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36、审问男生都市(第1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9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张东辰。”少女又叫我的名字,听起来有些奇怪,应是北高丽的口音。

    “你好。”我轻声说,腹部和胸口,还是很疼。

    “张东辰?”少女再次重复我的名字,这次还面带笑意,而且用的是疑问句。

    “你只会说这三个字吗?”我不禁皱眉,或者,她是个智障?不过看表情跟正常人差不多,智障少女笑起来都傻乎乎的,而她是甜丝丝的。

    少女歪头,没听懂我说什么,又笑了笑。

    仔细看,这位少女长得还蛮好看,并不像是她们南方邻国那样,千篇一律的整容脸,而是天生丽质,典型的高丽人的模样,当然了,是美女脸型,鹅蛋脸。颧骨微微耸起,下面是两个可爱的小酒窝,酒窝捧着一只精致的鼻子,双眼似两弯新月,笑起来,月牙的弧度更为夸张,总之,看上去让人觉得很舒服。

    “张东辰?”少女再度重复。

    我放弃了想跟她进一步交流的打算,尝试从床上坐起,然而,不行,腹肌绷劲,痛感会十倍、百倍的加剧,我只得放弃。

    少女皱眉。用食指戳了我额头一下,像是在数落我,然后从床边拿了一条毛巾,帮我擦额头上渗出的汗。

    “谢谢。”我微微颔首示意,少女貌似听懂了这两个字,也冲我点头。

    我从被窝里探出左手,可是手腕上的表不见了。可能手术的时候摘除了吧。

    少女见我看手腕,说了一句高丽话,打开床头柜的抽屉,从里面拿出我的手表,双手递给我,我把左手伸过去,她微笑会意。绕过来,帮我小心翼翼地带上,可能是没见过这种高档手表,在扣表扣的时候,她着实研究了一番,扣上之后,像是做成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似的,还拍了拍手,样子煞是可爱。

    手表显示时间为十二点半,日期是次日,窗外阳光明媚,肯定是中午,我们最后执行任务的时候,大概是午夜十一点左右,也即是说,我昏迷了十二个小时才苏醒。

    这不科学啊,血虫怎么没有发挥作用?虽然我被那个白衣女子的“九阴白骨爪”击穿腹部,伤得很重,但肢体并未残缺,照理说最多一小时,就能恢复了,怎么过了这么久,自己还躺在病床上,而且伤口很疼?

    “可以找一位懂汉语的人来么?”我尝试着问少女护士。

    她又没听懂,皱眉,歪头。

    咚咚,敲门声,我看向病房门口。吱呀,门打开,进来一个中年白大褂男医生,戴着一副金丝边眼睛,他身后,跟着一个北高丽的军官,年轻男子。但看着陌生,并不是哨所里那位懂汉语的同志。

    “张东辰。”军官冷冷地喊我名字,口音倒是跟少女一个味道。

    “是我。”我轻声应答。

    “我是闲镜北道c集团军的参谋,”军官用蹩脚的汉语说,“你可以叫我金松吕。”

    我点头:“你好,金松吕(音译)。”

    “您好,有几个问题。需要请您配合调查。”金松吕从身后拿出一个本夹子,打开,提笔,准备记录。

    我眯起眼睛:“什么意思?审问我?”

    “张同志,你不要误会,只是需要您……配合调查。”金松吕略带歉意地笑了笑。

    “那你问吧。”我淡淡地说,现在落在他们手里,又不能动弹,也只能“配合调查”了。

    “你们越境者,一共几多人?”金松吕问。

    “就我自己,一个人。”我平静地说,我身上带了三个人的武器,分别是楚菲菲的长刀、王媛的狙击步抢,还有我自己的突击步抢,所以,说一个人,也算说得过去,多带东西又不犯法。

    “一个人?你确定?”金松吕皱眉。

    “确定,一个人。”我点头。

    金松吕将信将疑地在笔记本上记录了几笔,又抬头问:“你越境的目的是什么?”

    “我没想越境,是为了躲避那个怪物,才不小心越过边境线的。”我实话实说。

    “怪物?”

    “就是那个长毛的白色怪物,类人形生物,贵国的哨兵没有告诉你么?”我反问。

    金松吕恍然大悟:“长白山雪猿!”

    “……差不多就是那玩意。”我笑道,这个名字起的倒是蛮贴切。

    “第三个问题,你在击杀我方哨兵的时候,是否是故意?”

    “什么?”我皱眉,“我并没击杀你们哨兵。”

    金松吕笑了笑。摇头道:“这个你不用狡辩,有三名士兵,死在你的抢口下,有伤口照片为证,你只需要回答,是否是故意即可,在那种情况下。难免会误伤,这个我们是可以理解的。”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先是在外围用抢打了白毛怪两下,用的是狙击步抢,然后冲进北高丽的营地中,用我的突击步抢射击白毛怪,以表明我是“友军”的身份,难道是那个时候,不小心打到他们了?

    不对啊,我是躺在地上,仰头射击将近三米高的白毛怪的头,射击角度很高,没有击中它的子蛋,都飞到空中去了。怎么会误伤北高丽的哨兵呢?

    想到这里,我摇了摇头。

    “不是故意?”金宋吕问。

    “不,我确定没有伤到你们的士兵,更不要说是击杀了。”我笃定地说。

    “啊?”金宋吕皱眉,想了想说,“没关系的,张同志。刚才我说过,误伤可以理解,我们不会追究你的责任,只想查明真相。”

    “我听懂你的意思,如果是我误伤的,我肯定会认,但如果不是我,抱歉,这个锅,我不背。”我笑道。

    “锅?”

    “就是说,我没有误伤你们的人,我确定。”我点头道,看来他不懂背锅这个词。

    “可是……”金宋吕低头,翻看手里的报告。

    我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素闻北高丽军法甚严,会不会是哨兵们自己打死了自己人,怕担责任,就推到我头上了?

    “刚才你说,有死者的伤口照片?”我问,金松吕点头。

    “那应该有尸体解剖报告吧?”我笑问。

    “这个不在我手上。”金松吕说。

    “我的抢,是五点八口径的小口径步抢。你们的制式步抢,是七点六二口径的常规口径步抢,子蛋的直径不一样,造成的创口也不一样,你去看看尸检报告,就知道真相了。”我笑道。

    “恩?”金松吕疑惑,走向病房一角。那里有个桌子,桌上放着一部红色的固定电话,北高丽的手机普及比我国晚很长时间,那时候个人基本都没有移动电话。

    金松吕打出一个电话,叽哩哇啦地说着什么,然后坐直腰板,原地等待。大概过了一分钟,电话那头传来声音,金松吕一边听,一边点头,然后挂了电话,起身走过来:“对不起,张同志,确实是我们搞错了。”

    “应该是你们的哨兵看错了,当时场面比较混乱,而且我也确实开了不少抢。”我说。

    金松吕笑了笑:“谢谢张同志帮我们的哨兵说话。”

    “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国?”我问。

    “关于这个,我们正在和贵国交涉,一旦有消息,会马上告诉你。”

    “交涉?是不是很复杂?”我皱眉问。

    金松吕苦笑:“张同志,希望你能明白,不管有意无意,你这可是武装越境!”

    我苦笑点头,那确实是。

    “不过,你放心,我们不会为难一个英雄,虽然你可能是基因改造者。”金松吕眯起眼睛,饶有深意地看着我。

    我心里一惊,突然想起来,马玉跟我说过关于基因改造者的事情,全世界有很多国家都掌握这种技术,曾经失控过,后来达成了国际公约,只允许改造至三级,而且严格控制本国的基因改造者,不许出国活动,如果越境,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