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66、酒,不是好玩意男生都市(第2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9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呀,郑菊!您怎么来了?”姜工伤惊讶地问。

    “老姜!我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地中海胖子怒道。

    “我……电话在车里。”姜工伤支支吾吾道。

    “哪位是张东辰同志?”那个瘦子环视一圈问。

    “我是。”我擦了擦额头、鼻子上血,淡淡地说。

    “哎呀,张正委,您在这儿啊!”瘦子马上换上一副笑脸,迎上来,亲切地跟我握手。

    “你是哪位?”我问。

    “在下西城柿付柿长,周志国。”瘦子对我微微鞠躬道,原来是付柿长,跟我行正级别持平,所以没叫我首长。

    “你、你就是张东辰?”姜工伤呆住了。

    “什么张东辰,你俩谁啊?多管闲事!”高女士并未听见周志国跟我的对话,冲过来,对胖瘦二人组怒声问,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胖子地中海,应该就是西城工伤的头头了,我之前让赵倾城帮我找的人就是他,估计赵倾城打电话的时候,这个头头正和高付柿长吃饭,听说我在城南地区遇到了麻烦,就一并赶过来了,应该是这么回事。

    “你瞎啊!没看见郭菊跟周柿长么!滚边拉去!”姜工伤低声呵斥道,高女士没听过张东辰,但肯定听过郭和周二人,马上噤若寒蝉,退到后面,把自己老公推进火坑里。

    “张首长,您好您好,”郭也过来跟我握手,“在下郭山峰,工伤菊的,我跟您手下的两位宋总,还有白总都熟得很呐。”

    两位宋总,指的是宋佳和歆芸,宋佳也一直在打理生意,免不了跟工伤等部门接触。

    “你好,周菊。”我说。

    “咋回事啊,张首长?”郭小心翼翼地问。

    “那个……丑八怪,你来说说吧。”我看向姜工伤身后,抻着脖子笑问,高女士赶紧避开我,又往她老公身后躲了躲,然而,她横向太宽,她老公的身躯,并不能完全将她遮挡。

    “老姜,咋回事!”郭菊又厉声问姜工伤。

    “是这样的——”姜工伤抹了一把额头的汗说。

    “老姜,可别避重就轻,你得实话实说。”我笑道。

    姜工伤冲我点头苦笑,把事件原委,向两位领倒汇报了一遍。

    老郭还没等听完,就怒不可遏道:“真是反了天了你们!”

    说罢,他又转向我和之周柿长:“两位领倒,这事儿我一定会严肃处理!”

    “岂止是你们工伤口的事儿,”周柿长沉着脸说,“管中窥豹,可见一斑,整个城南,都需要整顿!我会向李书机和冯柿长当面汇报此事!正委,如果明天有空,请您一起来。”

    “可以。”我点头,协助当地的挡伟、正府,也是龙组分内之事。

    “先把这个胖子给我抓起来!给我送市菊去!”周又对高二胖的手下喊道,“袭击龙组首长,知道多大罪名吗?”

    高二胖腿都软了。听到要抓他,一下子瘫坐在地上,高二胖的手下还没客气,把他架起来,戴上铐子,推上了捷达车。

    我对这个处理结果比较满意,分别跟他俩握手,周柿长要请我吃饭,被我谢绝,说还有事,目送他们上了奥迪车之后,我也上了朱大力的车,给安沐枫打电话,问她们在哪儿,安沐枫说在一个叫歌来美的ktv等我们。告之朱大力,开车过去跟她们仨汇合。

    在包房里,朱大力作为当事人,绘声绘色地把我如何治高氏姐弟的装比之举,讲给她们听,安沐枫跟赵丽只是笑吟吟地听着,赵颖的眼神,一直在盯着我,朱唇微张,满是崇敬之情。

    我谦虚了一声,说赶紧唱歌吧。

    唱歌并不是我的长处,不过那天晚上,我许是借着酒劲儿,意气风发,至少自我感觉良好。

    唱到十一点多,又喝了些啤酒,朱大力不行了,枕着赵丽的肩膀,酣然入睡。

    “嫂子,小颖,姐,要不今天就这样吧,大力哥都喝多了。”我放下麦克风说。

    “行,我去结账。”赵颖说。

    “你别去了,待会儿我让东子过来结账,你去帮东辰跟小枫安排住处吧。”赵丽“善解人意”道。

    我从沙发上起来,脚下有点飘,搂着安沐枫,其实是扶着她,慢慢出了ktv,一见夜风,哇地吐了,眼泪一下子迷糊了眼睛,感觉左右各有一个人在扶着我,把我弄上了车,此后的事情,我就记不住了。

    迷迷糊糊中,感觉额头湿漉漉的,我睁开眼睛,看见一个陌生的女孩,正用毛巾给我敷脑袋。

    我左右看了看,这是一个宾馆的房间,面积不大,但是很干净。

    我又看向那个陌生女孩,想起来了,她叫赵颖,是周大力的小姨子。

    “大力哥呢?”我挣扎着问,感觉嗓子很紧。

    “姐夫跟我姐回家了,东辰哥。”赵颖小声地说。

    “哦,那个……小枫呢?”我又问。

    “在隔壁,我去叫她吧。”赵颖起身,把毛巾放在了床头柜上,我怕安沐枫已经睡着,想拉住赵颖,让她别去叫,不过浑身无力,一着急,也没说出话来,眼睁睁看着赵颖快步出门,把门轻轻关上。

    我再次打量这个房间,我的外衣已经不在身上,被叠的整整齐齐,码放在电视柜下面的格子里,鞋在地上,摆的也很整齐,我的袜子被洗了,挂在晾衣架上,肯定是赵颖洗的,好体贴的女孩。

    吱扭,门开了,安沐枫穿着背心、短裤进来,闹了闹蓬松的头发:“你咋又醒了?”

    “啥?”我皱眉。

    “大半夜的不睡觉。”安沐枫嘟囔了一句,我从被子里拿出左手臂看了看,妈的,都凌晨三点多钟了。

    安沐枫回手关上门,穿着拖鞋走到床边,低头看了我一会儿,噗嗤乐了:“你还行不行?”

    “什么行不行?”我问。

    “你不是要吃了我么!还能行么?”

    “不知道,好像不行了吧。”我苦笑,手脚都不听使唤了。

    “唉……”安沐枫摇头叹气,“你哭了一个多小时,你知道吗?”

    “谁?我?”我又蒙了。

    “是啊,”安沐枫坐在床边,把我往里面推了推,掀开被子,躺进来跟我肩并肩,“说了好多混蛋的话呢!”

    “混蛋的话?我说什么了?”我紧张地问。

    “算了啦,其实也没什么,你说等你功成身退的,带着这帮美女。去连城隐居,每天晚上翻牌子。”安沐枫笑道。

    “这不是好事儿么,那我哭什么?”我又问。

    “可能是幸福的吧,”安沐枫挑了挑眉毛,“你还搂着我说,可惜啊,枫姐,我挺喜欢你的,可是你的牌子我不能翻啊。”

    “怎么不能翻呢?”我疑惑地问。

    “是啊,我也问你,我怎么就不能翻了?你说,你不是做过手术,从此不能那个了嘛!”安沐枫诡笑道。

    我楞了两秒钟:“对啊,你确实做过手术么不是?”

    “哈哈,当时你误会了,我不是不能那个,只是不能生孩子而已。”安沐枫捏了我脸一下。

    “真的?”我立马兴奋起来,本来对她,我想象成一条美人鱼,只局限于上绊身,没想到,下绊身也可以!

    “等会儿!”安沐枫推开了我这只饿虎,“你还干了一件混蛋事儿,也忘了吧?”

    “我干啥了?”我问。

    “东辰,我跟你说,作为一个男人,对女人做过的事儿,得负责,知道吗?”安沐枫戳远了我凑过去的脑门,一脸认真地说。

    “我把你给……那啥了啊?”我惊讶地问,咋一点都没印象呢?<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