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02、王君阳(还是二合一)男生都市(第1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7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携百美重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啧啧,估计她们应该会答应吧?

    我打开抽屉,找到自己的手机,开机一看,电池已经被充满了电。

    我又拿了自己的钱包、证件,离开办公室,去食堂吃饭,把钥匙还给马玉,她问我,准备怎么治那个王君阳,我说还没想好,你再借我一台车好了,马玉大方地给我一把奥迪的钥匙,龙组不差钱,公车有的是。

    吃完午饭,我找到对应的奥迪车,开着出了青训营,先去昨天王媛昨天赊账的小卖部还矿泉水的钱。

    本来,我打算调动北山驻军的,不过在路上细一想,那样恐怕不合适,会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江湖事,还得江湖人来解决,思来想去,我给浩哥打了个电话。

    “东辰啊,咋这么闲,放假了?”浩哥笑问,他们已经知道我参加龙组青训营的事情。

    “放假了。哥,你在二龙湖还好使不?”我问。

    “当然。怎么了?”

    “哥你借我几百人呗,我这边有个事情,需要处理一下。”我笑道,从地图上看,这里离二龙湖市大概一百公里,而浩哥是二龙湖前任扛把子,因为犯事儿才离开去西城的,二龙湖可是浩哥的大本营。

    “没问题啊,你等着,我给你联系个人儿,别说几百,一千都有,哥在二龙湖别的没有,就是兄弟多!”浩哥爽快地答应,挂了电话。

    我坐进奥迪车里,一边抽烟,一边等浩哥消息,大概过了五分钟,浩哥回电,给我一个电话号码,说是他堂弟,叫冯波,找他就好使,我问冯波多大,浩哥说二十五,让我管冯波叫二哥就行。

    我给冯波打过去,自报家门。

    “哎呀,东辰兄弟,我早听过你大名了!咋的,听我大哥说你参加军训呢,出啥事啦,是不是在军校受欺负了?跟哥说,哥帮你收拾教官去!”冯波的语速极快,说话跟机关枪似得,但却吐字清晰。

    “二哥,不是教官的事儿,你知道青玉德县有个叫王军的人吗?”我问冯波,之前王君阳在台球厅报号,说他爸叫王军,一般报号的时候捎带着自己老爹,肯定因为老爹是混的很厉害的人物。

    “王军,知道啊,咋了东辰?”冯波问。

    “跟他熟吗?”我又问。

    “不熟,就是听过这么个人,好像是开桑拿浴的一个老棍子。”冯波说。

    “不熟就行,我想动他儿子。”我把跟王君阳的冲突,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并刻意强调,王胜男是我省兄弟单位的重要干部,仇必须得报,可不能使用官方力量,如果走官方渠道的话,无非就是抓人,定罪,审判,王君阳这属于误伤,算不上刑事案件,顶多拘留两天,赔点钱就放出来了。

    “东辰,我知道你啥意思,直说吧,要多少人?”

    “二哥,你先托朋友帮我查查,王军那边能调动多少人,咱不比他们少就行。”我说。

    “得了,你等我信儿吧。”

    我挂了电话,开车驶往青玉德县,没开出去多远,冯波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说问清楚了,王军在青玉德顶多算是二等混子,没啥势力,就开了一个叫“赛明珠”的桑拿浴,手底下跟着混的兄弟应该不到一百人。

    “二哥,那你带两百人过来好了,到青玉德给我打电话。”我说。

    “得了,我这就组织人手,挑选精兵强将,天黑之前肯定到。”

    “好,谢谢二哥。”

    “都是自家兄弟,客气啥,哈哈,哥早就想见识见识兄弟你了,原本寻思得我大哥跟金姐结婚的时候才能看着你,没想到这林吉地界见着了,咱哥俩这是有缘呐,等事成之后,哥请你喝酒!”冯波用了大概五秒钟,就说完了上述的话。

    “我也早闻二哥大名。”其实我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个人,浩哥一般不愿提他在二龙湖的往事。

    又寒暄吹捧了几句,结束通话,东北的江湖人,多多少少都喜欢吹牛比,所以我让他带两百人过来,怕他手下的所谓的精兵强将,多为酒囊饭袋。

    到了县城,我先找家商场,把迷彩服脱下来,买了一身运动服,然后去那家台球厅,并未发现王君阳,我怕他跑路,又找到“赛明珠”桑拿浴,谎称自己是王君阳的朋友,把他电话号整丢了,骗来王君阳的手机号码,又用一盒烟收买经理,套王君阳的下落,经理说不知道少东家现在搁哪儿呢,不过上午看见他来桑拿浴,带着个老妹儿,开走了一台车。

    我买票,进去洗澡,主要是想趁机调查一下王军的实力,冯波不是这边的人,他托朋友查的,也不一定靠谱。

    别说,他家水还挺好的,柔滑细嫩,可能是地底下抽出来的地热温泉。

    洗完澡出来,服务员问我要不要特殊服务,我趁机问,你们这儿多少小姐,通过了解小姐数量,就能推断出这里的营业收入情况,毕竟桑拿浴的主营业务收入,并不是靠十块钱一张的洗浴门票,嗯,别问我是怎么知道的。

    服务员骄傲地介绍,说他们现在就有三十多个小姐,到晚上能有五十个,还有一半在家轮休。

    我大概算了算,如果是在西城,也能算得上是王牌的洗浴中心了,正常情况下,一年纯收入三、四百万不是什么难事。

    为进一步打探敌情,我接受了进一步的服务,而且点的是他们的头牌,一般而言,桑拿浴的头牌,跟老板总会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关于老板的事情,知道的也会多一些,她们也乐于“泄露”这种秘密。道理一样,显得她们和老板关系亲密,地位高。

    进了粉红色的小房间,我心想,可别让马玉抓到,给处分倒是没啥,她要是跟冯瑶告我一状,冯瑶不得生劈了我!

    不多时,进来一个小姐,年龄看上去二十五、六,不算年轻了,姿色尚可,身材不错,进来就卖搔儿,自我介绍,说叫小雨。

    我从钱包里掏出五百块钱。扔在了床上:“小雨,你先拿着!”

    “哎呀,老板出手可真大方,您这是……想是带我出去玩儿?不好意思啊,老板,今晚有客人预约我了,不能陪您,要不我给您推荐个好姐妹?”

    我摆摆手:“不让你出台,也不用你干啥,你坐那儿,我就想跟你唠唠嗑。”

    “唠嗑?”小雨眼珠一转,“唠啥啊?”

    “听口音你应该能听出来,我是奉天人。”我说,小雨点头,坐在了床边。

    “我想在你们青玉德搞点产业,相中桑拿浴这行了,听说你们家桑拿浴在县城最火,我就寻思过来看看。”我编了个理由。

    “噢,这样啊,那我先祝老板开业大吉,财源滚滚。”小雨媚笑道。

    我点着一根烟,继续道:“你们老板,是叫王军,对吧?”

    “是啊。”

    “我如果开桑拿浴,会不会对你们家造成影响?别到时候弄得两败俱伤就不好了。”我说。

    “不能,您看咱们县城七、八家桑拿浴呢,不都开的挺好嘛,这说明市场仍然没达到饱和,您要是来了,一样能赚大钱!”

    我不禁哑然失笑,市场饱和,小词儿整的还挺专业!

    “那就行。你跟王军大哥应该挺熟吧,他除了这家桑拿浴,还有啥产业?”我继续问。

    “王老板啊,他除了桑拿浴,在井上镇还有个矿,一年也能不少划拉不少,王老板主要靠那个矿挣钱。”

    “矿?什么矿,煤矿吗?”我问。

    “不是,铁矿。”小雨说。

    居然是个开矿的!我心里一惊,铁矿我不太懂,估计也不会比煤矿赚的少,西城的煤老板,几千万身家的比比皆是!

    “噢,叫啥矿啊?”我镇定自若地问。

    “友谊铁矿。”

    我点点头,不用再聊下去了,一个铁矿老板。手下绝对不可能只有一百兄弟,光是矿工,就能调动上千人吧!

    “行了,我就随便问问,你也给我随便捏捏就行,我睡一会儿。”我趴在了床上,接受小雨的常规服务。

    完事后,小雨很机智,要了我电话,说常联系,我出桑拿浴,回到车里,立即给马玉打电话,让她联系当地龙组局,帮我查一查友谊铁矿的规模,马玉问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