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70、贝加尔湖边男生都市(第2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21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p;胡乱想着,我渐渐随着车辆的颠簸迷糊了过去,等醒来,车还在黑暗中行进,不过驾驶人换成了巴耶娃,金娜在副驾驶闭着眼睛休息,巴耶娃的大眼睛。也不停往下耷拉。

    “嘿!”我拍了拍巴耶娃肩膀,用英语说,“让我来开吧。”

    金娜也醒了过来,告诉了我路途,一直往前开就行,后备箱里有备用汽油,估计得天亮才能到目的地。

    可能是因为一路向西的缘故,加上已经进入十月,天亮的晚,感觉这个长夜很漫漫,怎么走也看不见天明,后来我也困了,又和金娜、巴耶娃换着开,途中每次路过小镇或者县城(他们那个规模,实在无法让我称之为城市),都会把油箱和备用油箱加满。

    天亮了,但那个叫“奥坎苏”的目的地还未到,又开了几个小时,上午十点多,开着开着,我突然发现路边出现了一片看不到尽头的蔚岚,打开车窗,还有徐徐海风吹拂过来!

    “卧槽!这是波罗的海吗?”我惊呼道,按照方向,应该是波罗的海的方向,可是,不可能这么快啊!

    “哈哈,”金娜爽朗笑道,“不是波罗的海,是贝加尔湖。”

    “贝加尔湖……”我想了想,想起来了,原来这地儿是我们华夏的,叫北海,苏武牧羊,就是这个地方。

    “喏,前面那就是奥坎苏。”金娜指向前方湖畔的一座小镇。

    开车进入,金娜指挥我把车停在了一栋尖顶建筑前,看起来像是教堂,不过进去,发现并不是,也说不好是什么场所,内部人员来往匆匆,都西装革履,感觉跟机关差不多。

    金娜带我上了二楼,在一个带着俄文标志的木门前驻足。让我进去,她去安置巴耶娃。

    门虚掩着,但没有缝隙,我敲门,里面有人应答,俄语,听不懂,我推门而去,这应该是个大人物的办公室,室内装潢称不上奢华,但却都历史感悠久,装饰考究,比201的办公室还要气派,正中间的办公桌后面,端坐着一位金发碧眼的大美女,穿着橄榄绿的制服,正冲我微笑,此人正是那位喀秋莎!

    旁边的沙发上,还坐着一个中年妇女,雍容华贵,全身都是名牌,华人。

    “老姑,首长,我来了。”我向金善喜和喀秋莎分别鞠躬致意,回手关门。

    “呀,东辰,这么快啊,我寻思得中午才能到呢!”喜儿老姑从沙发上起身,热情地过来,抓着我的手,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啧啧,高了,壮大,也成熟了,小胡子都留起来了呢!”

    “最近忙,一直没刮。”我无奈苦笑道,有胡子就算成熟吗?

    “来来,我跟你引荐一下。”老姑拉着我来到喀秋莎的办公桌前,用俄语说了一通,边说边竖大拇指,估计在夸我。

    “东辰,这位就是喀秋莎同志,是你们龙组201的好朋友。老姑只是负责牵线搭桥,是201安排你跟喀秋莎同志见面的。”老姑介绍道。

    我点头,跟已经起身的喀秋莎握手,今天她化了淡妆,与前两次相比,更显美艳。

    “老姑,201还跟你说什么了?”我迫不及待地问。

    金善喜耸耸肩膀,摇头,旋即换了语气:“东辰啊,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顺变吧。”

    “嗯。”我点头。

    “对了,还有这事儿。”老姑从喀秋莎的桌上,拿起一张报纸,华夏报纸《参考新闻》,日期是今天的。

    “怎么了?”我接过报纸,疑惑地问。

    “看看第二版。”

    我翻看第二版,直接震惊了!

    是一张制服刊登的寻人启事!硕大的我的照片,占据了半个版面!

    下面是寻人启事的内容。

    姓名:张东辰。方言口音:东北口音。

    性别:男。脸型:帅气,下颚较尖。寻启日期:1997年10月12日。

    体型:偏瘦。寻启编号:制启xxx59号。

    曾用姓名:无。绰号“东哥”。

    户籍住址:奉天省西城市卧凤沟镇翻身村。

    现在住址:奉天省西城市香枫县前进路3号(用的是天娇家的地址)。

    身体标记:该人除持有编号为xxxx的身份证外,还持有姓名为“谢廖沙(具体看不懂,俄文)”的假护照,号码为:xxxxxx。

    简要案情:今年9月,奉天西城制服行动组在办理一起黑涩会性质组织案中发现,该组织头子张东辰自1996年以来,网罗一些社会闲散人员,在当地多次进行此处省略几百字的活动。此人罪大恶极,现对发现张东辰线索的举报人、缉捕有功的单位或个人,将给予人民币500000元奖励。

    五十万,卧槽,我就值这点钱吗?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什么乱七八糟的罪名都往我脑袋上扣,还说我的龙组身份是假冒的!

    “这怎么回事?”我皱眉问老姑。

    “抓你呗,还能怎么回事!”金善喜笑道。

    “谁抓我,护龙世家?”我又问。

    “那我就不知道了,你跟喀秋莎同志谈吧,老姑先走了。”

    “……可我不会俄语啊!”我小声说。

    “会有翻译的。”金善喜履行完职责后,跟喀秋莎告别,还相互亲吻脸颊,待会儿我要是跟喀秋莎告别,是不是也可以这样做?

    喀秋莎对我笑笑,示意我坐下,她拿起电话,叫来一个女翻译,也穿着她们的制服,头上还带着一顶小帽子,很是可爱。

    开始座谈,喀秋莎问了我一些问题,都是关于之前龙组和护龙世家斗争的事儿,一些战斗细节,我没有对她隐瞒,知道的全说的,不知道的,也把自己掌握的情况、包括做出的推断,跟喀秋莎“汇报”。

    她听完,轻轻叹了口气,让翻译告诉我:“我明白201的意思了。”

    “……也就是说,201并没有告诉你,如何帮助我?”我皱眉问。

    喀秋莎点头,让美女翻译带我先去休息,她安排安排。

    没有亲脸的告别仪式,我跟着翻译出来,她带我下楼,出了尖顶建筑,去了对面的一家酒店,也可能是他们的招待所,安排我在一个房间里休息,不多时,巴耶娃过来了,说她也被安排在这儿暂住,稍后那位金老板会给她安排新的工作,也就是说,巴耶娃被喜儿她老姑给收编了,当然看的是我的面子。

    我并不困,闲着无聊。跟巴耶娃交流,都是年轻人嘛,又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加上我“英雄救美”过她,而她不是什么矜持的姑娘,很快就聊出了比较暧昧的气氛,俩人位置坐的越来越近,继而,开始动手动脚,巴耶娃的皮肤,摸起来跟看起来差不多,很白,很细嫩,就是汗毛稍微多了一些,但并不影响手感。

    正要进入正题。突然响起敲门声。

    我下了一跳,毕竟异国他乡,不能太放肆,整理了一下衣服,我起身去开门,门外站着两个他们“龙组”制服的壮汉,其中一个用蹩脚的汉语问我:“你是张东辰同志?”

    “是我。”

    “你好。”另一个壮汉伸手过来。

    他的肩章上花比较多,应该是他们的首长之一,我赶紧伸手跟他握,刚握上,我突然觉得掌心传来一阵酥麻,一股强大的电流,很快袭遍全身,立即造成了我的瘫软!

    我倒地的时候,最后的视觉。看见壮汉手心里,藏着一个闪烁着蓝光的袖珍电击棍,最后的听觉,是房间里巴耶娃的尖叫声……

    不知过了多久,我醒过来,依旧全身酥软,使不上劲儿,不过视觉渐渐恢复正常,我发现自己被关在了一个房间里,三面墙壁,一面是铁栅栏,房间不大,也就十平方米,我躺在一张破床上,对面还有一张床,坐在一个胡子拉碴的白种老年男人,蓬头垢面,眼神深邃而空漠,他正盘膝坐着,瞅着我,似乎在等我醒来。

    是不是闹了什么误会,怎么还把我给抓起来了?

    在床上缓了缓,我挣扎着坐了起来,发现自己身上的运动服已经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套跟老年男子同款的橙色服装,上身是半袖,而我的手表,右手尾指的机关,身上有所个人物品。全都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