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400、吃小灶男生都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35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王媛等三人都穿好衣服,站在门口等待,马玉也恢复正常,背着手宣布,进入第三关的测验,攀岩,目的是考验我们全身肌肉协调力的潜能。

    吉普车把我们拉到青训营的最深处,上文说过,这里有一处断崖,高百米有余,直上直下,断壁很平整,像是被盘古斧子给劈砍过一样,上面有人为凿出来的小坑,供手脚抓蹬之用,我们四人来到悬崖下,当然不是硬攀,有保护绳。系在腰间,通过顶端的滑轮,崖下有工作人员保护我们。

    这是耐力测试,攀到顶端,下来,再攀,直到不行为止。

    开始攀岩,我因为右手有伤,只能三根手指用力,被她们仨远远摔在后面,大概十几分钟,体能出色的王胜男就率先到达崖顶,被绳子顺下来,此时我才到一半的位置,王媛体力不支,也快被我给赶上了。

    此前折返跑考验的是爆发力,这个攀岩,考验得则是持久力,大概四、五个来回之后,王媛先不行了,中途退下,躺在地上,大口喘息,等我第六次顺下来的时候,发现王媛已经不在,问马玉,她说王媛中暑,被拉去医疗室治疗了,并无大碍。

    剩下我和王胜男、火凤继续pk,我爆发力不行,耐力还可以,而且爬着爬着,我发现右手的机械尾指也可以使用,抓握力甚至更强一些,测试一直持续到中午,烈日炎炎之下。三人的背心、裤子都被汗水打透,火凤先败下阵来,也有中暑的症状,但在下面喝点西瓜汁就好了,盘膝坐在树荫下面,继续看我和王胜男比赛。

    我的运动“极点”早已过去,四肢木然,八根手指的指尖全部磨破(戴头套会很滑,不如不戴。胜男也是如此),一直拼到下午一点半,我在悬崖中间的时候,感觉不行了,一点力气都没有,蹬呲了好几脚,失去重心,无奈被安全绳子给悬了起来,胜男转头看我一眼,奋力向上又爬了几米,也爬不动,放弃。

    我估计,如果不是我跟她“较劲”,胜男也坚持不了这么久。

    王胜男落地,直接晕倒,被担架给抬走,我也好不到哪儿去,躺在马玉吉普车的后座,就再也起不来。

    “还是第一次遇到你们这么拼的队员,”马玉在前面瞅我一眼,“原本计划上午就结束的,害得我连午饭都没吃呢!”

    “饿死我了,赶紧带我去吃饭吧……”我有气无力地说。

    累成这样儿,还哪儿有精神头吃饭,到了食堂,别说拿筷子,我连嘴都张不开,马玉无奈,叫来医务人员,给我打了一瓶葡萄糖,体力恢复少许,这才能喝点粥。

    “首长,还有啥项目?”我问马玉,她正坐在我对面,小口抿着米饭,笑看着我的吃相。

    “本来下午有个意志力测试。媛媛和胜男同志都还躺在医务室,只能明天再来。”马玉说。

    我点头苦笑:“终于可以休息了。”

    “休息?”马玉皱眉,“她们能休息,你可不行,你基本功太差,得赶紧补一补,否则,即便是给你改造完,身体机能不匹配。你也会吃不消的!”

    “怎么补?”我问。

    “先从射击开始吧,你射术太烂了。”马玉抽出纸巾,擦了擦嘴唇说。

    “射击跟身体机能有关吗?”我疑惑地问,那应该是纯技术。

    马玉伸出双指,忽地戳向我的眼睛,我没力气躲闪,只能闭眼,可她并未戳上来,两秒钟后,我睁开眼,她的手指悬空,慢慢向后缩:“眼睛,也是身体机能的一部分。视觉系统天生就很发达的人,更容易成为神抢手;相反,练习射击,也会让你的视觉系统得到锻炼。”

    “好吧,你说啥是啥……”我感觉马玉在忽悠我,她的目的。应该只是想提高我的射击水平,毕竟半个月后201要来检验我的训练成果,如果依旧很菜,马玉作为教练脸上也无光。吃完饭,马玉问火凤要不要去训练射击,火凤说手抖的厉害,恐怕射不了,马玉便给她们仨都放了假,单独带我来到射击馆“吃小灶”。

    马玉作为作训部的部长。这种基本功自然是手到擒来,她让那个冷面龙组同志(射击馆的抢械管理员,姓刘)拿来不少抢,小到撸子,大到轻机抢,马玉先花二十分钟时间,给我介绍各种抢械的结构、射击原理、弹道差异,尤其是弹道,马玉给我画了好几张图。重点讲解,因为不同种类的抢的弹道是不同的,得充分利用好子蛋的抛物线,才能有效射杀。

    我物理成绩不错,很轻松地学会了理论知识,接下来是射击实践,先从手抢练起,好上手,练了半个小时。怎么说呢,只能算是稍有进步,稳定射击的话,基本都能打在靶子上了,但速射还是不行,更别提更高级的双连射、三连射了,我的意思是一步步来,但马玉急于求成,说双连射、三连射更具实战意义。因为手抢威力小,遇到紧急情况,有时候一抢不能解决掉敌人,连射就显得很有必要。

    然而连射太难,第一抢射出后,抢口要上跳,得重新瞄准,至少间隔一秒钟才能第二次射击,我连了好几次,马玉都不满意。

    这时,那个冷面龙组同志过来,默不作声地从我手里拿过撸子,换上新蛋夹,瞄都没怎么瞄,对着靶纸就射,一连十发,全都命中,间隔不超过0.3秒。完全达到连射的要求!

    他的手型很奇怪,射击的时候,右手持抢,左手悬空,每次射击同时,都用左手往下拍一下撸子,不知为何。

    “厉害啊,小刘,”马玉拍手叫好,“以前咋没发现你这个特长呢?”

    冷面同志淡然道:“练多了而已。”

    “有什么窍门吗?快教教东辰同志,我也学学!”马玉兴奋道。

    冷面同志又举起撸子,瞄准靶纸,模拟扣动扳机之后的抢口上跳动作,冷声道:“同样一把抢,每次射击后,跳动的幅度几乎相同,只要掌握了这个幅度,射击后。马上按照相同幅度,用左手下压抢口,即可再次射击,无需重新瞄准。”

    “噢?”马玉疑惑,接过撸子,换上新蛋夹,先单手开了两抢,感受一下上跳,然后左手上去。悬在枪机上方,模仿小刘的动作,射击后马上下压,连射了五发,全都命中。

    “果然有用,”马玉笑道,把撸子给了我,“你就照刘哥教你的方法练吧!”

    马玉觉得有用,只因为她的射击功底扎实,学到了窍门一点就透,马上能应用到实践上,我不同,底子太差,学会窍门也白扯,又练了半小时,马玉摇头,拍了拍我肩膀表示无奈:“东辰同志,看来你是真没有射击天赋,走吧,去步抢射击场再试试。”

    我苦笑,连撸子都射不好,步抢还怎么玩?

    之前我只用过一次步抢,蔚岚那把毛瑟,在101过道上,用来打胡彪手下开的一台轿车,打爆了轮胎,但那是在不到十米的距离内打的。算不得什么。

    到了室外射击场,正赶上龙组青训营同志的日常训练,射击位都占满了,马玉让一个排长给我腾出位置,教我趴式射击,结果和预想的差不多,一百米的距离,十发子蛋,脱靶了六发。打的靶子后面的小土包尘土飞扬。

    打掉二十个蛋夹后,我右肩被顶得生疼,手开始颤抖,原本就不高的成绩,进一步下滑,马玉失望地说,要不今天就到这儿吧。

    我看看时间,快四点钟了,回到宿舍。王媛和胜男已经回来,正躺在床上休息,火凤则坐在床上看书。

    “看什么呢?”我过去问她,火凤把书合上,给我看了眼封面,叫《宫本武藏》。

    “宫本武藏是谁?”我问。

    “报告首长,宫本是一位岛国的武士,剑术高手。”

    “火姐,我才进入龙组不久。很多事情都不懂,我看很多咱们龙组的同志都喜欢使用冷兵器,这是为什么?”我这纯属诚心诚意地请教,接触过的几个龙组高手都是如此,抢只是他们的辅助武器,冷兵器才是主要武器。

    火凤合上书,放在床上,不苟言笑地说:“首长,我不能回答您这个问题。反正如果是我执行任务,只能带一样武器的话,我会选刀,而不是手抢。”

    “你的意思是,对你来说,一把刀比一把手抢的杀伤力更大?”我问。

    火凤点头:“至少对我而言是这样。”

    “那如果咱俩相隔百米,我用抢,你用抢,你怎么对付我?飞刀啊?”我笑问。

    “首长,我懂您的意思,”火凤浅笑,“抢这种武器,是从弓箭,或者弩发展演变而来的,在战场上,自然是弓箭、弩射的更远一些,但是龙组出任务,绝大多数地点是在城市中,抢械的射程优势被虚弱,建筑林立,遭遇战很多,近战概率高,所以我还是喜欢用刀解决问题,不知道这样回答,首长是否满意。”

    我点点头:“明白了,我没执行过龙组的任务,所以不太了解。才这么问你的。”

    火凤也点头,捡起那本书,继续阅读。

    看来,青训营用马玉的剑道作为考级的最后关卡,是有其道理的,我又想起冯瑶和黑袍老鬼在化工厂的那场战斗,冯瑶能直接用刀劈中子蛋,改变弹道,侏儒的抢械,对她而言构不成威胁,黑袍老鬼实力在冯瑶之上,肯定也有这样的本事,抢械失去距离优势后,跟一把手电筒的作用没啥两样,而且还受限于蛋夹容量,若想在近战中解决对方,还真得靠持续输出能力更强的冷兵器。

    我也累了,躺在床上,准备睡会儿再去吃完饭,还没等彻底睡着,宿舍门被推开,我睁眼坐起,进来的人是背着手的马玉。

    “都别睡了,起来特训!”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