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34、三个现场男生都市(第1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39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啊?那是谁的?”我赶紧问。

    “是路军航空兵的伞,咱们用的是空军的伞!”火凤说。

    “应该是之前来调查的同志留下的吧,”辰西猜测道,“大家分头找找,胜男的伞应该就在附近。”

    众人两两一组,分向四面寻找,果不其然,很快王媛那边就传来喊声,说找到了!

    我赶紧和菲菲跑过去,只见另外一处林间空地,伞刚好完全铺在了地上,足见胜男的伞降精准度有多高,然而,准确够用,着陆点选的不好,胜男落在一个疑似猎人挖的大坑里,深达两米多,周边有树枝等掩盖物,等我到场的时候,王媛她们已经把半昏迷状态的胜男从坑里给救了出来,大腿被戳坑里放置的钎子戳穿,失血过多,经过询问和检查,她身上并未发现其他伤口,应该没事。

    紧急处理后,鉴于胜男已经不能参加战斗,辰西只得安排火凤留下,照顾胜男,并用卫星电话与东北局联系,让其派直升机前来救援,我安抚了胜男一阵,又嘱咐火凤两句。然后和辰西她们抓紧时间上路,受伤对龙组而言是家常便饭,早已习惯了,只是有点心疼她而已。

    减员两人后,小分队只剩下辰西、楚云飞、楚菲菲、王媛和我五个人,人数少,不宜按照原定计划再分为两组,遂混编为一组,向目标哨所挺近。

    二十分钟后,顺利到达目标,哨所坐落于一座小山的山顶,虽然是山顶,但是土地经过休整,有大概半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平地,除了一排哨所营房,还有一片菜地。

    营房里没有开灯,看来一切如故,就像是里面的战士都睡着了似得。

    在距离营房百米处,辰西举手,示意停止前进。

    “媛媛,找个地方埋伏起来。”辰西低声下令。

    王媛点头,抱着狙击步抢先行上前,爬上了一个废弃的大油罐,趴在上面,抢口指向营房。

    “东辰,你带菲菲从西边过去,我和云飞走东边,不要进入营房,在外面查看即可。”辰西又下令。

    “你留在这儿指挥,我们仨过去就行。”我建议道。

    “少废话!执行命令,行动!”辰西瞪了我一眼,从腰间拔出撸子。带着楚云飞,躬身绕过菜地,往东边跑去。

    “遇到危险,直接开抢,不要犹豫。”我对菲菲说,她点头,看起来颇有些紧张的样子。

    我和菲菲绕过菜地,从西边接近营房,一切正常,只不过,空气中似乎有股奇怪的味道。

    “丝丝!”菲菲在我身后小发声,我停下脚步,回头看,菲菲指了指地面,我顺着她的手看下去,好像是一个脚印,我蹲下,仔细查看,果然,是人类的,成年男性的脚印,赤足,没穿鞋袜,不过看起来有点奇怪,脚型粗而且短,脚趾显得很长,像是介于手和脚形状之间的东西。

    这里是一小块泥地,所以才会留下清晰脚印,脚印很深,我用左脚贴着这个脚印踩下去,右脚离地,还顿了顿。抬起,脚印很浅,至少比那个赤足的脚印要浅的多,这就说明,脚印的主人很可能体重远远大于我(这是步行的脚印,很完全,如果是奔跑,边缘会有痕迹)。

    我看了看菲菲,她微微张着嘴,小声问:“这是啥,野人么?”

    “有可能是基因改造者,小心点吧。”我说,菲菲点头,二人继续朝营房走去。

    越是靠近营房,空气中那种味道越发强烈,等到了营房的窗口。掏出战术手电照进去,我终于发现了奇怪味道的来源——是尸体的味道!大部分人都还没来得及穿衣服,就被干掉了,营房中,到处都是士兵的血肉和残肢,惨状不足以用语言来形容,谨是用手电筒照着看了一圈,楚菲菲就忍不住开始呕吐,这是一间大概二十人的“宿舍”,确定没有活口之后,我尝试推开营房的门,并没有锁,我把突击步抢的抢口伸进去,静止几秒钟,再屏住呼吸,探头进去。

    “哎,局座不让进去的!”楚菲菲小声提醒。

    “凶手早就离开了,你在外面等着。”我说,进了房间,迈过地上的尸体,感觉士兵们在房间里反抗过,但反抗的时间并不长,因为他们的抢就戳在墙角,抢都完好无损,没人动过,我蹲下,查看一具还算完整的尸体的伤口,很诡异的伤口,不是刀伤、抢伤,也不是抓伤或者咬伤,伤口参差不齐,带着不少条状皮肉,让我不禁想起下午在西山酒店吃的一道菜——手撕羊肉!

    难道,他们的身体,是被凶手活生生撕开,才致死的嘛?

    想到这里,我不禁一阵胆寒,这得多大的力气,才能把尸体硬生生撕开啊!

    通过进一步检查,我确定了自己的推断,确实是被撕开的,因为有些残肢的端点附近的皮肤上,有类似勒痕的紫青色淤伤,我把手掌罩上去,跟五指的结构吻合,只不过,凶手的手,要比我大很多,几乎大一倍,足以抓紧一条人类大腿进行撕扯!

    如果这手痕,和外面的脚印出自同一个凶手的话,那么这家伙的手脚比例,未免太过失衡,我脑补出他的样子,长手、长臂、短腿、短足……不像是个人,更像是个怪物!

    除了残肢上的手痕,我并未发现凶手留下的其他痕迹,气有点不够用,我又不想呼吸房间里污浊的空气,便后退,准备出营房,即将出来的时候,手电筒的光,扫过地面。无意中发现了一个血脚印,与外面泥地里那个脚印如出一辙,我停下脚步,四下里照射,在门内侧的把手上,又发现一个手印,门把手是那种上下竖着,长条的钢管,留下一道带掌纹的将近二十厘米高的血印,这无疑是那个大手怪物开门离去的时候留下的!

    出了房间,我先喷出鼻腔里的浊气,再深吸一口外面的新鲜空气,简直太惨了!

    “嘿!谁叫你进去的!”辰西一边往我这边跑,一边厉声问道。

    “里面已经没有危险了。”我说。

    辰西跑到我们这边,一把拉开菲菲,带着她跟我隔离开数米之远。

    “干啥啊。你这是?”我不解地问。

    “你站着别动,”辰西摘下自己的背包,蹲下打开,从里面掏出一个类似给花浇水的那种小喷壶,然后问我,“你有没有接触房间里的东西,包括尸体、血液等?”

    我摇头,倒不是我保持警惕,主要是觉得脏,全都避开了。

    “屏住呼吸!”辰西说。

    我深吸一口,憋住气,辰西过来,用小喷壶朝我脸上喷液体,又在我脑袋上、脖子上、衣服上,甚至鞋底,都让我抬脚。喷了个遍,直到喷壶里的液体喷光,辰西才丢掉喷壶,说好了。

    “这是啥,消毒液吗?”楚云飞问。

    辰西点头,看着我,冷冷地说:“你没发现里面尸体的伤口,都有被腐蚀的迹象么?”

    “有毒?”我惊骇道,本以为刚才辰西只是给我做尸检后的常规消毒。

    我一说话,恢复了呼吸,脸上那股消毒液的刺鼻味道一下子冲入鼻腔,这给我呛的,剧烈咳嗽,感觉这玩意的腐蚀性更厉害!

    “走吧,这里只是第一现场,”辰西说,“死的都是营地的哨兵,增援部队的阵亡地点并不在这里。”

    之前她讲过,东北局传来的报告中,一共死亡或牺牲了三拨人,第一波是驻地哨兵,第二波是增援部队,第三波是沿边市龙组局的两个同志。

    “我发现了凶手的脚印,四下里查查,应该还会发现更多的脚印。”我指着营房里面说。

    辰西走到营房门口,看了看里面的血脚印,马上后撤:“我们那边也发现了同样的脚印,看来凶手只有一个人。”

    “局座,可以上房么?”我请示辰西。

    “上房干什么?”辰西皱眉问。

    “站得高,看的远啊,兴许能发现第二现场呢!”我笑道。

    辰西白了我一眼,走进窗口,双手合十下压,我助跑,跃身上了房顶,还没等站稳,就被眼前景象给惊到了!

    房顶上,居然趴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跟熊瞎子似得,一双墨绿色的大眼睛,死死盯着我!

    “草!”我骂了一声,也来不及调整落地姿态了,直接在空中开了抢,这里地势较高,王媛即便在那棵树上,也看不见房顶的这玩意!

    噗噗,黑乎乎的东西中弹,但纹丝未动,我落在地上,重心向后,随时准备后撤跳下去,它还是没动,看不出来是熊还是什么动物,但肯定不是人,所以我又对它开了两抢,它依然不动,我正要上前检查,突然,黑乎乎的东西暴起,向我扑来!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