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01、与子同袍(二合一)男生都市(第2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37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草!”我捂着脑袋,转回身来,王君阳手里拎着台球杆,刚才好像是用它怼我来着,我劈手抢过台球杆,咔吧,在膝盖上折断。

    “我草泥马的!”王君阳又从台球桌上捡起一颗球,狠狠砸向我的脸。

    台球很重,我赶紧偏头,门玻璃被砸破,窗外传来“啊”地一声!

    糟糕,砸着人了,我扔掉球杆跑出来,捂嘴叫嚷的是王媛,台球倒是没有砸着人,但是。一块尖刀形的碎玻璃,不偏不倚地扎进了胜男的后脖颈上,血顺着脊柱凸起,正往下流淌!

    “妈的!”火凤转身就要进进去报仇,又被我拉住胳膊。

    “火凤,先送胜男去医院抢救,回头再收拾他们!王媛,有马玉电话吗?”

    “有!”王媛重重点头。

    “找一台电话,跟她汇报情况,训练取消,让她去县城人民医院找咱们!”我又说,每个县城,都有人民医院。

    王媛跑去找电话,我让火凤抱着胜男,别让她乱动,我去路边打车。

    这时。那帮混混从台球厅里出来了,一看胜男伤在要害,没人敢上前,那个肇事者也早已不见踪影。

    一台出租车停下,我打开后座,嘱咐胜男别动,把她抱进去,让她趴在车座上,火凤蹲跪在胜男旁边照顾,我上了前座,王媛跑了回来,说打完电话了,我让她把四个背包带上,自己想办法去医院跟我们汇合,车里没地方。

    “这么多,我背不动啊!”王媛皱眉。

    “你是不是傻,沙袋不要了,就拿背包!”我白了她一眼,让司机开车。

    很快到了县城人民医院,马玉和司机等在门口,马玉说已经联系好了外科主治医生,直接推进手术室。

    手术室红灯亮起,我心抽抽了一下,又想起在胡彪手术室的那天晚上,胜男意识清醒,但伤口可很深,不知道是否会伤及脊柱神经,后颈那儿的位置敏感,稍有不慎,可是会导致瘫痪的!

    马玉询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把过程大概讲了讲。马玉暴怒:“真是反了天了,这帮小混混!我现在就去把那个什么王君阳给抓起来!”

    “首长,你消消气,别冲动,王君阳是坐地炮儿,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咱们等胜男出来再说。”我扶着马玉坐在走廊的塑料椅子上,安慰道。

    不多时,王媛拎着一大堆背包过来了,气喘吁吁,大汗淋漓,应该是跑步来的。

    又过了十分钟,手术室绿灯亮起,胜男被推了出来,是躺着出来的,脖颈上缠着纱布。我问主刀大夫怎么样了,大夫摘下口罩笑道:“几位首长,请放心吧,没什么事儿,就是普通的穿刺型伤口,没有感染,也没伤及神经和大动脉,已经缝合、包扎好,卧床静养即可。但是,也很危险呐,再偏几毫米,就戳脊椎缝儿里去了,会切断神经,造成大问题!”

    “谢谢大夫,辛苦了。”我跟他握手。

    “真没事?那咋流那么多血,吓人虎道的!”王媛问。

    “后颈的一条小动脉被割破了。当时首长应该心率很快吧,所以出了很多血,不过已经愈合了。”大夫又说。

    王媛拍拍胸口:“没声就好,可吓死我了!”

    胜男从病床上惨笑,拉住王媛的手,柔声道:“谢谢妹妹!”

    “别谢我呀,还是东辰处理的果断干脆,如果是我,早就麻爪了呢!”王媛吐了吐舌头。

    “谢谢东辰首长。”胜男又转向我,笑道。

    我摸摸她的脑袋,转向火凤:“你先送她去病房,观察观察;马玉,等胜男病情稳定下来,再让医务室的急救车把她接回营地,这边的医疗条件还是差了些。”

    “是!”火凤和马玉同时向我敬礼。

    “我以为你是马部长的手下呢,原来您才是首长啊?”主刀大夫小心翼翼地问。

    马玉慢慢转头向我,抱着肩膀皱眉道:“对啊,我是你的首长,你怎么反倒指挥起我来了?”

    我搂着马玉肩膀,把她扶到一边:“马玉同志,论年轻、职务,我没你高,但是论社会经验,恐怕你不如我。”

    “噢,是吗?”

    “你住过几次医院?来过几次医院?”我笑问。

    马玉想了想,摇头:“没怎么来过,去年冬天来,是因为重感冒。”

    “是吧,我可是三进三出医院的人了,浑身上下都受过伤,还陪护过不少病人,所以这方面的经验多一些,”我继续说,“还有,那个王君阳的事情,你交给我处理吧。”

    “为什么?”马玉问。

    “对付混混,就得用混混的方法。”我说。

    “你怎么懂这些的?”马玉皱眉。

    “呵呵,因为我就是混混,在我们那个县城,我可有些名声呢!”我得意笑道,其实这么说,已经很是谦逊了。

    “真的?”马玉表示怀疑。

    我点头:“交给我吧,等把胜男送回营地,我再回来对付那个小子!”

    马玉点点头。

    司机叫了外卖,给我们几个饿的,狼吞虎咽。

    胜男体质好,恢复快,晚上十点钟左右。青训营派救护车过来,把胜男接回营地,安置在医务室过夜,贺立强不在,去常春开会了,马玉把这次意外跟一位副校长汇报了一下。

    我和火凤、王媛回到寝室,疲惫不堪,简单洗漱一番,就睡下了,今晚不用戴那些仪器。

    次日早上醒来,胜男受伤,我们仨还得继续练,晨跑,射击科目,上午十点的时候,马玉带我们去了一间类似教室的地方。

    “该不会是要考试吧?”我坐下问。

    “没错。答题,心理素质测试。”马玉挑挑眉毛,从讲台抽屉里拿出试卷,发给我们,不过是倒扣着的。

    “一共两百道测试题,回答是,或者否,就可以了,是用对号表示,否用叉号表示。请按照你们的初心来回答,不要刻意去想个中缘由,测试没有分数高低的区别,我得根据你们200道题的真实答案,来给你们分别制定改造方案,明白了吗?”马玉又说。

    “明白。”三人异口同声。

    “胜男怎么办?”我问。

    “你们晨练的时候,她已经在医务室测完了。”马玉说,“时限半小时,抓紧时间吧!”

    “报告首长!”火凤举手。

    “说。”

    “首长,我有默读障碍,必须得一个字一个字地读出来才能看懂题意,半小时恐怕不能答完。”火凤起身,惭愧地说。

    “设定时间,只是不让你们过多思考,那你尽快吧,”马玉松口,看看手表,“开始答题!”

    我翻开试卷,第一道题:当注意到自己的照片时,是否总觉得很不满意?

    我直接懵逼了,这是啥题啊!

    转头看了旁边站着的马玉一眼,马玉耸耸肩,小声说:“反正我觉得你挺帅的!”

    嗯,我也这么觉得,于是便在题目后面,画了个叉。

    第二道,处于压力之下,你是否会搞清楚事实的真相,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是,对号。

    全都是这种“你是否会”的题目,涉及的内容很杂,有生活方面的、军事方面的、感情方面的,还有娱乐方面的,林林总总,我读题速度还可以,又是凭借第一印象答题,跟瞎蒙差不多,答完第200题后。我放下笔,看看时间,才用了20分钟。

    我抬头看向马玉,她点头,用手势示意我可以出去了。

    出了教室,我站在走廊里抽烟,看见窗外楼下,几个龙组成员,正在研究一台装甲车,有一个教官讲解,龙组轻易不会配备装甲车,因为用不上,可能是从地方部队借来的。

 &n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