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39、王的宫男生都市(第1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6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哭了会儿,允儿跟我分开,又开始苦口婆心地劝我,不要我去平让。

    然而,我去意已决,不能负了这个丫头,现在别说是允儿,就在宋佳、冯瑶在,也未必能拦得住我。

    允儿内心里,又何尝不是想得到一个结果,劝阻未果后,无奈地帮我办理出院手续,我换上龙组制服,佩戴好徽章,可惜是野战版的迷彩服,而不是海蓝色的小西装,否则会更加地英姿勃发,感觉自己面色红润、有光泽,比健康状态时候更好,不知道是否北高丽水土养人的功劳。

    卫星电话和武器他们彻底没收了,肯定不会让我带回国内,我也没指望,跟院长替允儿请假,就说我要去平让拜访金一南,需要允儿充当翻译,院长知道我身份特殊,批条子给允儿,放行。出了医院,门口停着一台军绿色的吉普车,车头上印着“beijing”,其实就是华夏的213吉普,出口到北高丽,许是当成好车了,因为我看见开车的军官,军衔是少校呢!

    上了副驾驶,允儿告诉少校,说我要去平让,少校楞了一下,摇头说(翻译):“对不起,张同志。我的任务是把你送去边境线,交给贵国人员。”

    “那我可以拒绝执行你的这个任务吗?”我笑问。

    允儿翻译后,少校想了想说:“你有拒绝的权利。”

    “我想借你的车。”我下了副驾驶,指着吉普车说。

    “不行,这是军队的财产,您不属于人民军,无权借用。”少校认真地说。

    我左右观望,医院的院子里除了这台军吉普,只有一台救护车,看起来很旧很旧了,便问允儿,有没有去平让的公交车,或者火车,允儿点头说有,我白了少校一眼,带着允儿步行出医院,走到不远处的站台,等公交车。

    这是一座看起来不算太大的北高丽城市,看街景有些眼熟,交通工具以自行车为主,群众穿的都很朴素,墙上、建筑上,到处都是高丽文字,可能是宣传标语,我在电视里看过华夏六、七十年代的纪录片,感觉跟现在的北高丽很像,一切看起来都仿佛笼罩了一层灰蒙蒙的色彩,不是大气污浊,而是一股“不自由”的空气,在城市上空弥漫。

    不过,他们的女交警很有特色,裙子蛮短的!

    很快,公交车到达,我和允儿上了公交车,来到应该是长途客运站的地方,允儿买了两张去平让的火车票,说还有一个小时才会发车,我俩在火车站周围溜达了一会儿,允儿突然说:“东辰欧巴,允儿的家就是前面。要不要去看看。”

    “你爸妈在家吗?”我看看手表问,这个时间应该都在上班。

    果然,允儿摇头:“爸妈在上班,弟弟在上学。”

    “那就不去了罢,等从平让回来的,买了礼物再去专程拜访二老。”我笑道。

    允儿噘嘴,看起来有点不高兴,我便说去吧,看看你住的地方也好。

    往前走了三分钟,来到火车站后面的一片棚户区,低矮的民房,密密麻麻的,一片连着一片,很是破败、落后。

    允儿带我左转右转,来到一道柴门前,门上的锁挂着,并没有锁,开门来到院子里,院子不大,也就十平方米,左手边是煤泥棚子和柴房,右手边是露天的做饭的地方,有个炉子,还有些炊具,上面用遮雨布撑着,好多补丁,院子后面,是一栋低矮的房屋,允儿打开门,请我进去,打开灯,瓦数不够,有些昏暗,只有两个房间,都很小,两张床,还有些简单的家具。

    “整个这一片,都是这样的家么?”我皱眉问允儿,她点了点头,请我坐在床边,给我倒白开水喝。

    我轻轻叹了口气,这还是城市呢,简直太穷了,农村得是啥样?

    允儿把水递给我,坐在我对面的小板凳上,双手托着腮帮子,扑灵着大眼睛问我:“东辰欧巴,你说过,你家住楼房,是真的吗?有多大?几个我家这么大?”

    “我家不止一栋楼房,很多房子,还有别墅。”我笑道。

    “别墅?哇,那东辰欧巴肯定是富人了!”允儿羡慕地说。

    “算是吧,但是我们那边城市里的老百姓,住的也是楼房,平均的话,每家都有三个你家这么大。”我估算着说。

    “好厉害,不愧是华夏啊!”允儿赞叹道。

    “每个郭嘉的情况不一样,你去了可能一开始觉得新鲜,过段时间也就适应了。”我笑道。

    “嗯……最好能去。”允儿点了点头。

    我把水放在一边,伸手,把允儿从小凳子上拉起来,让她坐在我腿上,允儿娇羞,可能以为我要干什么,呼吸变得急促,眼睛微微迷上,本来我没想干什么,不过看她这么诱的样子,我想干了,刚要实施行动,院子里突然传脚步声,允儿赶紧从我腿上起来,整理好衣服,站在一边。

    很快,一道身影进了房间,是个瘦瘦的小男孩,脸蛋又黑又红,看见我,惊讶地跟允儿说了句什么,不用问,肯定是允儿的弟弟,允儿很不耐烦地答了弟弟几句,弟弟警惕地看着我,爬上床,从窗台拿了本书,就要跑出去。

    “嘿,等下。”我叫住允儿的弟弟,从自己迷彩服衣服内口袋里掏出两条牛肉干,丢向小男孩,这是龙组的野战口粮,里面加了调味料,可好吃了!

    允儿弟弟接住牛肉干,低头看看,冲我鞠躬,转头跑开。

    “挺可爱的嘛,”我看着允儿弟弟的背影说,“跟我小时候有点像。”

    “调皮,不懂事。”允儿噘嘴,摇了摇头。

    激情被撞破,短时间内无法复燃,我就跟允儿正常聊了会儿,时间差不多了,允儿说要去另一个房间换一身衣服,让我别偷看,我说好,等她过去后,我站在两个房间之间的门口,笑眯眯地看着允儿,她气鼓鼓地跺了跺脚,把我推回房间,关上门,算了,不让看就不看吧,三分钟后,门打开,允儿的新装束,好吧,说实话,还没有护士服好看,主要是布太多。

    出了允儿家,回到火车站,进站,登车,老式的绿皮火车,里面的座椅还都是木头的,没有空调,车厢里几个风扇,挂在车顶,徒劳地来回摇头,幸亏车厢里人不是很多,我们坐在窗口,开着窗,也不是很热,坐在我们对面的,是一对年轻的北高丽夫妇,允儿跟他们攀谈起来,得知男的是军官,女同志也是医院护士,男人是演习受伤的时候。在医院认识的护士,一来二去就结婚了,此番前去平让的目的很简单,照结婚相,他们那个城市,有照相馆,但是没有那种穿婚纱、西装的套装影楼,这种高级的东西,只能去首都。

    允儿问我,该怎么向他们介绍,我说来贵国出差的华夏人,男同志指着我肩膀,说你们华夏的军服很特别,很漂亮,我就笑笑,没有过多解释,一路谈笑风生,也不觉旅途寂寞。

    北高丽不大,但是允儿所在的青金市在郭嘉的东北,平让在西南。直线距离大概五百公里,绿皮车又很慢,沿途站点又多,晚上七点钟才到达平让,出了车站,天色已幕,回头看看车站顶端的两张伟人照片上方的大钟,已经八点多了,嗯?

    我再看看手表,是七点多,正好差了一个小时,是表慢了么?不对,是时区,他们采用的是东九区,比我们东八区的标准时快了一个小时,既然在他们这儿,还是按照他们时间来吧,省的弄出误会,我拔出表冠,对照车站大钟。将手表调快一小时,刚把表冠塞回去,突然觉得身后有人,回头看,只见两个穿着中山装的男人,站在我身后三米远的地方,警惕地看着我。

    “有事吗?”我问他们,允儿翻译。

    “华夏人!”其中一个会汉语,眯起眼睛,从口袋里掏出证件,过来展示到我面前。

    “……我又不认识你们的字,”我苦笑道,“说吧,有何贵干?”

    “我们是郭嘉氨伟会的,你有通行证吗?”中山装收回证件问。

    “没有。”我说。

    “那对不起了,请跟我们走一趟吧。”中山装冷冷地说完,撩了一下衣服,给我看里面的武器,意思让我配合。

    我点头:“好,我可以跟你们走,正好我要见你们的金将军。”

    “哪个金将军?”中山装皱眉问。

    “你的上级,金一南。”我说。

    “你认识他?”中山装疑惑道。

    “不单认识,昨晚我们还畅谈了一夜,今天我觉得意犹未尽,便来平让找他继续聊天。”我笑道。

    “你到底什么人?”中山装问。

    “别废话了,带我走吧,去告诉金将军,张东辰来找他了。”我摊了摊手,正好让他们引路。

    允儿全程紧张兮兮地看着我们对话,没敢吱声。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