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02、王君阳(还是二合一)男生都市(第2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7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查什么。我说一是查年产值,二是查铁矿集团的股比构成,主要查查王军的占比,通过年产值,就能推算出王军的实力。

    一支烟的功夫,马玉回话,告诉我去年友谊矿的年产值是2.8亿元,利润超过5000万,矿是王军独资,当年承包的是个濒临破产的国有铁矿,王军花了五十万就给包下来了,结果进一步勘查,发现还有巨大储量,一下子发家致富,这已经是三、四年前的事情,也就是说。现在的王军,身价早就过亿。

    幸亏我“深入虎穴”调查了一番,王军的资本实力,丝毫不逊于刘万明,我如果只带着冯波的两百人去砸他场子,肯定得吃大亏!

    而且,对付这种地头蛇,即便让冯波带五百人来也白扯,五百人,除非是孙大炮从南方带来那种专业的打手才能搞定,再说,我跟王军、王君阳父子并没有深仇大恨,犯不上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此事,还应从长计议。

    天气很热,县城街头浮夸、土气的音乐让我感到烦躁,我开车找到一家宾馆。开个房间,打开空调,躺在床上思考,该怎么处理这个问题比较稳妥。

    想了十几分钟,我先给冯波打电话,让他不用过来了,两百人,办不成事,来了也没用,人吃马喂的,徒增消耗,我还得搭冯波挺大个人情。

    “咋了,哥们,怂了啊?”冯波笑问。

    “不是怂了,他们主动过来认错,事情已经解决了。”我也不好折自己面子。只能这样说。

    “那行吧,等有机会的,咱哥俩再聚。”冯波可能是觉得我不相信他的能力,略微有点不高兴地说,我也没过多解释,回头跟浩哥说明实情即可。

    挂了电话,我继续研究对策,从西城调人马,更加不现实,远水不解近渴,开车过来,就得超过十个小时,再说也犯不上,要不,再采用最开始的办法,调动地方部队?还是不行,万一搞不好,会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思考半小时后,对于是否动王氏父子,我依然犹豫不觉,决定再出去转转,做个民意调查,看看这个王军,到底是个啥样的人,如果是赵德利那种老江湖,而且对社会无害,就采取谈判的办法,用官方身份去压王军,迫使他带着儿子前来谢罪;如果是刘万明那种危害社会的坏分子,那就只能来硬的了,也算是为当地老百姓除一害。

    我通过走访县城大小商铺的店主、老百姓、出租车司机,甚至还混进一所高中。问问学生们对王军的评价如何。

    调查结果,让我坚定了打掉这颗社会毒瘤的决心,比之刘万明,王军父子有过之而无不及,在这个县城简直是无法无天,王军好色,有个绰号,叫“夜夜做新郎”,当然了,这么说有点夸张,这个人只要在县城看上哪个漂亮女人,不管人家单身还是已婚,直接让手下抓上车,带去酒店,那啥之后,给人家扔两千块钱,见红的话,就扔五千,他财大气粗,手下多,又跟当地制服的头头是“把兄弟”,报官府也没用,受害者及家属只能忍气吞声。

    王军的儿子,王君阳,瘦骨嶙峋,不但继承了老爹的光荣传统——好色,还总惦记着学习古惑仔,想超越老爹,成为青玉德的陈浩南,仗着老爹的庇佑,王君阳经常率众打架斗殴,去年在夜总会还弄死过一个混混,赔两万块钱了事。

    所以,之前我多虑了,王君阳肯定不会逃走,也就是伤的是个女兵,他不敢扎刺儿,如果伤的是普通老百姓,以他的性格,这事儿还不能善罢甘休呢,毕竟火凤踹了他一脚。

    调查完毕,已经晚上六点多钟,我开车回了青训营,问门卫,贺校长回来了没有,门卫说才回来没多大一会儿,我直接找到贺立强的办公室,向他汇报关于王胜男受伤,以及王氏父子在青玉德县城无法无天的情况,当然,免不得要添油加醋一番。

    “草,”贺立强听完,气的一拍桌子,“我还跟王军吃过一回饭呢,没想到他是这种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挺多油光水滑的商人,跟咱们正府部门打交道的时候,人模人样的,背地里却又是一副嘴脸!”我附和道。

    “东辰,你想咋办?”贺立强问我。

    “这伙势力不铲除,青玉德的老百姓就不得安宁,我建议,由咱们龙组青训营出面,当地龙组局配合,彻底打掉王军团伙!”

    “你的意思,是咱们出兵?”贺立强皱眉,“我虽然是校长,不过可没这么大权限啊!”

    “谁有这个权限?”我问,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青训营归东北总局的特训处管,至少得他们处长下令才行,当然啦,如果能得到更高一级的首长下令,比如张局座啥的,也就更妥了!”贺立强笑道。

    “贺叔,老奸巨猾啊你!”我指着他,戏谑地笑笑,掏出我手机,找到张少忠的手机号,打了过去。

    又是他那个女秘书接听的。

    “我找我叔。”我说,贺立强从办公桌后绕过来,递给我一根中华,帮忙点着,然后坐在我旁边,趁机偷听。

    “你叔做饭呢,啥事你跟我说吧。”女秘书道。

    “做饭……我是不是应该管你叫婶儿啊?”我笑问。

    “啧,你能不能正经点儿,我只是你叔的秘书,嫂子就在旁边呢!”女秘书压低声音,哒哒哒,高跟鞋走远的声音,她说的嫂子,肯定就是张少忠的夫人。

    “好吧,说正经的,姐。”我在小连见过这个女秘书,跟郑辰西年纪差不多,辈分好像有点乱,各论各叫吧。

    “姐,我要调动咱们青训营的人马,去青玉德县铲除一股黑恶势力,想请示一下我叔,这样行不行。”我问。

    “不行,”女秘书当机立断道,“你哪儿有那么大的权限?”

    “我知道,所以请示我叔嘛!”

    “给你闲的,在哪儿都不着消停,非得去吗?”女秘书问。

    “姐我跟你说,那股黑恶势力老霸道了,平日里横行乡里,欺男霸女,昨天还无故打伤了咱们龙组的同志,差点让我们这批队员的一号种子残疾呢!”我愤愤地说。

    “一号种子,你说的是王胜男吗?”女秘书问。

    “没错。”

    “啊,她咋样了?”女秘书关切地问。

    “她脖子被扎了,差两毫米就给扎成瘫痪,不过现在没事了,在医务室养伤呢。”我说。

    “草!我马上过去!”女秘书愤怒,居然爆了粗口。

    电话背景里传来一个男声:“怎么了,小朱?”

    “局座,我表妹被当地一个黑涩会给捅伤了,我过去处理一下。”

    表妹?原来女秘书是胜男的表姐,怪不得如此紧张胜男的伤。

    “什么情况!”张少忠的声音悠远而近,“谁在向你报告,老贺吗?”

    “东辰。”

    “喂,”张少忠接听电话,严肃地问,“东辰,怎么搞得啊,你们?”

    “叔。是这样的——”

    “你不用跟我解释,我限你明天早上之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张少忠怒道,什么东西被摔在地上的动静,还有个中年女性的声音,说老张,你别跟孩子发那么大火,吓着咋整。

    “叔,我可以给您交代,不过对方在当地的势力盘根错节,我需要调用青训营的人员。”我趁机说。

    “乱弹琴!你们青训营才几个人儿?我这就让小朱带总部特勤旅过去!”

    说完,张少忠挂了电话。

    “咋样?”贺立强小心翼翼地问。

    “贺校长,我想问一下,东北局的总部特勤旅多少人?”

    贺立强伸出四根手指。

    “四百啊?”我惊讶道,这么多,青训营满打满算。也才两百人。

    “四千!”贺立强也惊讶了,“不过应该不能都带过来,他们得负责环卫总部安全。”

    “那也挺好。”我点点头,四千人的队伍,听张少忠那意思,怎么也得分出一千让女秘书带过来,足够用了。

    “总部离这儿大概两百公里,”贺立强开始盘算,“估摸着连着集结带路上的时间,三小时就能到咱这儿,我去准备迎接。”

    “贺校长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