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15、夜宴(三连更之一))男生都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37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东辰,别想那么多,吃饭去吧。”马玉走到我身边,搂着我肩膀,宽慰道。

    “你都看出来了?”我皱眉问她。

    “傻子都能看出来——除了媛媛。”马玉笑道,转头,看向从操场里过来的王媛等人。

    “胜男呢?”我问,没在人群里发现她。

    “落地时候崴脚,自己去医务室了。”马玉说。

    “我过去看看。”我说。

    “应该没啥事,检查完了你俩赶紧来食堂,明天你们就得走了,老贺说,今晚设宴,请你们喝点。”

    我点头,跑去医务室,胜男坐在处置床上,伸出一条腿,眉头紧皱,旧伤复发,又是上次从西餐厅跳窗时候崴的那只脚,还没彻底好利索。

    “咋样?”我轻声问。医生正给她用冰袋冷敷,胜男别过脸去,没理我。

    “你别往心里去,她就是那样的人。”我说。

    “什么叫‘那样的人’?我招她惹她了我?!”胜男气愤道。

    “都怪我,行了吧……”我苦笑,“她都走了,下回见面不定什么时候呢。咱眼不见为净,好不好?”

    如果这话让冯瑶听见,估计我俩彻底没戏了,关于如何在各个妞之间左右逢源这件事,说实话,我办法不多,现在只学会了连哄带骗这一招。

    胜男撇嘴笑了笑。看向大夫:“行了,老郭,别揉了,我没事。”

    老郭起身,把冰袋给了我,我要给胜男揉,她把冰袋踢开:“吃饭去吧。别让贺校长他们久等,你帮我把鞋袜穿上。”

    我从床上捡起袜子,抓过她的小脚,慢慢穿上,从胜男表情看得出来,她还是很疼的,只是硬撑着。可能,我想,主要是心疼吧。

    穿好鞋袜,我扶着胜男下床,出了医务室,慢慢走向食堂,一进去里面就香气扑鼻,最近因为搞特训,吃的都是营养餐,全完为了补充身体所需能量,生的蔬菜、水果,干切牛肉什么的,少油、盐,当然谈不上美味,进了小食堂,桌上已经摆满,十张椅子,空着四张,估计本来准备宴请201和冯瑶的。

    “东辰啊,还没跟你喝过酒,能整多少?”老贺把一瓶茅台戳在桌上,笑着问我。

    “我酒量二两,今晚半斤吧。”我半开玩笑道。

    “东辰,可别借酒消愁,那样更容易醉,要不你喝点啤酒得了。”马玉关切地说。

    “不用,累半个月了,我也想喝点。然后好好睡一觉。”我坐在位子上,王媛起身,打开茅台,乖巧地给大家倒酒,本来火凤不想喝,但禁不住大家伙儿劝,最后。在座八人,都倒上了白酒,反正茅台不花钱,都是专供的,食堂里有的是。

    别说,今天我发挥的还不错,喝了半斤白酒。也没觉得有什么,继续喝,推杯换盏,渐渐的,我感觉大家都喝多了,暗自数数,自己已经喝了至少一斤,却依旧清醒,难道是因为基因改造的缘故?不像,王媛、胜男、火凤的小脸,早已红扑扑的,火凤酒量最差,已经昏昏欲睡,马玉搂着她说话,火凤只是点头应着,貌似基因改造对酒量提升应该没什么影响。

    我忽地想起来,现在自己的血液里,有十条血虫,会不会它们在发挥作用,吸收掉了血液中的酒精成分呢?那样会不会把它们给弄醉啊?为了测试自己的推理,我借着去厕所的时候,溜进厨房,用刀在自己手臂上割了个小口,然后再去厕所,等嘘嘘完出来看伤口,还是刚才那个样子,并没有血虫出来疗伤,看来确实是醉了。

    但我想试试血虫到底能帮我扛多少酒精,回到席间,老贺战斗力超强,还再张罗喝,其他人都开始躲酒,我陪他喝,把老贺给彻底陪好了,跟我称兄道弟。喝到八点半,老贺被放倒,我终于有了醉意,估计血虫饱和了,前后算算,一共喝了一斤八两!

    这算是彩蛋吗?

    妈的,以后再也不怕跟人拼酒了——当然,我得确认,血虫可以在短时间内恢复过来才行。

    马玉喊来勤务兵,把我们分别送回宿舍,王媛扶着火凤,火凤吐了一路,我和胜男只好等她,到了宿舍门口。火凤死活不肯进去,就坐在台阶上,说待在外面舒服,让我们进去睡觉,我们不好把她扔在外面,王媛提议(她没喝多少,也就七、八两)。要不去县城唱歌吧,正好能醒醒酒。

    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便打电话给马玉请示,没人接,又给其他几个首长请示,都没人接,估计已经睡下了。

    “哎呀,别打了,明天就毕业,谁还管咱们呀!”胜男迷迷糊糊地说。

    我想想也是,让她们去宿舍里换衣服,我跑去后勤组,把王媛那台车开了过来,也就是我和王媛从赤峯过来时候带的车。一直放在后勤没动,我也回去换了便装,出来拉上她们仨,开往青训营门口,路过马玉宿舍的时候,发现她也跟火凤一样,坐在台阶上。垂着头,那位考核我们搏击的女同志陪着她。

    我下车,过去问情况,那个女同志并没参加饭局,说马玉已经吐完了,一直在说胡话。

    “马教官,我们去县里唱歌,醒醒酒,你去不去?”我问马玉。

    “这都几点了,违反规定的。”女同志小声提醒我们。

    “这不都穿着便装嘛,没事儿。”我笑道。

    “哎,玉,东辰喊你去唱歌,去不去?”女同志大声问马玉。

    “去!”马玉突然精神过来。忽地从台阶上起来,直奔我们的车。

    “哎哎,你穿着制服呢,换了衣服再去啊!”女同志把马玉抓回来,连拖带拽地拉进了宿舍里。

    我点着一支烟,在门口等待,五分钟后,马玉自己出来了,我叼着烟,差点窒息,好漂亮啊,头发挽了起来,发髻很高,香肩外露。一席雪纺连衣裙,一双大长腿,脚下是米色的系带高跟鞋。

    “美不美?”马玉原地转身,向我展示,可还没等转完,脚下拌蒜,差点跌倒。我赶紧扶住她胳膊,一股夹杂着酒精味道的香气钻入鼻孔。

    王媛也下来,哇哇地拍手大叫:“哎妈,马教官,没想到你一打扮,这么漂亮呀!”

    “漂亮吧,嘻嘻——等会儿。我再去吐一下!”马玉松开我的手,跑向宿舍门口的垃圾桶,不过干呕了两下,什么都没吐出来,估计已经吐干净了。

    “走吧!”马玉擦擦眼泪,晃晃荡荡地上副驾驶,把王媛给挤到后座去了。

    我上车。看看后视镜,火凤在中间,靠在座椅上,酣然入睡,胜男还算清醒,只是在揉脑袋,可能有些头疼。只有王媛依旧活蹦乱跳。

    我挂挡起步,笑道:“不知道明天回西城的时候,会不会是这个阵容。”

    “别闹了你,马教官还能送咱们去西城呀?”王媛笑道。

    “就是,喝傻了吧你。”胜男也白了我一眼。

    我看向马玉:“马教官,决定辞职了么?”

    “辞职?!”后面俩妞都炸毛了。

    马玉抿着嘴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高跟鞋。俯身把左脚的鞋子脱了下来,挂在指尖上:“你们帮我看看,这鞋能值多少钱?”

    王媛接过鞋,左右看看:“款式真好,纯牛皮的,估计得三、四百吧?”

    “胜男,你也看看。”我说。

    胜男接过鞋子:“我不太懂,三、四百差不多?”

    马玉似乎有些不高兴,我左手开车,伸右手去后面把鞋子拿过来:“三、四百是成本价,要是放在商场里,至少一千块钱!”

    “你就别逗我开心了。”马玉苦笑。

    “啥意思?”王媛在后面问。

    “这是马教官自己设计、制作的。”我把鞋还给了马玉。

    “啊?真的假的,太厉害了啊!”王媛惊讶道,“那值一千,哦不,两千!三千都值!”

    “可以去县城问问。”我说,看看左臂,之前划开的那道伤口,终于愈合。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