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49、张大忽悠密码男生都市(第1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34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你还是给你的‘梦蝶’打电话,报备一下吧。”冯瑶换挡,撇嘴说。

    我无奈摇头,打给201,冯瑶这个醋坛子啊,我也是没招没招儿的了。

    “喂?”201很快接听。

    “梦蝶,刚才我给张东歌打电话,她所她在尊化东陵,我怀疑跟藏宝地图有关,想跟瑶瑶过去看看。”我说。

    201想了想说:“可以,但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得不偿失。”

    “明白。”我挂了电话,又打给昱忆,问她在哪儿,差点把这小家伙给忘了。

    “在酒店睡觉啊,怎么了,姐夫?”昱忆迷迷糊糊地问。

    “你别动咱们的车,自己想办法来尊化东陵跟我汇合。”我说。

    “噢,好。”

    一个小时后,车进入尊化市,接近东陵,这是清朝入关后,历朝历代皇帝、后妃的陵墓,因为很多墓都已经被盗墓贼打开过,现在索性被正府开发成了旅游景区,到了很长很长的地面上的墓道尽头,远远看向陵墓区,即便是对风水不是很懂的我都能看得出来,这是一块风水宝地,陵墓背面是连绵不绝的青山,墓道尽头,是一条河,河边还有一座孤零零的山,跟墓区后面的山、前面的陵墓相互照应,所谓前有照,后有靠,背山面水,都附和条件了。

    游人不多,都是乘车来的,车走在白石墓道上,两边有很多威严、硕大的的武士俑、动物俑,很是壮阔,我又给张东歌打电话。

    “嗯?”

    “姐,你在哪儿?我们到东陵了。”我说。

    “什么?谁叫你来的,快离开!”张东歌压低声音说。

    “到底什么事,我们是来帮你忙的。”我说。

    “你们?还有谁?”

    “龙组203,冯瑶。”我说。

    张东歌沉默片刻,开口道:“我在景陵,你们小心点。”

    我挂了电话,打开从景区入口处买的地图,寻找到景陵的位置。冯瑶貌似来过这里,瞥了地图一眼就把车拐上了岔道。

    一座陵园很快出现在眼前,旁边有个石头,上书两个大字:景陵。

    下面是小字的介绍。

    到了陵园前面,我看见有两台车停在草坪中,都是京城的普通牌照,一台吉普车,一台面包车。

    冯瑶掉头,把车头冲外停在距离两车三十米之外的地方,二人下车。

    “车里有家伙吗?”我问。

    “我也不知道,你看看后备箱。”冯瑶冷声说。

    我过去打开后备箱,还真有,撸子、长抢,冷兵器,一应俱全,我正目不暇接,不知道该挑哪个好。忽听陵园里面,传来一阵激烈的金属碰撞的动静!

    我赶紧拿了一把突击步抢,盖上后备箱往那边看去,冯瑶已经抽出她的“忍”,飞身上了围墙,又纵身跃入陵园,我助跑起跳,也上了围墙,只见陵园里面,有两方正在打架,用的全是冷兵器,一方五个人,都是穿着西装的男子,其中两人蒙面,另一方两个女人,一个是冯瑶,另一个正是一袭黑色运动装打扮的张东歌!

    战斗很激烈啊。双方在人数差距的前提下,几乎势均力敌,幸亏我们来的及时,看着架势,如果张东歌以一敌五,非得被斩杀不可!

    貌似没人注意到我,我蹲在墙头,用左臂拒抢,瞄准战场,三秒钟之后,战机出现,一个敌人被冯瑶的重刃劈砍,勉强用剑挡住,身体直直后退了好几步,跌坐在地上,我的准星跟着他,等他坐地静止。马上开火。

    呯!敌人中蛋,瘫倒,这一抢,使其他敌人分心的同时,也为冯瑶和张东歌缓解了人数上的压力,两人越战越勇,很快占得上风,四人不敌,抽身撤退的时候,被冯瑶斩下一人,又被我的子蛋追上一个,其他两人,翻墙跑掉了。

    “此地不宜久留,快走!”张东歌拉住要去追残敌的冯瑶,跑出来,进了我们车里,快速离开。

    在路上。张东歌说了景陵的情况,她是从组织内部偷听到消息的,说景陵极有可能是一本重要的书的藏匿地点(她似乎还并不知道武穆遗书的存在),不过有“守陵人”把守,就跟过来了,护龙世家的人杀掉了守陵人,但并未找到什么东西,而且发现了张东歌,要杀她灭口,双方干起来,冯瑶和我及时赶到,击退强敌,救下张东歌。

    “他们真的什么都没有找到?”冯瑶疑惑地问,她对张东歌还不是太信任。

    “你怀疑我的话,可以不听我说话啊。”张东歌冷笑道。

    “哎哎,自己人,别吵架,”我赶紧劝和,“瑶瑶,好好开车,先到西城再说,姐,你来后面,我给你包扎一下伤口。”

    刚才的交战中,张东歌的右边箭步被戳了一剑,但伤口不深,看起来并无大碍,不过还是包起来比较好。

    后备箱里有龙组常备的医疗包,我放下后排座位,掏出医疗包,张东歌从副驾驶挪到后面,脱掉了外衣,她里面穿着一件紧身背心,身材爆好,不过我知道这是我姐,亲的,当然不会有非分之想,帮她清理好伤口,敷药,又用纱布缠绕,缠的时候遇到了问题,她伤的位置有点靠上,只缠隔壁的话,罩不住伤口,只能通过加长绷带,从另一侧的腋下,缠三角形的那种斜着的绷带,这就需要张东歌把背心和里面的也给脱掉。

    张东歌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见我拿着纱布,面露尴尬,她嗤笑着摇了摇头:“我自己来吧。”

    “嗯。”我点头,把纱布给她,张东歌咬着纱布一头,尝试自己弄,不过没有成功,正要求助冯瑶,张东歌吐掉了纱布,撩起背心的衣襟,脱下了小背心和那个什么,搞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倒是挺漂亮的呢!

    我红着脸给她包扎好,看见后视镜里冯瑶的脸都绿了,但她又不好说什么。

    张东歌像是故意气冯瑶似得,包扎的时候,被我手接触到,就啊呀地叫,完事儿之后,还冲冯瑶挑眉毛笑。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唉,再亲也是女朋友啊,我可是他姐姐!

    这家伙,当姐姐还当出优越感来了。

    张东歌有点疲惫,见冯瑶没有应战,继续和她吵嘴的意思,就靠在后座睡着了,等她睡熟,我帮她脱了鞋子,平放在后座上,自己爬到副驾驶,左手搭在冯瑶的右手上,以示我还是她的。

    媳妇儿和大姑子、小姑子之间的矛盾,跟婆媳矛盾差不多,是女人与生俱来的东西,没法解释,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

    我又昱忆打电话。告诉她直接回西城,不用来尊化了,昱忆说已经快到了,她开快点,在山海关汇合。

    下午两点半,车到山海关,昱忆扔掉偷来的车,上了我们的车,一路东行,于下午五点半,顺利回到西城龙组局。

    201已经带着晨晨到达,跟她们一起来的,还有久未见面的蔚岚,双方寒暄一阵,在辰西办公室临时召开会议,决定今晚就做手术,晚上七点开始。对市中心医院进行戒严,但真正的手术地点,其实定在了其他地方,辰西都不知道在哪儿。

    晚上六点半,一行人到达市中心医院,辰西率领其他龙组同志留守,打掩护,我和晨晨,以及201、冯瑶、张东歌、蔚岚化妆成医护人员,从侧面悄然离开,乘坐早已准备好的汽车,开往县城,但并未去县城人民医院,而是去了育才高中,这里,最不容易被人想到。

    学生们正在上自习,蔚岚把我们几个人放在路边之后,继续开往县城,我带着她们仨绕到南墙,潜入学校,进了医务室。

    手术需要开肚子,听起来很可怕,但因为我和晨晨有血虫护体,根本不需要大动干戈,安沐枫主刀就足够了,她和允儿早已接到电话,准备就绪,关上了医务室大门,佯装“闭店”,在里屋临时搭建的手术室里,我和晨晨并排趴在床上,允儿给我们分别做麻醉,药是先前昱忆偷偷送过来的,送完她就跑了。

    局部麻醉十五分钟后,开始手术,我怕晨晨害怕,一直在跟她聊天,可小家伙比我胆子还大,反过来安慰我,张东歌跪坐在床头,一手拉着弟弟,一手拉着妹妹,神情看上去比我俩都紧张。

    十分钟后,手术完毕,伤口开始愈合,二人体内的地图,已经被冯瑶用相机拍了下来,立拍得,相片直接打印出来,拼到一起看,果然是一副地图。但可能跟我和晨晨身体都发育不少有关,上面山水的轮廓清晰,但是标注很模糊,几个人研究了半天,也没搞明白地图上的位置到底在哪儿,只隐约推断出,武穆遗书藏匿的地点,在两座山之间,有一条河道,武穆遗书藏在了河道中间,看地图上的图案,那该是个河心小岛。

    “瑶瑶,能记住地图了么?”201问。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