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60、挂职男生都市(第3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38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
    “好,”老板低头查看,“204有客人了,206吧。”

    我点头,要付钱,老板不让,不让就算了。

    冯瑶全程懵逼,不知道我在干嘛。

    上楼,用房卡打开206房间的门,是个大床单间。条件当然比不上星级酒店,毕竟才40块一夜,带独立卫生间就已经很棒了。

    冯瑶打量了一圈房间:“东辰,今晚咱们该不是要在这儿过夜吧?”

    我没吱声,帮她脱掉外套,挂在了衣服架子上:“你别乱想,我就是想多陪你呆一段时间,等你回京城,咱俩不一定啥时候再见面呢。”

    “呵,整的跟生死离别似得。”冯瑶笑道。

    我用手指压住了她的嘴唇:“不许说不吉利的话!”

    冯瑶点头,噘嘴娇嗔:“是我错啦!”

    “也叫我东辰了,显得分生。”我说。

    “那叫你什么?小张儿吗?”冯瑶歪头笑道,故意逗我。

    “叫老公。”我说。

    冯瑶脸红了,“老”了半天,也没能叫出来:“哎呀。不行,我说不出口!”

    “好,不谈这个了,我们来谈谈文学吧,你知道清朝有个诗人,叫龚自珍吗?”我扶着冯瑶坐在床上,一脸认真地问。

    “知道啊。”

    “他的名句是什么?”我问。

    “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我就记得这句。”

    我点头:“不错,能解释一下吗?”

    冯瑶摇头:“我对诗词可没什么研究,不太懂。”

    “字面上的意思,就是花瓣掉落了,失去它的作用了,但却能变成春天的花泥,让后面的花长得更好。”我解释道,其实我没学过这首诗。在语文练习册上见过。

    “那深层含义呢?”冯瑶饶有兴趣地问。

    “龚自珍是当官的,当时在官场不得已,就辞官归乡了,他自觉有如从枝头掉下来的落花,可它却不是无情之物,化成了春天的泥土,还能起着培育下一代的作用。”我进一步解释道。

    冯瑶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好像古代当官的都挺喜欢辞职的。”

    “你看201不就是,辞职好几次,都是为了培养后面的人。”我又说。

    冯瑶再度点头,表示赞同:“那这诗用来形容201还挺合适的。”

    “我再问一个问题,你知道这首诗里的‘落红’,还有什么含义吗?”我笑问。

    冯瑶想了想,皱眉:“你讨厌啊!这么好的诗都被你给想歪了!”

    “怎么了?落红是什么?我还真不知道!”我假装疑惑。

    “落红不就是、不就是少女第一次那个……哎呀,你可真不正经!”冯瑶佯装生气道。

    “不是我不正经,是那个老龚,他不正经嘛。”我笑道。

    “老龚可没你不正经。”冯瑶撇嘴。

    “你说谁没我不正经?”我假装没听清楚。

    “老龚啊。”

    “老婆,再叫一声呗。”我笑。

    “哎呀,你太坏了!”冯瑶起身,把我推倒在床上,我就势把她也拉倒在我身上,四目凝视,冯瑶看着我,眼色渐渐迷离,呼吸也有点急促起来,我捧着她的脸,亲上去,将她反压在被子上,亲热半响,可是到关键时刻,冯瑶又犹豫了,一直在阻挡我的手,不过很快,隔壁那对小情侣的声音,助我击溃了冯瑶心里最后一道防线……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