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74、神秘者的声音男生都市(第2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5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sp;我又看向周围的窗户,很漂亮。但外面都装着粗壮的护栏,还是劳房,只不过更高级而已。

    娜塔莎从身后抱住我,说了一堆感谢的话,感谢我帮她争取到了这么好的生存环境,我拉着她去沙发上坐着,本想去楼上的卧室庆祝一下胜利来着,不过娜塔莎要给我做饭,让我先休息,她去了厨房。

    我在房间里转了转,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客厅、书房、卧室、淋浴间、厨房,功能区划分的很明显,尤其卧室,一张古朴的大双人床,大落地窗。虽然外面有护栏,却能开窗透气,外面是两棵大树,郁郁葱葱,大有鸟语花香之美,可惜我站在窗口听了半天,也没听见鸟叫。

    我去浴室淋浴,换了身干净的居家服,这也是房间里本来就有的,尺寸略大,娜塔莎把饭做好了,是他们鹅螺丝风味的晚饭,面包,熏肉,蔬菜沙拉,还有一种不知道叫什么的豆类,黏糊糊的。搅拌得还挺好吃。

    可惜没有红酒,不然就能弄个烛光晚餐了。

    酒足饭饱,娜塔莎又勤快地收拾饭桌,洗碗,我要帮忙,她不让,让我坐在沙发里看电视,都是俄文频道,我又看不懂。

    等她收拾完,外面天色已经黑了,娜塔莎来到客厅,依偎在我怀里,陪我一起看电视,看了一会儿,她打了个哈切,我问她是不是困了,要睡觉,娜塔莎说没关系,我干什么她就陪着干什么就好。

    “我想睡觉了。”我骗她说,娜塔莎起身,牵着我的手,上楼,拉上窗帘,打开了卧室的灯。

    灯光不强,橘黄色,很是温馨,娜塔莎站在床边,疑惑地望着我,问我怎么了。

    “你好美。”我由衷赞叹道。

    娜塔莎娇羞一笑,解开了围裙,摘掉头巾,衣服一件一件落在脚边……

    卧室里有一个座钟,就是摆在桌上,下面摆锤来回摇晃的那种老式钟表(估计你们都没见过),晚上八点半的时候,外面传来汽车引擎声,并伴随敲门声,有人喊我的名字,是我的那个斯基。

    我来到窗边,掀起窗帘看下去,斯基站在楼下,也在看我,我冲他点头,说马上下来。

    娜塔莎脸上的绯红还未完全褪去,不过她已经睡着了,我也没有叫她,拎着衣服下楼,制服斯基已经打开了大门,我穿好衣服出去后,他又锁上了。

    小别墅里给我准备的衣服,就是普通的外衣裤,穿上之后,完全看不出来是这里的饭人,我上了吉普车,跟制服原路返回,又是下午我参赛的那个场馆,不过里面的观众没有下午那么多,而且,观众都有座椅,不像是白天那样,全部站着,估计晚上大部分饭人都得回房间去睡觉,不让出来。

    阿巴巴已经到场,正在铁笼外进行准备活动,铁笼的另一边,是个白人拳手,二人都没有戴面具,我问斯基为什么,电视转播信号貌似已经开了,斯基说,f级以上的拳手就那么十几个,不用佩戴面具,奥斯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f级以上的拳手,连胜三场,即可获得自由,即便被原来的地方判无期,只要拳手提出离开的要求,奥斯维也会帮助拳手去跟原来的地方交涉,至于里面的深层交易内幕之类,斯基就不知道了,但他知道一点,打到这个级别的每个拳手,至少已经为奥斯维这个庄家赚取了几千万美金!

    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获得自由这种事情,应该也是可以办到的吧。

    很快,两人进入铁笼,转播的摄像头,也开始扫视观众席,快扫到我这里的时候,我故意跟坐我旁边的斯基交头接耳,用手挡着半边脸,以免被镜头捕捉到,直播出去,说不定护龙世家也有人看这种地下拳赛呢!

    比赛开始,阿巴巴和对方相互试探,谁都不肯先进攻,试探了几个回合,那个白人拳手按耐不住,率先发动进攻,我一看他俩交手,心不由得凉了半截,这俩家伙,用的虽然是普通的格斗招式,但力量之大、速度之快,完全出乎我的想象,感觉上,他俩任何人的随便一拳,如果打在我身上,感觉都能把我打个半死,但他们的抗击打能力却异于常人,特别耐打,生吃一记重拳,就跟挠痒痒似得。

    竞技体育里有句话,叫“最好的进攻就是防守”,华夏古代兵法也有云,叫“立于不败之地”,看来,提高防御力对于这种比较高级别的格斗来讲。才是最主要的。

    很快,第一局结束,双方实力相当,谁都没占着什么便宜。

    休息片刻,第二局开始,阿巴巴改变了战术,开始游走,利用自己脚步的灵活,和臂长的优势,让对方攻击不到自己,那个白人拳手有点着急了,追着阿巴巴满场飞奔,连我都能看得出来,他急于求胜,导致破绽百出,终于,他露出一个致命破绽,一拳没打着阿巴巴,自己却中门大开,阿巴巴马上蹬出一脚,直接踢中了白人拳手的下巴,这一脚是从下向上,用脚掌蹬的,力道超强,蹬的部位也很正,直接把白人拳手蹬得飞了起来,身体在空中转了一圈,趴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裁判过去,把白人选手翻过来,用手指探了探白人的鼻息,向台下摇了摇头。

    “这就挂了?怎么会呢?”我嘟囔了一句。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汉语:“他颈椎断了。”

    我点点头,应了一声:“嗯,应该是。”

    突然。我的脑袋嗡地一声,全身的汗毛都树立了起来!

    居然!居然!居然又是那个声音!那个在长白山树林叫叫我名字的声音!那个在四里屯皇朝ktv里提醒我“小心有诈”的女声!

    我吓得没敢及时回头,缓了两秒钟,才慢慢回过头去,只见身后坐着两个人,都是鹅螺丝人,正二脸担忧地看向拳台。

    我又看向其他方位,并未发现华夏人,不对啊,这里怎么会有女人呢!

    一定是幻觉!一定是幻觉!一定是!

    这时,斯基拍了拍我肩膀,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回头看向拳台,阿巴巴已经出来,他看见我了,冲我这边微微点头,用两个手指,做了个吃面的手势,然后便跟他的制服离开。

    我想了想,明白了,他是约我再去食堂会面。

    我问斯基,是否可以过去,斯基说跟上面汇报一下,他掏出对讲机,拨打出去电话请示,很快得到回复,说可以。

    二人离开场馆,来到白天的食堂,这里并未营业,里面也没开灯,不过门开着,我进去后,发现阿巴巴和他的制服在里面。阿巴巴跟制服说了句什么,制服便出去了,顺便带走了我的斯基。

    “大哥,恭喜你了。”我伸手跟阿巴巴握了握。

    “我得谢谢你,东辰,是你让我燃起了希望!”阿巴巴笑道。

    我点头,这确实,希望的力量是无穷的,尤其是父亲对女儿的希望。

    “明天就离开吗?”我跟他隔着桌面坐下问。

    阿巴巴想了想,摇摇头,咧嘴露出白牙:“我决定暂时留在这里。”

    “啊?为什么?”我不解地问,他不是思女心切么!

    “丽莎在瑶那里,很好,早一天见面,晚一天见面,都是一样的,”阿巴巴满脸幸福地说。“但我出去后,就不可能再进来了,东辰,你是我的恩人,又是瑶的男朋友,将来会是丽莎的教父,所以,我得留下来帮你。”

    “帮我?”我皱眉,“怎么帮?”

    “我可以作你的教练,教你格斗技术,让你早日升到s级,从这里打出去!”阿巴巴认真地说。

    我心中一阵狂喜,有他这样的高手作为教练,那当然好了!

    “这、这是冯瑶的意思吗?”我问道。

    阿巴巴摇摇头,拍拍胸口:“不,这是我的意思。”

    想想也是,冯瑶怎么可能阻止一个急切去见女儿的父亲?

    “那我先谢谢你了,大哥。”我激动地说。

    阿巴巴点点头:“我会去跟上头申请留下,如果顺利的话,明早八点,我带你去我的训练馆,正式教你!”

    “好!”我起身,跟阿巴巴重重地握手。

    阿巴巴左右看看,把手伸进披风里面,掏出一张小纸条来,塞进我手里,便离开了。

    我看他这么神秘,估计是重要情报,没敢看,默默塞进我的衣服口袋里,也离开了食堂。

    斯基开车,把我送回小别墅,放我进去,他锁上门离开。

    我上了二楼,看看座钟,正好九点钟,娜塔莎已经醒来,躺在床上,睡眼惺忪地看了我一眼,又翻身睡去,她今天很疲惫了,你懂得,我过去亲了娜塔莎一下,说去洗手间,进了洗手间,我关上门,这才从兜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