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33、二十四岁男生都市(第2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35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我想到这二十四岁的典故,灵光乍现,很快就酝酿出了一首可能称不上诗歌的诗。

    “一天有二十四个小时。”我说。

    “嗯?”

    “咳咳,已经开始了,好好听着。”我减速,认真地说。

    “嗯,你说。”马玉饶有兴致地凑过来。

    “一天有二十四个小时,你会陪你二十四小时,无论白天黑夜。”我慢慢吟道。

    “不错,继续呀。”

    “一年有二十四个节气,我会陪你二十四个节气,无论春夏秋冬。”

    马玉这回没吱声。

    “华夏有二十四史,纵跨四千多年。”

    “然后呢?”马玉小声问。

    “但是,我没法陪你四千多年,因为我活不了那么久。”

    “哈哈,你又不是王八,当然陪不了那么久啦!”马玉笑道。

    “我只能陪你,到我生命的尽头,用我这辈子来爱你;如果,还有下辈子,希望,我能提前二十四年。”

    “提前二十四年怎样?”马玉问。

    “遇到你。”我转头看向马玉,深情地说,妈的,好诗,自己都被自己给感染了。

    马玉的眼睛湿润了,两股清泉涌出,边笑边哭,忽地扑过来,捧住我的脸,深深地亲吻下去。

    “呜呜——哎,开车呢!啊——”

    咣!可怜了路边的一颗小树,还没长成材,就被奥迪给“腰斩”了。

    幸亏俩人都系了安全带,并未受伤,只是别弹出来的安全气囊给炸够呛,在车里缓了缓,我打开车门,爬出来,跟马玉坐在路边,给赵德利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到,赵德利说还有半小时。这是一条山路,尽头就是高尔夫球场,平时不会有车辆经过,我看看时间,还够用,就寻思等赵德利车过来,搭他的车去高尔夫球场。

    “太阳好大,东辰,去车里呆着吧。”马玉用手遮荫蔽日,皱眉说。

    我点头,起身,把她拉起,回到路边的沟里,钻进车中,从马路上,并不能看见沟里,于是我俩,嘿嘿嘿,你懂的。

    野外,大白天的,够刺激,不过得速战速决,二十分钟解决战斗,这回马玉不怕热了,说车里憋闷,回到路边,过了没就多,赵德利的车经过,发现我和马玉出了车祸,赶紧下车查看,问要不要送医院,我说没事,赵德利给辰东车行打电话(他负责车行的经营管理),让公司的拖车过来处理现场。拉上我和马玉,顺利到达高尔夫球场。

    我们是主,自然得先到,没过五分钟,程金祥也来了,其他几位老板也都陆续到场,相互引荐之后,入场挥杆,基本大家保持着同样的进度,边打边聊,谈笑风生之间,敲定了未来数年西城的势力格局。

    他们的地盘,我不会去动,彼此也不会触碰别人的利益,这是分,除了分,还有合。大家组成一个战略联盟,每个人拿出部分资金,成立“西城联合投资集团”,按照出资比例,占据不同股份,其中我占比最大,百分之四十,赵德利是百分之十,其他百分之五十,由剩下的几位老板分摊。

    联合投资集团的管理,由每家各自出一位代表,构成董事会,重大事件董事会研究决定,赵德利挂名董事会主席(开始让我来当,我没答应),总经理暂定为宋歆芸,负责集团的日常事务。

    我出了五亿(包括程金祥的)。也就是说,公司总资产为十二亿五千万,在那个时代,堪称是商业航母,足以在全省,乃至东北范围内,掀起巨大波澜。

    打到最后几杆,他们开始让我,我也没客气,好好打,率先打完,勇夺此次“西城精英赛”的冠军。

    打球拖得时间太长,已经快下午三点钟了,回到城里后,直接在西山酒店入饭局,觥筹交错,喝到晚上八点多钟,我保持清醒,他们都喝趴下了,还好都有专职司机,各自告别送走,最后,饭店门口就剩下我和马玉两人,以及程金祥给我留下的一台奔驰车,这是他家的三号备用车,直接送给我开。

    但我没有着急回县城,借着微醺的酒意,跟马玉在西山酒店客房开了一间,正在床上翻云覆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我没管,继续,马玉叫停,皱眉说看看吧,万一有急事呢!

    我不情愿地离开马玉,过去一看,是郑辰西的电话,赶紧接听:“局座。”

    “在哪儿?”辰西问。

    “市里,西山酒店。”

    “十分钟后派车到门口接你。”

    “怎么了?”我问。

    “紧急任务!快点准备!”郑辰西说完,挂了电话。

    “咋了?”马玉从床上起来问。

    “辰西说要我出任务,马上。”我说。

    “啥事啊?”

    “她没说。”我无奈摇头,穿好衣服,把奔驰车钥匙给了马玉,让她自己回县城。

    来到酒店门口,刚点着一支烟,郑辰西的车就到了,急停在我身边,差点压着我脚。

    我打开副驾驶进去,辰西一系黑色皮衣,正是我第一次遇见她时候穿的那件,长款。内侧带一圈儿刀刃的那件。

    没等我系上安全带,辰西就起步,急加速往前冲去,我看看后座,只有王媛自己,正在拆一支长抢,带瞄准镜的那种狙击步抢。

    “到底啥任务?”我问。

    “把烟掐了。”辰西专注于开车,冷声道。

    我打开车窗,把才抽两口的烟扔了出去,又关上车窗。

    “边境出现异常情况,有个哨所被团灭,前去支援的步队也没有一个活着回来,沿边市龙组局去了两个同志调查,发回特级警报之后,也失联了,东北局让我们西城接手,前去调查。”辰西说完,我马上进入备战状态,听起来情况很严峻的样子。

    “知道沿边么?”王媛在后面问我。

    “我知道,林吉省东部的城市,与北高丽和鹅国接壤,地处长白山深处,那里能出什么情况呢?该不会是战争吧!”我皱眉说。

    “不可能,战争不会从那个地方开始!”辰西笃定地说,“具体什么情况,现在谁都不清楚,只能咱们过去揭秘。”

    “就咱仨?”我问。

    “云飞大哥已经带着菲菲、胜男、凤儿她们前往机场了。”王媛说。

    我点头,西城龙组局几乎倾巢而出,只留下一个王丽娜守卫,可别中了护龙世家的调虎离山计,不对,西城龙组局之所以强悍,是因为我在这里,我跟着去,西城龙组局也没啥可保护的对象了。

    很快到达北山机场,也就是上次我被老贺“劫持”走的那个机场,来早了一些,飞机还没到,楚云飞他们已经到达,相互交流意见,胜男猜测,有可能是其他两国的基因改造者入境,否则不会造成这么大规模的伤害,因为在卫星观测中,没有发现任何热兵器大量交火的现象。

    十几分钟后,远处夜空的天际线,出现两个光点,辰西马上让我们散开,利用强光手电筒排成两列,引导飞机降落,这是个废弃的机场。没人管理。

    很快,飞机到达,在机场上空盘旋一周后,稳稳降落,又是上次那种不算太大的军用飞机,落地后也滑行出很远,我们上车追过去,上了飞机,只是单纯的接机,里面就俩飞行员,装备都是我们自带的。

    人和装备上了飞机,反向起飞,朝东北方向飞去,辰西用电话请示东北局,在哪儿散降,东北局回复,说你们自己挑地方吧,现在总局那边也乱了套,因为远隔几百里之外的龙江的另一个哨所,也被袭击,而且这次袭击,还蔓延进国境线很深的一个小镇,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他们正着手调查那个事情,毕竟涉及平民,必须要处置得当,一旦造成民众恐慌,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开始在机舱里研究地图,最终决定,在被袭击地点以西两公里的一处山间平地伞降,并划定汇合地点,那边的天气预报显示,今夜有风,并伴随雷阵雨。伞降之后,大家估计会分散开很远的距离。

    一个多小时之后,飞机到达指定位置上空,机舱门打开,我往下一看,我们好像是在云层里,雾气昭昭,啥都看不见。

&nb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