮看东西,都得使出吃奶的劲儿!

    回到别墅,我直接躺在了沙发上,让娜塔莎下午一点半叫我起床,没到一分钟,我就睡着了。

    一点半,娜塔莎准时叫我起来,我喝了些水,但食物吃不下去,一吃就吐,也不知道为什么,浑身肌肉,疼的跟什么似得,缓了十分钟,我强行起身,踉跄着出了小别墅,再上斯基的车,去阿巴巴的训练馆。

    下午的训练,并没有佩戴铅袋,阿巴巴拎着两根棒球棍,靠在拳台上,笑眯眯地看着我。

    “是要连器械么?”我苦笑着问。

    “不,抗击打能力。”阿巴巴说。

    “怎么练?”我问。

    阿巴巴慢慢举起那两根棒球棍:“伸出你的左手臂。”

    我伸出手臂,悬空费力,只得用右手托着。

    阿巴巴用两根棒球棍夹住我的手臂:“我打上去的时候,你绷紧肌肉来抵抗。”

    我点头,马玉也是这么教我们的,中招的时候,收紧肌肉,可以抵御掉很大部分对方的力道。

    “开始?”阿巴巴问,我说嗯。

    咣,阿巴巴两根棒球棍同时敲击,一根自上而下。一根自下而上,但用力并不大,我绷紧手臂肌肉抵挡,没什么感觉。

    “我会逐步增加力道,如果坚持不住,你喊停。”阿巴巴说,我点头。

    咣、咣,阿巴巴不断用两根棒球棍夹击我的胳膊,力量越来越大,频率也越来越快,我渐渐支撑不住,肌肉不敢松懈,一直处于紧绷状态,阿巴巴敲得也越来越猛,甚至还开始随着节奏唱起了我听不懂的歌儿!

    终于,我扛不住啊,大喊一声:“stop!”

    阿巴巴停止,我赶紧收回左臂。甩了甩,整条手臂都肿了起来,粗度增加约一倍,跟大力水手似得!

    “你很耐打啊!”阿巴巴笑道,“从没有人第一次练这个,能坚持这么久的!”

    我苦笑,估计这是他们非洲练习“武功”的土办法,应该管用吧,要不阿巴巴也不能在我这个恩人身上做实验。

    “右手?”阿巴巴又举起棒球棍。

    我深吸一口气,伸出右臂,继续被他敲打,打完了双手,阿巴巴又开始打我的小腿,上臂、小腿,这是对战的时候,最容易被对手攻击的部位,有时候也是故意抵挡对方攻势的部位,所以得优先练习这四个地方。

    等打完双腿。因为血虫的缘故,左臂已经消肿(肿是因为淤血,会被血虫代谢掉了),阿巴巴称奇,说你恢复可真快,又打了一轮。

    太阳西斜,我照例浑身瘫软,被他和斯基抬出训练馆,抬回小别墅里。

    不过这次不是耗体力,我能吃饭了,是胃部可以接受食物,刀叉并不能举起来,娜塔莎喂完我饭,扶着我上楼,躺在床上,都这样了,当然不能做坏事,我便让娜塔莎下楼去看电视。她前脚刚出去,昱忆就从床底下钻出来,爬到床上,躺在我身边,摸着我的手臂,惊讶地问我怎么了,虽然消了肿,但手臂、小腿的外表皮肤,已经被打得蜕了一层皮!

    “练的,没事。”我说。

    “我给你揉揉吧,活血化瘀,我学过这个。”昱忆说。

    我便没有拒绝,任由昱忆扭捏我的胳膊。

    揉了一会儿,果然觉得好多了,我刚要让她再帮我揉揉小腿,楼下突然传来脚步声,我给昱忆使了个眼色,她又揉了两下,才悄无声息地翻身下去,滚进了床底下。

    卧室的门打开,娜塔莎一脸幽怨地站在门口。

    “怎么了?”我问。

    娜塔莎皱眉,沉默半响,用蹩脚的英语,一字一顿道:“你成功地走进了我的心里,但我,却失败地躺在你的身下。”

    “啊?什么意思?”我笑问,怎么跟念诗似得呢。

    娜塔莎的视线下移,指向床下,冷声:“她是谁?”

    “……谁?”我佯装不知。

    “那个小萝莉,是谁?”娜塔莎皱眉。

    “卧槽,你怎么知道的?”昱忆直接从床下面滚了出来,跪在地上,用英语问。

    “呵呵,白天我看见你了,睡得跟猪一样,还打呼噜。”娜塔莎抱着双臂。嗤笑道。

    我没有吱声,仔细观察着娜塔莎的表情,分析她到底是不是某些势力安插在我身边的奸细,不过看来不太像,她只是生气于我金屋藏萝莉,却没有告诉她。

    “这是我姐夫!”昱忆指着床上的我说,她的英语倒是很流利,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

    “姐夫?”

    我一看这也瞒不住了,便从床上坐起来,让她俩过来,坐在床边,正式给她们相互介绍。

    娜塔莎听完,狐疑地点了点头:“原来你是华夏的大棺儿?”

    “不算大,总之,我是来这里避难的,如果你把我出卖,也许会得到不少报酬。”我开玩笑道。

    “你那我当什么人了!”娜塔莎不悦道,“是你把我从麻木的地狱里拯救出来,给我一个女人的正常生活,我怎会出卖你!你不是答应将来要带我去华夏么!”

    “得,瑶姐儿又多了一个情敌,还是白妞儿。”昱忆挑了挑眉毛,幸灾乐祸道。

    “瑶姐儿是谁?”娜塔莎问。

    “你将来的大姐咯,”昱忆笑道,“还有佳姐,美姐,倾城姐,等等等等,二三十个呢!”

    娜塔莎狐疑地看着我,没有明白昱忆的意思,我也懒得解释,只是简单地说,都是跟我关系比较好的女性朋友。

    虽然我不确定娜塔莎是否敌人,但事已至此,只好接受三人同住这个小别墅的事实,因为我和昱忆都被关在了这里。没办法逃脱。

    当晚,三人同睡在一个大床上,我睡中间,凌晨两点多的时候,我起夜,发现身体已经完全恢复,浑身力道充盈,回来后,没忍住把娜塔莎弄醒,本想悄然来一次,却被昱忆察觉,她盘膝坐在床边,就那么看着我和娜塔莎运动,算了,不管她了……

    早上醒来,才六点多钟,斯基就睡眼惺忪地来叫门,说阿巴巴把今天的训练时间提前了。

    到了训练馆,还是昨天的内容,只不过今天身上绑的沙袋,更重了些,里面的铅颗粒增加了。

    练习一上午拳法,中午回去休息调整,下午过来,又是练抗击打能力,这次不单是手臂和小腿,背部也在击打之列。

    晚上回到小别墅里,娜塔莎做饭,昱忆给我揉伤处消肿,睡觉,半夜起来做坏事,昱忆旁观。

    如此单调而重复的生活,一直持续了七天,这七天里,我没有任何比赛,单纯地训练,最后练到虽然身缠沙袋,也可以自如地跟阿巴巴对打(当然是在他没出全力的情况下),抗击打能力,也遍布我的全身,而且,棒球棍从一开始的枫木棒球棍,换成钢管棒球棍,最后变成了实心的钢棒子,很重,有一次,迎着钢棒子,我就势踢了一脚,居然把棒子给踢弯了,阿巴巴说我是个奇迹,身体恢复能力太强大,这七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