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69、异国他乡男生都市(第1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40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我打开后座的包裹,里面有一套崭新的运动服,一张仿真面具,包装都还在。

    我拆开包装,换上运动服,又戴上面具,做的很是逼真,十米之外,估计看不出来是假的,在一处没人的地方,我把旧衣服扔出窗外,按照蔚岚指示,把手机也扔了,就连右手小指的机关,也被我拆下电池,冯瑶可以通过这个东西跟踪到我,不过她跟我说过,这是个信号发射器,只要断电,就会失去追踪信号。

    不是我不信任冯瑶,而是我相信201,相信她的处心积虑,相信她的深谋远虑,从她帮我找的这个帮手就能看出来,蔚岚,这是最合适的人选了,以她运筹帷幄的能力,如果武功赶得上冯瑶和202,哪怕低一个级别,也会是201之位的不让人选。哪儿还轮得到一个东南局的局座接班,不过话说回来,蔚岚虽然进了龙组,但201刻意地不让她参与任何任务,尽量不让她抛头露面,作为隐秘的机动力量,许是就等着今天,发挥关键作用。

    201相信,我也相信,蔚岚可以把我安全带到边境。交给喀秋莎。

    我们没有往山海关方向走,而是经过一个碍口,穿过长城,直接往北进发。

    “咱们要去哪个口岸?”我问。

    “满洲李。”蔚岚说。

    “你会跟我一起去么?”我又问。

    “不会。”

    “……我能带个人一起去么?”我又问,想把林可儿带着,我又不会俄语,过去人生地不熟的,多孤单。

    “不行。”蔚岚冷声道。

    “……那你再考虑考虑,你要不要跟我过去。”我厚颜无耻地说。

    “路很长,你睡会儿吧。”蔚岚回头白了我一眼。

    我无奈地窝在后座,途中,经过数道关卡,都被蔚岚巧妙地绕了过去,没有正面接触,我对她完全信任,也就在后座睡着了,梦里全是201的身影,虽然跟她接触的时间不长,但她给我的印象异常深刻,也许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的女人,但201,可能算一个,她的聪明睿智、不老容颜,火辣身材,温文尔雅的气质,深藏不露的气度,无一不让我折服。

    可奇怪的时候,她死了,我本应该悲痛才是,不知为何。心里却没有这种感觉,只是单纯地梦见她,回忆她的一点一滴。

    醒来,天已蒙蒙亮,轿车在一条笔直而不宽的路上疾驰,道路两旁,都是一望无际的草原。

    “到哪儿了?”我迷糊地问。

    “早着呢,你接着睡吧。”蔚岚说。

    我坐起身子,看见副驾驶的座椅下面,扔了好几个咖啡的易拉罐。

    “我开吧。”我说。

    “不用。”

    “路还长,你休息一会儿。”我说。

    蔚岚想了想,减速,靠边停车。

    主要我想方便一下。

    下了车,我去路边草丛方便,回来发现蔚岚也不在车上,几秒钟后,草丛里站起来一个人影。

    “你饿不饿?”我问。

    “后备箱里有吃的。”蔚岚整理一下衣服,直皱眉。

    “怎么了?”

    “被草叶子刮了,还挺疼。”

    “刮哪儿了?”我笑问。

    蔚岚瞪我一眼,拉开车门,进了后座。

    我进驾驶室,启动上路,发现这台车改装过,动力很猛,关键时刻,强大的动力可以用来逃命,最好用不上。

    大草原,一路无话,到上午十点多钟,终于到达满洲李,出关的车队很长,边检应该很严格。

    “给。”蔚岚给了我一本护照,上面写的是俄文名字,照片是我本人。

    我摘下面具,看了看护照内容:“这名字怎么读?”

    “谢廖沙。”

    “这么耳熟呢?”我笑道。

    “鹅螺丝的常用名。”

    “到了那边,我怎么跟喀秋莎联系?”我又问。

    “不用你联系,他们会主动找你,”蔚岚说,“这是一些钱。”

    “你真不跟我去吗?”我接过一塑料袋卷成卷儿的外币,皱眉问。

    蔚岚犹豫了一下。向我伸出手:“再见。”

    “……再见。”我拿着护照,下了车,进入客流的关口排队,这边都是步行的,我看见铁丝网对面有个汽车站,想去哪儿,得乘坐汽车。

    十分钟后,排到我了,边检人员看看我,问:“鹅国人?”

    我佯装没听懂。耸了耸肩,他又用俄语问了我一句什么,这次我真听不懂了,只得热情洋溢地向他伸手:“哈拉少!”

    你好的意思,我只会这一句。

    边检人员白了我一眼,在护照上扣了个印章,丢还给我。

    出了关,应该是错觉吧,感觉这边比国内要冷上好几度,我走到一处空地。回头看,蔚岚正站在车边,抽着一支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烟,我俩距离大概五十米,不过她在祖国,我已经身处异国他乡了。

    我挥手,跟她告别,蔚岚微微点头,扔了香烟,开门上车,掉头回去了。

    等她的车完全消失,我在转过身来,这叫什么事儿啊,我到底来这儿干嘛,躲什么?

    我掏出香烟,点着一根,蹲在汽车站门口,不时有金发碧眼的人进出车站,好奇地打量着我,可能是因为我太帅的缘故。

    可等了二十分钟。也没见有人来找我,我怕这里离边境太近,被境内的世家势力察觉,便起身,进了汽车站,标志、文字什么的,完全看不懂,不过售票口我认识,那里画着一只手,拿着一张票,我便过去排队,到我的时候,售票员问我一句什么,我点点头,她就直接出票了。

    票的格式,似乎跟国内差不多,始发地,箭头,目的地,时间是十一点十分,还有二十分钟,还有个2,应该是站台号码,还有个小的20,肯定是座位号。

    在候车室里,我饿了,买了一块大面包,就着一瓶饮料喝下,等到了十一点零五分,我看见2号站台那个出口,开始有人排队,我也过去排,十一点十分,开闸放人,有个美女在我票上打了个通,放行。

    出了站台,门口停着一台巴士,上车,座位上有号码,我看了眼车票。找到20,坐了下去。

    不多时,车上人就坐满了,我旁边的19号,是个外国妞,看年龄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长得挺好看(在我眼里她们长得都差不多),座位前后,也都没有黄皮肤。

    车开出车站,驶上一条公路。好无聊啊,过了几分钟,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问那个女人:“你懂中文么?”

    “aha?”女人皱眉,显然没听懂。

    我指了指票上的目的地,用英语问:“去这里要多久?”

    连说了两遍,女人终于听懂了我的蹩脚英语,笑着说:“一个小时安德一半。”

    也就是一个半小时,英语就个顺序。

    本想接着聊几天,但她的英语也是二把刀,交流得很费劲,二人双双放弃。

    我看向车窗外的异国景色,地形地貌差别不大,主要差在建筑风格上,这是个边境的小城市,大都是尖顶的建筑,很少有比较高的楼房,穿过这个小城市,两侧是农田,看起来像是小麦。黄橙橙的,长势喜人。

    一个多小时后,车到了一座小镇,进站停车,我跟着人流下车。

    出了站台,左右看看,不知道该去哪儿,这时,有人拍我肩膀,我回头看。是那个女人,她用英语问我,要去哪儿,她可以帮我。

    我说谢谢不用,我是来旅游的,没有目的地,随便走走就好。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