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38、我要带你走男生都市(第1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35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咚咚!有人敲门!

    允儿跟兔子受惊了似得,马上挣脱开我的手,坐直身体,深呼吸,以平抑适才激动的情绪。

    又是我的主治医师,进来说了一通什么,允儿小声翻译:“换药。”

    我平躺好,幸亏刚才动情,但是没有动那个,否则大夫掀开被子的时候,不得尴尬死。

    换完药,大夫重新帮我包扎好,又跟允儿叽哩哇啦讲了一大堆,并冲我颔首笑了笑。

    大夫走后,我问允儿,刚才他讲什么。

    大夫讲的眉飞色舞,允儿却皱眉,低头不吭声。

    “怎么了?”我拉过她的手问。

    允儿慢慢抬起头,眼里噙着泪,低声说:“金医生说,恢复快,几天出院。”

    “几天后就可以出院?”我兴奋地问,伤很重,我以为得住上个十天半个月的呢!

    允儿点头,嘴唇紧咬,又低下了头,两颗晶莹的眼泪低落在胸口的洁白护士服上。

    “怎么了?我康复,你不高兴么?”我皱眉问。

    “高兴,可是……”

    “可是什么?”我问。

    “可是欧巴康复,就要走,允儿不想欧巴那么走的快。”允儿低声说。

    “你不想我那么快离开这里?舍不得我吗?”我欣喜地问,允儿点了点头。

    “或许,我可以把你带回国。”我说。

    “真的?”允儿惊喜地抬头问。

    “我不太懂你们的正治,不知道这样是否合适,总之,我会尽力。”我说,听说他们的郭嘉很是封闭,出国会受到严格管制。

    允儿听我这么说,神色又黯然下去,默默脱离我的手,起身轻声问,是否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摇头,允儿绕过我的床,慢慢走到另一张床边,拉上了中间的隔帘,说她睡觉轻,有事随时可以叫她。

    隔着帘子,我并未听见她脱衣服的声音,只有两只鞋跟落地的动静,继而是窸窸窣窣盖被子的声音。

    刚刚燃起的小火苗。瞬间熄灭,这种感觉,我能理解,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因为跟允儿玩了大半天,我也困了,很快便沉沉睡去。

    次日早上醒来,睁开眼,两张床之间的隔帘已经拉开,房间里迷茫着一股幽香,可能是允儿身体的味道,睡觉的时候,她怕我着凉,把窗户给关上了。

    “早好!”允儿已经恢复如常,衣着整齐地站在床边,向我微笑致意。

    我张开双手,跟她要抱抱,允儿抿嘴。笑了一下说:“东辰同志,允儿想,同志关系,比较好。”

    “你想跟我保持同志关系?”我皱眉问。

    允儿重重点头,紧紧咬着嘴唇,保持微笑,眼睛却晶莹,努力不哭出来的样子。

    我叹了口气,先这样吧,等伤好了,我努努力,争取把她带回国,可能,吸引允儿的,不只是我这个异国男子,更是那个只存在于北高丽人幻想中的“神圣之地”,我之前看过一些关于他们的报告,这个郭嘉闭关,教育人民说,他们是世界上第二幸福的郭嘉,第一幸福的就是华夏,至于西方的资本主义发达郭嘉,因为义识形态的因素,则被他们形容为“水深火热”,以前我们何尝不是如此,奉酥连为老大哥,我们排世界第二,但现在不一样了,我们可以开眼看世界,看到真实的世界,这都得感谢年初辞世的那位尊者,可惜啊,他没能亲眼看见之前不久,七月初的那件事。

    此后的两天,允儿都是那样对我不冷不热,但是照顾我照顾的却很好,只是不再用舌头去试粥的温度了。

    第四天夜里,我睡着睡着,突然感觉腹部奇痒无比,又不敢去挠,赶紧叫醒允儿,让她去找大夫,大夫过来,拆开我的纱布,眼睛都直了,惊慌失措的样子,我问允儿怎么了,允儿也瞪大眼睛,看着我的伤口,惊呼道:“从!”

    “从?虫?虫子吗?”我问,允儿重重点头。

    大夫又喊了一句什么。我看向允儿。

    “金大夫要送你去,刀,杀虫!”允儿翻译道,挥掌比划了一下“砍”的动作,并不是砍,她的意思是要送我去手术室,用手术刀把虫子给清除掉。

    “不不,不用,”我赶紧说,“这是我身体里的虫子,允儿,给我一面镜子!”

    允儿赶紧跑到那边的床头柜上,拿来她梳妆用的小镜子递给我,我举着镜子,利用反射看自己腹部的伤口,果不其然,血虫全部复苏,不过不是在编织伤口,而是在奋力地“吃”伤口旁边的腐肉,北高丽的医疗环境比较差,伤口周围有些发炎感染的迹象,这是第一步,第二步伐才是编织伤口。

    “不需要手术,过会儿就好了,请相信我。”我把镜子还给允儿,她向金大夫翻译我的话,大夫听完,将信将疑地看着我的伤口,过了两分钟,他的目光中露出欣喜之色。

    允儿也在看着,掩嘴惊叫:“东辰欧巴,伤和愈了!”

    “是愈合,”我笑着纠正道,“你又叫我欧巴了呀?不是改成同志了么?”

    “呃……”允儿抿嘴一笑,“我,开心!”

    金大夫又开始叽哩哇啦地说,一边说,一边向我竖起大拇指,又对允儿说了什么,然后让她翻译的样子。

    “他说什么?”我问。

    “金大夫说……”允儿的表情看起来很为难。

    “说吧,没关系。”

    “他说,想要一虫,去科研。”允儿说。

    “这可不行啊,”我苦笑道,其实从金大夫的表情中我已经猜到大概,“这是我们郭嘉寄养在我体内的东西,是公家的,我无权赠予。”

    允儿翻译给他听,金大夫遗憾地摇了摇头,但看起来并没有生气,又嘱咐了允儿几句,便走了。

    金大夫走后,允儿许是觉得我伤好,明天就要出院,神情更为黯然,等伤口愈合,她用湿毛巾帮我清洗后(可能是残留在体表的血虫的排泄物),便过去她的床那边睡觉。

    我躺了一会,待痒感消失(它们还在里面工作),尝试着收紧腹肌,略微有点不适,但已经可以坐起来了,头晕,这些天一直躺着来着,我缓了一会儿,下床,站着又缓了缓,然后撩起中间的隔帘。看向另一张床上的允儿,她正平躺着,双手交叉放在腹部,双眸紧闭,我轻轻伸手过去,摸了一下她的脸颊,允儿马上睁开眼睛,惊恐地看着我,嗷地一嗓子,从床上弹了起来!

    “嘘!”我赶紧用手捂住她的嘴,已经凌晨了,隔壁还有其他病人呢!

    允儿不再挣扎,只是睁大眼睛看着我,我慢慢松开手,低声说:“允儿,想不想跟我回华夏?”

    允儿楞了三秒钟,重重点头。但又很快摇头。

    “怎么了?”我不解地问。

    “允儿家里还有爸爸、妈妈、弟弟。”允儿委屈地说。

    我明白了,她是担心自己叛逃,连累家人。

    我颓然坐在她的床上:“那就不能偷着带你跑了。”

    允儿跪在床上,从后面轻轻抱住我,下巴垫在我的肩膀上:“东辰欧巴,允儿会记你,一辈子。”

    我转头过来,看着允儿,她眉头紧皱,突然下了床,光着脚跑到病房门口,咔哒,把门从里面给锁上了,之前几天,她都是不锁门的,锁上门之后,允儿跑回来。站在我面前,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干嘛?”我问。

    允儿睁开眼睛,用手指指自己,又戳了戳我的胸口:“允儿,今晚,送给欧巴!”

    “不行!”我严词拒绝,怎么能干这种事情呢,吃干抹净,那跟禽兽有什么区别!

    “欧巴不喜欢允儿么?”允儿皱眉问。

    “喜欢,你先坐下。”我扶着允儿肩膀,让她坐在我的床上。

    地是大理石的,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