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29、杨瘸子男生都市(第1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6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我转头看了胜男一眼,她嘴角挂着冷笑,微微点头,十根玉指在桌下伸直,开始给自己运气充电。

    “张老板,既然你这么抬举我,投资的事儿,我会考虑,”杨瘸子端起酒杯,起身,隔着桌子跟我碰了一下,“这杯敬你,真是后生可畏呀!”

    “一起发财!”我跟杨瘸子碰杯,小口抿了一口。

    杨瘸子看我没喝多少,他也抿了一口,慢慢放下杯子:“那个,张老板,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你们慢慢吃,这顿算我的!”

    说完,杨瘸子和那个中山装男起身欲走,我也没拦着他,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

    “你俩,好好陪张老板,昂?”杨瘸子用手扒拉了一下魏三儿的脑袋,阴险地笑了笑,他的内心修为,还是不够强大,这么轻易就表露出自己的内心。

    二人出去,一直站在门口的主管,冲我们微微点头,把包房的门关上。

    “东哥,咋整啊?”魏三儿低声问,看起来很焦虑,他也看出来杨瘸子要动手。

    我左右看看,指向包间门后面的墙角:“你俩先蹲那儿,我怕他们从外面往里放抢。”

    墙角那边有个柜子,装碗、盘、碟之类餐具的地方,相对安全一些。

    魏三儿和耗子起身过去,蹲在柜子后面。

    通、通、通,他俩刚藏好,我就听见外面传来不少人快步上楼的声音,来了。

    “胜男,藏我身后去。”我说,我不怕子弹,她却是血肉之躯,怕伤着她。

    胜男不慌不忙地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才起身,站在我身后,用双手扶着我肩膀。面向包房门口方向。

    从脚步声判断,至少已经有五、六个人站在了门口外面,脚步声戛然而止,我屏住呼吸,拿起桌上的一只盘子,侧耳倾听,哗啦,五连发上膛的声音,轰的一声巨响,包房木门瞬间碎裂,许多碎木片飞向餐桌,我下意识地用盘子挡住脸,破相可不太好,右胸和左肩部,传来剧痛,打得还挺准,我怀疑是那个中山装开的抢。因为他能隔着门判断出我的大概位置。

    木片落定,门上出现一个大洞,能看见门后的两道身影。

    咣!门被踹开,果然,是那个中山装,端着一只五连发,凶神恶煞地站在门口。

    “别伤了他,给我留着!”我说。

    “明白。”胜男应声的同时出抢,两秒钟内,连击五发,中山装身边、身后的五个人,应声倒地!

    一切发生的太快,中山装还没反应过来,错愕了一下,我扬手甩出餐盘,龙组注重冷兵器训练,飞刀我也练过。而且盘子的飞行稳定性更好,没等中山装再开第二抢,盘子就准确击中了他的额头,中山装向后仰去,手指下意识地扣动扳机,我早有准备,盘子出手后,便掀起桌子,桌子很厚,完全挡住了第二抢的几瓣霰弹。

    我从椅子上起身,在桌子后面全力补了一脚,桌子横着向中山装飞去,把他撞出了门口。

    “剩下我来吧。”胜男绕前,要出去解决残敌。

    我抓住她肩膀:“你走窗户迂回,别让杨瘸子跑了,让战斗局限在饭店之内。”

    胜男点头,转身奔窗口,打开窗户,纵身跳了下去!

    “东哥,嫂子真牛比!”耗子扑了扑头发上的木头屑,伸大拇指赞道。

    “东哥,你受伤了啊!”魏三儿发现了我肩膀和胸口中蛋的地方,惊讶地起来。

    “蹲下!”我厉声道,因为门口的饭桌被推开,他们的第二波攻击到了,我箭步上前,在饭桌向包间内倾倒之前,又在上面补了一脚。

    轰,又是一记五连发,不过徒劳地轰在了饭桌上。

    “快上,冲进去啊!别让从窗户跑了!”外面有人喊。

    我没有给他们冲进来的机会,深吸一口气,纵身而起,回旋,踹向饭桌,咔嚓,饭桌被踹碎,我落地,俯身冲出,在走廊人群里一阵腾挪,等我游走到楼梯间的时候,三把五连发,都已经在我手里。

    往下看,楼梯下面,还有不少人要往上冲,不过手里的不再是热武器,而是明晃晃的片儿刀,这个杨瘸子实力很一般嘛,准备了将近一个小时,才集合起三把五连发,火力太逊了些。

    回头看,两人在刚才的交锋中被我击倒,那个中山装满脸是血,正站在人群中间,对我虎视眈眈,但其他人都已经懵逼了,傻愣愣地站在原地,不敢上前,我不去管他们,背着手,看向楼下冲上来的片儿刀男,微微一笑:“单挑,还是一起上?”

    “挑你麻痹!”为首的一个片儿刀男,举刀上前,砍向我的肩膀,我侧身躲过,保持背着手的姿态(主要为了装比),起左脚,弹向他下落的持刀手腕,踢掉片儿刀,又顺势踹向他的小腹,片儿男被踹下去,压倒了好几个人,我回头看了一眼,两个同样拿刀的家伙,准备从背后偷袭我,见我回头,他们赶紧停下脚步,就像是跟我玩“一二三,木头人”似得。

    我看着他们,用脚勾起刀柄,挑起来,又凌空一脚抽过去,片儿刀直飞向其中一人的胸口(其实我是瞎蒙着踢的,毕竟人多,往哪儿飞都能戳中),击中他胸口,力道可不小,没入至少七、八厘米,他低头看看片儿刀,慢慢瘫软在地上,其他人都惊愕,纷纷往后退去。

    我转身回来,信步下楼梯,他们也被我的气场(逼格)逼退,下了三级台阶,我骤然加速,冲入人群,左手抱着三把五连发,右手夺过一把片儿刀,上下翻飞,专门挑他们的手腕。伤人不是目的,目的是震慑。

    等我砍到一楼大堂,身后已哀嚎一片,大堂中,还有大概十多个混混,杨瘸子也在,他们退到门口,却无法出去,因为胜男已经成功迂回,手里两把撸子,跨步站在门外,谁敢走?

    我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上面,笑问:“杨瘸子,你啥意思啊?”

    杨瘸子分开人群,冲我笑道:“你挺厉害啊,受伤了还这么能打!”

    “嗯?”我假装疑惑不解地看向自己的伤口,“哦。你说这个啊。”

    说完,我把那几把五连发扔在地上,扯开左肩的衣袖,把那颗霰弹从皮肉中扣出,血虫早已严阵以待,迅速“编织”伤口,我把霰弹扔在地上,又起身,脱掉上衣,赤裸上身,用左手扣出右胸的那颗霰弹,这里也有几只血虫在候着,毕竟霰弹镶嵌在里面的时候,它们没法正常工作。

    寂静的大堂中,他们都在看我表演,几秒钟后,有个小混混打破沉寂:“草。铁布衫啊,这是!”

    登登登,楼梯间下来几个人,为首的正是中山装,脸上的血,已经擦掉大部分,额头上一道骇人伤口,被那只盘子给打的。

    “你叫什么名字?”我又坐下,笑问那个中山装,他没吱声。

    “不说话?待会儿,可能你想说,却没有机会了。”我笑道,他还是不吱声。

    我从椅子上起身,向他走去,他身后的那几个混混,纷纷后退。

    “给个面子,单挑一下?”我笑问。

    中山装眯起眼睛,没有后退,举起双拳,做出搏击的姿态,默声应战。

    我伸出手,向他勾了勾:“来吧。”

    中山装深吸一口气,掠步上前,挥拳向我打来,我没挡,也没动,因为我看出他这是虚招,果不其然,他的拳头从我眼前轻飘飘地扫过,下盘偷袭,抬膝撞向我的敏感部位,阴招!

    我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他的膝击,也起脚,后发先至,直接踹向他的膝头。

    “啊!”中山装惨叫,被踹得失去平衡,单膝跪在地上,抬头冷冷看着我。

    我伸出食指指向他,摇了摇,轻蔑笑道:“你,不行。”

    “草!”中山装暴起,凌空回旋踢,扫向我的面门,动作太慢了,我瞅准空挡,也腾空,出脚,踹中他的屯部,这里是他的重心,直接把他踹飞出去,空中无法抵消后坐力,我也向后飘出一米多远,落地,差点踩着一把倒地的椅子,要是被绊倒,那可就丢人了,还好没有。

    中山装趴着落地,但很快又爬起来,转身,看眼神,战斗力犹在的样子。

    “你不是擅长甩棍么,今天忘带了?”我笑问,刚才他趴着的时候,我看见了,别在他后腰的皮带里。

    “不用担心别人说你欺负我,亮兵器吧。”我捡起那把椅子,用力掰下一条椅子腿。掂了掂,还是觉得这玩意趁手。

  &nbs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