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45、令牌男生都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9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怎么又是你!”我不禁皱眉。

    小宋佳挑了挑眉毛,转头看向电梯口方向,又转回来:“刚才走的是谁啊?”

    “关你什么事儿?”我问,看来,小宋佳并未认出冯瑶来,可能她从另一边电梯上来的,跟冯瑶前、后脚错开了。

    小宋佳耸耸肩膀:“那我就不问咯,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不应该请我进去坐会儿吗?”

    我犹豫了两秒钟,看向小宋佳身后,确定只有她一个人之后,我侧身靠着门口,抱着肩膀,小宋佳进来,径直走到窗口的沙发处坐下,翘起了二郎腿。小宋佳今天穿得很清凉,一袭黑色迷你裙,足下黑色细带高跟凉鞋,很是性感,左手手腕还缠绕着几圈108颗的紫檀佛珠,正是我“送”给她的那一条。

    “找我有何贵干?”我关上门问,京城遍布她的眼线,每次来都能被她发现,我已经不觉奇怪。

    “没什么啊,随便聊聊呗,怎么,你不想我啊?”小宋佳娇笑着问。

    我冷笑一声:“咱俩又不是情人关系,我想你干什么?”

    “哈,咱们当然不是情人关系,不过,我听说你跟我姐姐在一起了。算起来,你已经是我姐夫咯,姐夫想想小姨子,不应该吗?”小宋佳调笑道,她姐姐,自然就是王胜男,现在常春养伤。

    “有什么话直接说吧。”我坐在另一张沙发上,尽量避免让自己的眼睛去看她,说实话,妹妹的姿色,要比姐姐更好一些,主要是身材方面。

    “晚上有空吗,请你吃饭怎么样?”小宋佳问。

    “抱歉,约了人。”我说。

    “约了谁,女朋友吗?”小宋佳问。

    “不是,普通朋友。”

    “那带我一起吧。”小宋佳非常自然地请求道。

    “不方便。”我冷冷地说。

    这时。门外又传来敲门声。

    “你的人?”我问。

    “没啊,我自己开车来的。”小宋佳说。

    我起身,走到门口,趴着猫眼往外看,原来是昱忆,我开门,让她进来,昱忆疑惑地看向小宋佳,小声问我:“姐夫,她就是冯瑶嫂子吗?长得好漂亮啊!”

    “不是,”我苦笑,“一个朋友。”

    “呵呵,你朋友可真多,”小宋佳嗤笑道,“这小家伙又是谁?”

    “我是他小姨子!”昱忆进来,挺胸抬头,骄娇地说,还踮了踮脚,意思是她不小,哪儿都不小。

    “哟,你是他小姨子?我也是他小姨子啊,”小宋佳笑道,“我姐是王胜男,你姐又是哪位?”

    “我姐叫赵倾城,香枫县城第一大美女,厉害吧?”

    “咳,”我轻咳一声,让昱忆闭嘴,又转向小宋佳,“别闹了,宋小姐,我真有事,你请回吧。”

    小宋佳靠进椅子里,抱起肩膀,换了条二郎腿:“不让我去,我就不去好了,你去吃饭吧,我等你回来。”

    “略略略,脸皮可真厚,”昱忆嘲讽。“我姐夫不喜欢你哎,还赖着不走!”

    “要你管啊!你算老几?!”小宋佳回呛道。

    “咱们走。”我拉住要过去继续理论的昱忆,出了房间,乘坐电梯下楼,等吃完饭,再多溜达一会儿,估计小宋佳就该走了,不过回来之后。我可能得仔细检查检查,房间里可能会被她安装监视、监听装置。

    来到一楼大堂,我给张茉莉打电话,问她在哪儿,巧的是,她也下榻了这家酒店,我们在八楼,她在十二楼。我看大堂的一角就有个酒店内部的西餐厅,也就没有出去,要了个半封闭性的包间,五分钟后,张茉莉出现,我给昱忆她俩相互引荐,点了些东西,昱忆张罗着要喝酒,我顾忌小朋友的自尊心,没有拦着,点了两瓶红酒。

    边吃边聊,主要还是以相互介绍为主,毕竟之前在服务区只是大概了解对方,既然是要做生意合作伙伴,当然得深入了解。

    席间,我给歆芸打电话,问她那边跑钢铁厂转制的手续,跑得怎么样了,歆芸说有了张少忠的条子,比较顺利,就是流程有些繁琐,预计再过两天就能把手续全部办完,将钢铁厂完全过户到王军父子名下。

    我给歆芸介绍了张茉莉,把电话给她。俩人聊了一会儿,歆芸比我会唠,聊得张茉莉红光满面,就好像是,合作的生意都已经赚不少钱了似得,等她俩聊完,我们仨继续聊,我渐渐把话题往明天上午张茉莉要参加的那个会议上面引,显得对护龙世家有些兴趣。

    昱忆一听我提到护龙世家,又假装自己不知道,便借口已经吃饱,要出去玩儿一会儿,其实,她是出去警戒,防止包房外面有人偷听。

    跟白天一样,我并未能从张茉莉口中获取多少有用的信息,本来这个会议,应该由张茉莉的爸爸来参加,因为他爸爸是护龙世家下面一个“群英会”的会员,最近他爸得了阑尾炎,住院手术,还没完全恢复,就委托作为家中独女的张茉莉来参会,他爸爸还说不用担心。已经得到世家的批准了,可以代替。

    “喏,这就是入场参会的信物,人家看信物,不看脸。”张茉莉从lv手包里掏出一个相当于两张名片那么大的金属卡片,长条形的,放在桌上,推了过来。

    我拿起一掂,有点像是电视剧里古代官员的那种“令牌”,一头宽,一头窄,宽的那头有个三角尖,手感沉甸甸的,密度很大,如果没猜错,应该是纯金制品。上面的正面刻着八个小字——群英会奉天张中旺,这八个字的每个笔画,都是用绿色的玉(应该是翡翠)镶嵌而成,背面刻着四个字——护龙世家,古体字,在这四个字的两侧,雕着两条龙,蜿蜒而上,在令牌顶端,也即是两条龙嘴中间,镶嵌着一颗大珍珠。

    光是这块令牌的造价,估计就得上百万了,可见,有资格入这个“群英会”的人,肯定不差钱。

    “这个你可得收好,别整丢了。”我笑着把令牌还给了张茉莉。

    此后,我频繁敬她酒,茉莉还挺能喝,而且,自以为可以把我灌醉,也频繁敬我,我有血虫护体,“千杯不醉”做不到,三、四瓶红酒还是不在话下的。两人喝了至少六瓶红酒之后,张茉莉不行了,眼神开始变得迷离,说话亦开始吐字不清。

    “差不多了,我送你回房间吧。”我说,自己头也有点晕。

    “酒逢知己千杯少嘛,”张茉莉晃了晃,痴笑道,又冲外面喊道,“服务员,再来两瓶干红!”

    “行了行了,别喝了!”我起身过去,扶着张茉莉的玉臂,将她搀起来出包房,昱忆正在不远处的散台坐着,二人搀扶张茉莉上十二楼,送她回房间,男女授受不亲,我说自己先下去,让昱忆照顾张茉莉洗漱、休息,临走的时候,趁张茉莉不备,我从她包里把那只令牌顺走了。

    出了她房间,我马上给昱忆发短信:“让她睡觉,然后留在她房间里等我。”

    很快,昱忆回复:明白。

    我快步进入电梯,给冯瑶打电话,下楼出了酒店,开车直奔龙组总局,让位于地下的龙组工程中心,帮我克隆了一个假的令牌,不过用的材料是黄铜。找金条,还得去银行调,太浪费时间,至于翡翠和珍珠,就用啤酒瓶底和塑料球代替了,上面的名字当然不能照抄,我随便编了一个“群英会川西吴敬德”的假名字,因为张茉莉说过,认令牌不认脸,参会人员又很多,数百人,估计进场的时候,也不会查的太严。

    复制完令牌,我辞别冯瑶和龙组同志,冯瑶知道我要独闯虎穴,嘱咐我小心点。明天她会派出密探包围友谊饭店,如果有异常情况,让我给她发信号,她会马上攻进去!

    回到酒店,我来到张茉莉房间门口,发信息让昱忆开门,进了房间,满屋子都是酒味儿,张茉莉正在床上呼呼大睡,我把她的令牌塞回包里,带着昱忆,悄然退出房间。

    回到八楼,我才把假的令牌掏出来给昱忆看,并告诉她我刚才去干嘛了。

    “嘿呀,姐夫,你可真聪明!”昱忆拍手道。

    “别拍马屁了。今晚你自己睡吧,我也有点喝迷糊了(血虫已醉,而且红酒后返劲儿),得好好睡一觉,明早说不定会有什么状况,如果我没起来,你七点钟过来叫我起床。”我扶着昱忆肩膀说完,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噢。”昱忆撅着嘴巴,一脸不甘心的样子。

    “别以为我不知道昨晚你对我干啥了。”我刮了一下昱忆的鼻子,这把我给果的!

    “嘻嘻!”昱忆偷笑,进了她自己房间。

    我掏出房卡,打开隔壁房间进去,插卡取电,进卫生间洗把脸,刚才跑出去干活,出了不少汗。又冲了个淋浴,洗漱之后,我光着出来,眯着眼睛走到床边,刚要躺下,发现被窝里有人,就露出一个脑袋!

    吓得我“妈呀”一声!因为之前只打开了衣帽间上方的灯,室内灯没开,所以没发现屋里有人!

    “你怎么才回来啊,”小宋佳揉了揉眼睛,在床上翻了个身,伸出小手拍拍床,“快睡吧,我都困死了!”

    我木然站在床边,看着床头柜上跌的整整齐齐的黑色迷你裙,还有上面摆放的小衣物,以及地上的那双黑色系带凉鞋,她这是几个意思?

    “傻站着干什么,上来啊。”小宋佳瞅我一眼,催促道。

    我进退维谷,想上,又觉得不合适。

    “真墨迹!是不是男人啊!”小宋佳嘟囔了一句,忽地从被窝里出来,跪在床上趴过来,抓住我的胳膊,把我往床上拉,我快速地从上到下扫了她一眼,两人已经坦诚相见了,还考虑那么多干什么,上!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