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66、酒,不是好玩意男生都市(第1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39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有句老话,叫丑人多作怪,用在这个女人身上,再合适不过,这位高女士,目测年龄五十所有,长得五短身材,膘肥体壮,而且还特别丑,不是因为胖才丑,五官的比例就不协调,大饼脸,塌鼻梁,小眼睛,嘴唇很厚,还有点歪,反观她老公,虽然已过中年,却是一表人才,身姿挺拔,就是脸上带着股邪气,想必年轻的时候,他也是帅哥一枚,这种家庭组合,无外乎两个原因,一是年轻的时候,女方家里有钱有势,男方依附女方;二是两个字,真爱。

    但是,我很快就排除了第二个设想,因为高女士撒娇的时候,我在这位老帅哥的眼里,看到了明显的不屑、无奈、厌恶之情,有真爱的夫妻,二人一致对外的时候,不会这样。

    “把你身份证拿出来!”男人迟疑了两秒钟,还是言辞勒令我道。

    “呵呵,您不是工伤的么?”我指了指他们车身上的字,“怎么干起公按的活儿来了?你有什么权利查看我的证件?”

    男人张了张嘴,估计是看我不太好对付,而且喝多了,便不再理我,又转向他手下:“还愣着干什么,封了它!”

    “老公,他骂我。你不管?你不管我找我弟弟了啊!”高女士继续撒泼,叫嚷着。

    “你爱找谁找谁。”男人白了高女士一眼。

    高女士掏出手机,发狠地看看我:“小比崽子,有能耐你别跑啊!我弟弟就是公按的,我让他把你关起来!”

    “好,我不跑,臭三八。”我坐在路边的一个石墩子上,又骂了一句。

    “兄弟,要不算了吧。”朱大力过来,小声对我说,他可能是想息事宁人,或者不想让我过于麻烦。

    “大力哥,坐,咱俩就在这儿等,我看谁他妈敢抓我!”我指了指另一个石墩子。用半命令的语气说。

    朱大力无奈,只得坐上去。

    封条很快贴完,那个领头的男人想走,却被他老婆拉住:“老公你别走啊!你走了我咋办,等我弟弟来你再走!”

    “懒得管你的闲事儿。”男人甩了她一句,把女人推开。

    “哎,姓姜的,反天了你!敢跟我嘚瑟!也不问问你今天的地位是谁给你的!我能让你当这个工伤菊掌,也能把你撸下来!”女人双手叉腰,狠狠地说。

    男人怂了,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站在一旁,默不作声地闷头抽烟。

    “呵呵,小比崽子,你胆儿可挺肥啊。知道我谁么?敢在城南地界儿上撒野,你纯属吃饱了撑得我告诉你!”高女士一看丈夫等人没走,又硬气了起来,扭曲着五官,冲我恶狠狠地说。

    “我不知道你是谁,”我笑道,“之所以得罪您,没别的意思。”

    “怕了?那你说说,你什么意思?”

    “我只是单纯地觉得你丑而已。”我憋着笑说。

    此话一出,围观群众都被逗笑了。

    “你、你、你……”高女士被气的说不出话来,指了我半天,才憋出来几个字,“你也好不到哪儿去!”

    “哟,这我可不承认,你长得确实一般,不过跟您比丑的话,我只能甘拜下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你们大伙儿说说,对不对啊?”我得意道。

    围在前面的人没敢说话,只是笑,后面倒是有几个小伙子拉着长音儿高声喊:“对!”

    “谁喊的!谁喊的!”高女士左右看看,然而回应她的,只有哄笑,那时候路灯不像现在这么普及,市区还行,城南这边,路灯很少,这里的照明主要靠理发店的霓虹灯,周围远些地方,都在黑暗中。

    “丑还不让人说啊!”我嗤笑道。

    “让你嘴硬,等会儿看你还硬不硬!”

    “呵呵,我硬不硬,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倒是很好奇,你老公对着你这么个丑八怪,到底能不能映啊?”我笑道,上文说过,我确实是喝多了,否则不可能跟她一般见识,嘴也不能这么碎,不过这种人,我不治她,迟早也得有人治她。

    这么一骂,捎带上了她老公,不过那爷们挺有涵养,就当没听见,还在那边抽烟。

    高女士眯起小眼睛盯着我,也不敢再跟我斗嘴了。

    周围的人群越来越密集,后来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纷纷跟周围的人打听,我又来了好事的心态,就扯着嗓子,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大家伙交代了一遍,跟讲评书似得,说完后,我又问高女士:“我如果有一句谎话,天打五雷轰!丑八怪,你说我说谎了么?”

    高女士张了张嘴,把头别过去一边。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我又转向听众们,“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公道自在人心,剩下的你们自己分析吧。”

    围观群众开始窃窃私语,渐渐达成了共识,纷纷把矛头指向高女士,但没有人敢大声指责她,只是小声“曲咕”,即便如此,高女士也感受到了来自群众的压力,开始躲躲闪闪,不再飞扬跋扈,站的位置,越来越往她老公那边靠拢。

    要说城南的出井速度还是很快的,高女士给她弟弟打电话之后也就五分钟,远处就传来了井笛声,两台捷达车先后驶来,马路边的人群让开了一道口子,捷达车门打开,下来四个制服,为首的一个,不用问就是高女士的弟弟,基因太强大了,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的五官堆积不正,一样的肥胖喜感。

    “谁他妈欺负我姐!”高胖子耀武扬威,晃着肩膀走入圈内。

    “就是他!二胖儿,他骂我!”高女士指着我。原本低落下去的士气,又嚣张了起来。

    高二胖上下打量我一番:“给我站起来!”

    “哟,二胖儿,”我马上站起,叫他小名,递烟过去,“劳烦您亲自过来跑一趟,您辛苦了!”

    “滚半拉去!少他妈套近乎,谁抽你这破烟!”高二胖打开了我的手,不小心打在了手表上,给他手疼够呛,直呲牙。

    “这是玉溪,正经好烟呢!”我笑道,刚才自己带的中华抽光了,朱老三从店里拿的烟。好的只有这个。

    “少他妈废话!跟我走一趟!”高二胖不耐烦地说。

    “为啥呀?”我佯装无辜地问。

    “为啥?就因为你骂我姐!”

    “呵呵,谁规定骂了制服的姐姐,就得跟制服走了?”我笑问,“再说了,你即便是过来处理治安事件,也不问个青红皂白就抓人,井查菊是你们老高家开的啊?”

    “就是,太欺负人了!”周人有群众小声给我帮腔。

    “少他妈跟我来这套!老子告诉你,在城南,我高丽伟就是天!”高二胖用大拇指指向自己,霸道地说。

    “天?二胖儿啊,你现在把天给捅破了,你知不知道!”朱大力无奈苦笑,估计他跟高二胖有点交情,才会在此“善意”地点他一句。

    可惜。高二胖没有听明白朱大力的点拨,还不屑地回了他一句:“草,大力,过两天好日子,皮子又痒了是不是?”

    “草尼玛!”我沉下脸,直接开骂,“怎么跟我大力哥说话呢?”

    “哎哎,兄弟,没事没事,他就这样。”朱大力赶紧拉住我。

    “哎呦我去?”高二胖用手摩挲了一把大耳肥头上的板寸头发,“老子自打出生到现在,净是我骂别人,还头回听见有人敢骂我!你小子挺能啊!”

    “我骂过的人多了去了,你他妈算老几?!”我不屑道。

    “草尼玛的,老子干死你!”高二胖从腰间抽出防暴棍,劈头盖脸照我打开,没想到他身材虽胖,身手却挺灵活,动作极快,我因为被朱大力拉着,加上喝了不少酒,动作有些迟缓,带着朱大力,堪堪避开他的第一棒子,但第二棒子,我没躲开,被他结结实实地砸了在头顶!

    一股热流,顺着我眉心流了下来!

    “住手!住手!”我正要反击,外围有人高声喊。

    高二胖他姐夫一看我们动了手,也赶紧过来。把他小舅子给拉了回去。

    人群再次分开,来车是一台奥迪,下来两个西装革履的人,一个偏瘦,一个微胖,且头顶斑秃,左边的头发,一丝不苟地地顺到右边,把秃顶的地方巧妙地给挡住了,典型的棺员地中海发型。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