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10、破茧成蝶男生都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37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准备好了。”四人齐声回答。

    “走吧,去实验室。”马玉带我们离开宿舍,来到一栋我们从未来过的楼,进去,一楼是别墅装饰,但马玉带我们进了书房,书房里有一道暗门,好像龙组特别喜欢用书架当暗门,京城那个卖古董的据点就是这样。

    进暗门,下地下,连下两层,来到一个玻璃房的实验室,里面放置类似水晶棺的东西,四具。透明的,里面有淡黄色的液体,咕嘟嘟、咕嘟嘟地冒着泡泡,房间里还有不少穿着白大褂忙碌的工作人员,他们都戴着很高级的防毒面具。

    “要躺水里吗?会不会被淹死啊?”王媛小声问。

    马玉瞅瞅手表:“都已经准备完毕,提前开始好了,你们进去,脱了衣服躺水里。”

    “啊?脱衣服,要全脱吗?”王媛捂着胸口问,“里面还有男同志呢!”

    “不脱也行,反正衣服会被液体给融掉,一样的。”马玉挑了挑眉毛。

    “那里到底是什么?”我皱眉问,“该不会是……硫酸吧?”

    “嗯,成分差不多。”马玉点头。

    “我靠!那人不也给融掉了么!”火凤惊讶道。

    “怎么,怕了啊,呵呵,谁先来?”马玉轻笑着问。

    四人面面相觑,都没有说话,沉默了几秒钟,王媛率先站了出来,淡淡地说:“我先吧。”

    不愧是心理素质拿到超高分的选手,关键时刻,还得看王媛。

    有时候,明明知道不会有危险,但是面对这种咕嘟嘟、咕嘟嘟冒泡泡的黄色液体,敢于躺进去,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马玉赞许地点头,打开了实验室的门,放王媛进去,又马上关上了门,虽然只是一开一关,我也闻到了房间里透出的刺鼻气味,好酸的味道!

    王媛进去,马上捂住口鼻。有工作人员向外看了看,冲马玉伸出两根手指,马玉点头,也举起两根手指,应该是确认,这个队员是进行二阶改造,因为里面的四口“水晶棺”并不一样,中间的两个要更大一些,里面的液体也更多一些。

    王媛被工作人员引领到中间的一个“水晶棺”前,工作人员示意她脱衣服,王媛没有犹豫,快速脱掉身上所有衣物,踩着一个小方凳,坐在了“水晶棺”的边缘,就像坐在泳池边,即将下水游泳一样,万一真的被腐蚀,可怜这么好的身材了呀,没想到王媛还挺大的。

    两秒钟后,王媛勇敢地把脚尖伸进液体中,那个部位的液体,立即冒出一股白烟,火凤和王胜男都尖叫起来,但王媛并没有把脚拔出来,反而伸入得更多,直接踩进了池底,白烟和气泡渐渐消失,我清楚地看见。液体中的王媛的小腿和脚,完好无损!

    “到底是什么原理?”我回想起学过的化学知识,对不上号。

    马玉背着手笑了笑,转向我们:“谁第二个来呀?”

    “我来吧。”我说,主要是好奇,想进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玉打开门,放我进去。一股浓烈的刺鼻酸味,立即钻入我的鼻孔,幸亏开门之前我已经做了两次深呼吸。

    工作人员这次没有向马玉确认是一阶还是二阶,可能因为只有我一个男队员的缘故,直接带我走向旁边的一个矮些的“水晶棺”,也让我脱衣服,此时。王媛已经完全躺在了液体中,双眼紧闭,口鼻处,被工作人员罩上了一个呼吸器。

    我脱完衣服,踩着方凳上去,奇怪的是,里面的液体虽然在翻滚,但却感觉不到温度,我用手往里面探进去摸了一下,斯拉,一股白烟冒出,液体是冷的,跟冰水的触觉差不多,就是有点粘,我疑惑地跨进液体中,躺进去,真特么凉!

    等我躺好,工作人员伸手进液体中,也给我罩上呼吸器,我的气快用尽了,赶紧吸气,味道有点奇怪,一口气进去,感觉整个人都昏昏欲睡的样子,应该是具有催眠作用的“药气”。

    趁着还没睡过去,我左右看看,火凤和王胜男也捂着嘴进来,脱衣服,躺进液体里,这种气体的药劲儿挺大,还没等看见我隔壁的王胜男脱完,我就觉得眼皮太沉,不自觉地闭上眼睛。

    半梦半醒的状态下,我感觉自己的脊柱,像是被无数只钳子给钳住一样,疼的我一激灵,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自己的虽然看不见,但能看见王胜男的,不是错觉,果然有一条很长的机械装置,从下面钳住胜男的脊柱,几十根钢针,直接刺了进去,胜男睁大眼睛,身体向上,夸张地弓了起来,手脚在液体里乱踹。四个工作人员马上过去,压住她的手和脚,过了大概十秒钟,胜男的身体才恢复原状,像是晕了过去。

    之前的痛觉测试中,我记得她是第一个投降,我被电的酥麻的时候。她就已经疼的受不了,现在她又是二阶改造,承受的痛苦,应该比我现在强烈百倍、千倍吧,好心疼,但又没有办法,破茧成蝶,总归要付出一些代价。

    我重新闭上眼睛,随着继续吸入那种气体,意识又开始变得模糊,但很快,又一股刺痛感袭来,这次是从脚心传来的,我再次睁眼,第一时间看向胜男,她的双脚,却没有什么机关,只是腰部,被一个类似头盔的东西给压住了,我尝试抬头看自己的脚,我的腰部并没有那个东西。从现在开始,一阶和二阶的改造方法已经不同。

    然而,我也没看见脚下的机关,一个工作人员在水晶棺外面冲我摇了摇头手指,示意我保持安静,我点点头,又躺回去,眼见着头顶上方,出现了一根大针头,伸入液体,直接朝我眉心扎了过来,我知道不能躲,扎偏可就麻烦了,又有点害怕。索性闭上眼睛,眉宇之间的刺痛感,深入脑髓的刺痛感,疼的我一抖一抖的。

    朦胧中,我好想听见外面的工作人员在说话:“他怎么还醒着?”

    “打一针麻醉吧。”另一个声音,“直接往rpc里加药就行。”

    那个rpc,应该就是头顶这根针。等针头拔出,又过了十几秒,我再次昏睡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手上的刺痛感弄醒,睁开眼,这次看见了,正在有机械手,往我的手心里扎东西。

    我又看向王胜男,她的身体,基本已经被各种仪器覆盖,只剩下一节大腿,以及腰部以下的部分还露在外面,某个地方,随着液体自然摇摆,有点像一撮水草呢,我不觉哑然失笑,突听咚咚咚,有人在另一边敲水晶棺,我转过来看,是戴着防毒面具的马玉,她皱眉。摘下面具,用唇形跟我说了三个字——正经点!

    我知道她啥意思,因为刚才看胜男,我有点那啥,出现身体变化,被她给发现了,好尴尬呀!

    闭目养神。我听见外面有人嘟囔:“怎么还是麻醉不了他呢?再加药,会损伤中枢神经的。”

    “算了,别麻他了,正常继续就行。”马玉的声音。

    就这样,我一会儿清醒,一会儿懵逼,数次被痛感刺激。自己身上的仪器也越来越多,基本都是注射类的东西,抽空看看胜男,她身上的仪器,一开始多,后来又变少,全部撤掉。然后又换上了一批新的仪器,应该就是二阶改造的仪器,幸运的是,胜男被麻醉的很彻底,除了之前那次痉挛,身体再无其他反应。

    不是我特别关心她,主要是从我这个角度,只能看见她,看不见那边的王媛和火凤。

    改造大概进行了三到五个小时,我身上的仪器,开始一个一个撤下去,口鼻里的空气,也不再是令人昏昏欲睡的气体,换成了干净的氧气,等最后一件仪器从我腹部升起后,工作人员伸手进来,抓住我的呼吸器,用手势让我做好准备,我点头,最后吸了一口,他把呼吸器拔了出去。

    我慢慢从“水晶棺”里坐起,探头出来,工作人员都已经不戴防毒面具了,我尝试呼吸,一切正常。

    “完事了么?”我问工作人员,他点头。

    我又看向隔壁,胜男身上还有不少金属仪器,估计还得一会儿,而隔着两个“水晶棺”,我看见火凤也从液体里出来,甩了甩头发上的液体,正疑惑地看向我这边。

    “诶?你眼睛怎么变颜色了?”我好奇地问。

    “你的也是啊!”火凤笑道,摸一把脸上的水,“我什么颜色?”

    “红色,我呢?”

    “一样!”火凤说。

    “过几个小时就会褪下去的。”我身边的工作人员说。

    我又看向胜男的“水晶棺”,指着它问工作人员:“这个红,是那种溶液造成的么?”

    “什么溶液?”工作人员疑惑地看向胜男的“水晶棺”,突然大叫,“不好!受体异常崩血!快,停止改造!停止改造!”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