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71、斗兽场男生都市(第1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6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奥斯维,奥斯维,我坐在床上,默念着这个名字,总有种不祥的感觉。

    那个老男人躺在了床上,嘟囔一句:“睡觉吧,孩子,明天有你受的。”

    “什么意思?”我问,但他没有再理我。

    我深吸一口气,有点污浊,看那铁栅栏的粗细,我用全力的话,应该可以掰弯,从缝隙中钻出去,但我不知道外面还有什么防御,万一有机关抢之类,把我打成筛子,又没有医疗组,我就没法恢复了,毕竟血虫的能力是有限的。

    所以,不能贸然行动,还是等明天天明,搞清楚状况再说。

    想到这里,我平躺在床上,这里可能是地下,又冷又潮,被子也有点潮,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凑合着用吧,总比冻感冒了强(其实我不知道,血虫除了凝血,还有抗病毒的作用,我不会轻易感冒)。

    躺了能有半小时,我终于有了困意,慢慢睡去。

    醒来,房间里一切如常。没有窗户,感受不到时间,那位老人已经起床,正在角落的盥洗池洗脸。

    我从床上坐起来,起身来到铁栅栏,对面三个房间里的人,也都起来了,有洗漱的,有呆坐的,还有张牙舞爪唱歌的,跟疯子差不多。我见有几个人好奇地看着我,便退回床边,老人转头看见我,跟我打招呼,我微微点头,问他待会儿出去吃饭,还是在这里吃,肚子咕咕叫了。

    老人说,在这里吃,会有人送来。

    他话音刚落,就见一个穿制服的壮汉进来,正是昨晚的那个制服,在他身后跟着一个瘦小、佝偻的家伙,推着一台金属小车,车上冒着热气,应该是食物,挨个房间发放,等到了我们这间房门口,制服用棍子敲了敲铁栅栏,跟佝偻的家伙说了句什么,佝偻家伙点头,把原本已经从盛好的一碗类似麦片粥的东西,直接泼进铁栅栏里,泼在了地上。

    制服冲我笑了笑,佝偻的家伙又盛一碗,放进栅栏里,又在粥上放了两片干巴巴的面包,对那个老人说了句什么。

    老人起身,缓缓走到栅栏处,端起粥和面包,回到自己的床边。

    吱扭妞,餐车被推走了。

    虽然没听懂,但我看明白了,这是不给我吃饭的意思,属于我的那份食物,就在脏兮兮的地面上,如果我想吃,只能趴在地上舔。

    老人并未看我,拿起一块面包,小口地吃着。

    不多时,制服和佝偻的家伙又回来,制服瞥了我一眼,扬长而求。

    咣当,大铁门关闭的声音。

    “嘿,小伙子,给你。”老人把粥和另一片面包放在了床上,低声说。

    “不用,谢谢,您吃吧。”我说。

    “吃了才有力气战斗!吃吧!”老人把碗往前推了推,声音不大,但是眼神坚定。

    我也确实饿了,起身过去,谢过老爷子,端起那碗燕麦粥,一饮而尽,味道还挺不错的,就是有点粗,扎嗓子。

    但是面包我没吃,不喜欢他们鹅螺丝的面包,跟砖头似得。

    老人笑呵呵地吃了面包,把空的碗又放在铁栅栏下面,我看见其他房间的人也是如此。

    没过多久。那个制服和佝偻男又回来,挨个房间收走了碗,到我这边时,制服看了看地上泼洒的食物,用棍子指向我,说了句什么。

    “他让你过去。”老人低声道。

    我从床上起来,走到铁栅栏旁边,制服壮男从腰间摘下一副手铐,丢了进来。

    “戴上?”我试探着问,制服点头。

    我捡起手铐,给自己戴上,制服壮汉又从腰间解下一串钥匙,上面都有标签,找到我们这个,捅开了门锁。

    不用问,这是叫我出去的意思,我回头看了老人一眼,他微微眯着眼睛,没有表情。

    我跟在壮汉身后,走到走廊尽头,开门,又是一道走廊,再走到尽头,有一道向上的台阶,爬上去,再开门,一股强烈的阳光,突然照射进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出来了,早知如此,我昨晚就能冲出来!

    不过等我的眼睛适应了阳光之后,举目四望,发现刚才那个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可笑,无疑,这是一座尖玉,而且很高级,四周的围墙异常之高,拉有层层叠叠的电网,每隔三、四十米,就有一个比围墙还要高很多的岗楼,上面站着看守者,装备的五器,居然是多管的重机抢,就是那种一发射,就自动旋转的家伙,我看过相关资料,这种家伙每分钟的射速达千发以上,每秒钟几十颗子蛋飞出,别说是人体,就算是汽车,也得被打得稀烂!

    看太阳的高度,应该是早上七点左右,视野里除了那些岗楼上的守护者之外,并无他人,我能闻到类似海风的腥味,还能隐约听见墙外的海浪拍击岩石的声音,说明老人所言非虚,这个地方,确实在贝加尔湖里面。

    我跟着制服穿过一片空地,走向另一栋建筑,期间,制服不时后头看看我跟上没有,其实大可不必,因为那些转管的黑洞,一直都在对着我,给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到了那栋建筑门口,制服开门,让我自己进去,我进去,他马上关上门,并咔哒锁上了。

    眼前是一道悠长的走廊,灯光昏暗,我警惕两边铁栅栏里有可能冲出来的东西,慢慢往前走,走了大概二十米,到头了,又是一道铁门,鹅螺丝的钢铁不花钱的么?怎么到处都是,而且看起来都异常厚重,得费很大力才能打开的那种。

    门是关着的,我举起手铐,在上面敲击了两下,然后等在门口,不多时,里面传来皮鞋的脚步声,咔哒,门打开,被推开,我往后退了一步,门那边站着一个制服。挨个比较矮,但很精神。

    他看了我左胸口一眼,有个编号,然后歪头,让我进去。

    这里面应该是办公区,不少制服在里面工作,不过也都是铁栅栏防护着,我是进不去的,矮个子制服带我走到一个办公室门口,敲门,打开,让我进去。

    里面面积不大,布置也很简陋,办公桌的后面,坐着一个戴大盖帽的制服,却是个黄种男人,看上去四、五十岁,英气逼人。

    “您好。”我直接用汉语说。

    大盖帽对矮个子制服说了句什么。矮个子出去,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张东辰?”大盖帽用汉语问,我点头。

    “坐。”他指向办公桌对面的一把木质椅子。

    我走过去,坐在椅子上,等着他的询问。

    “多大年纪?”大盖帽问。

    “十七。”我说。

    “华夏哪儿的人?”

    “东北,奉天。”

    “因为什么事儿被克克博抓?”他又问。

    我有点听明白了,这位大盖帽,这知道我的名字,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而我无疑是被喀秋莎送进来的,不知道她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总之,至少从目前情况来看,此事应与护龙世家无关。

    “嗯?”

    “哦,对不起,”我赶紧道歉,“我是误伤了克克博的人,才被他们抓起来的。”

    只能编一个理由了。

    “误伤?”大盖帽笑了笑。“是误沙吧?”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也笑,“反正我被抓的时候,对方还没死。”

    大盖帽点点头,翻了翻桌上一本卷宗,应该是我的,可惜是俄文,看不懂。

    “我父亲是华夏人,小时候,我在龙江生活过一段时间。”大盖帽抬头说。

    “嗯,那咱们算是半个老乡。”我趁机套近乎。

    大盖帽不置可否地笑笑;“既然是老乡,我就跟你交个实底,克克博让我对你‘重点关照’。”

    “重点关照?什么意思?”我不解地问。

    “在保障你生命安全的前提下,尽量让你活的不是很如意。”大盖帽斟酌着词汇,慢悠悠地说。

    我品了品他这句话,懂了,翻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