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98、她是谁男生都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9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但我一时又想不起来她长得像谁,经过马玉介绍得知,她叫王胜男,来自林吉省龙组汀,是一位年轻的行动处干事,也才20岁。

    另一位姓名比较奇怪,姓火,叫火凤,24岁,来自奉天省(我那个省)东安市龙组局,跟我算是半个老乡,火凤长得很干练,短发、丹凤眼,目光如炬,一看就是高手。

    她俩是上午通过的考核,下午的时候应该也看直播了,没用马玉部长介绍,就知道我和王媛的名字,并叫我“东辰首长”。

    点菜,吃饭,饭局对我而言。没啥挑战,自来熟,跟他们几个青训营的干部谈笑风生,王媛、王胜男、火凤都比较拘谨,席间,大家只是意思一下,喝了点啤酒。一人一杯,跟没喝差不多。

    天色将幕,宴席结束,分别乘车回青训营,营地里倒是灯火阑珊,不过我注意到,每盏路灯的上方,都有一个面积不小的黑色防护罩,加之营地里树林浓密,估计从空中看下来,也很难发现这个秘密基地。

    原本名额就三个人,所以,青训营只准备了一个四人间的寝室,不论男女,都得一起住,因为这个寝室是特制的,与外界完全隔离,靠通风管道送风,空气里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而且每张床上,都连接着某种仪器设备。有半球形的透明“头盔”,估计是监测受训人员身体指标的。

    马玉问我,要不要换个单间寝室,毕竟男女有别,我问她换房间的话,是不是很费事,马玉点头说是,所有设备都得重置,我征求王媛她们仨的意见,住一个寝室是否不方便,她们倒是没有说什么,那就睡一起吧,反正每张床头都挂着摄像头,也不存在什么隐私不隐私的问题。

    没有训练计划书,全听马玉安排,今晚的主要任务就是两个,洗澡、睡觉。

    洗澡就不在一起洗了,青训营当然有浴池,洗完出来,换上龙组统一的内衣裤,也就是背心、裤衩,跟军队差不多,回到寝室,马玉让我们上床躺好,有工作人员进来,帮我们扣上头盔,接上各种管线,还抽走了我们的血。马玉说这是生理测试,结果出来后,会针对每个人的具体情况,制定基因改造计划。

    我想问她,到底怎么改?

    马玉只是笑笑:“明天你们就知道了,安心睡觉吧,我知道你们有点兴奋。但无论如何,凌晨一点前,务必要让自己睡着,否则会影响监测数据,实在睡不着的,床头的小盒子里有安眠药,但我相信你们的自制能力。”

    我看看表,才九点多钟,还早呢,马玉出门的时候,就把寝室的灯给关了,房间里一片漆黑,只有床头监控器的小红光,有节奏地闪烁着。应该是夜视装备。

    仪器很安静,只有微不足道的电流声,沉寂了两分钟,我看她们都不说话,率先开口:“都睡了没?”

    “没。”王媛说,她跟我头顶头睡,王胜男和火凤都没有回应。

    “怎么感觉像是小白鼠呢?”我笑道。

    “我也是。有点害怕,会不会被电死啊?”王媛说。

    “怎么可能,”火凤接话,“历届训练营的高手,都是这么淬炼出来的,肯定不会有生命危险。”

    “淬炼?”我重复了一遍她用的这个词,但火凤没有继续说下去。就剩我和王媛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聊了会儿,王媛睡着,打起了小呼噜,不多时,火凤那个床位也传来沉重而均匀的呼吸声。

    我还是没有睡意,躺了能有十分钟,我一直没听见王胜男那边的动静。便小声问:“胜男同志,睡了没?”

    “还没。”这回她倒是说话了。

    “咱俩以前,是不是在哪儿见过面?”我问。

    “见过面?”王胜男犹豫了一下,“没有吧,我没见过您,东辰首长。”

    “叫我东辰同志就行了,东辰也可以。你们都比我大。”我笑道。

    “嗯。”

    “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宋佳的人?”我又问,看时间长了,我有点想起来,感觉王胜男长得跟宋佳有点像,尤其是说话的时候,嘴角勾起的弧度,几乎是一个人,并不是我那个宋佳,而是小宋佳,天京那位。

    “宋佳?不认识。”王胜男说。

    “嗯,那没事了。”

    “睡觉吧,东辰首长,如果没睡着,监测数据出现异常。会对改造方案造成很大影响的。”王胜男说。

    “好,晚安。”

    “晚安。”王胜男在床上动了一下,可能是翻身,虽然连着仪器、戴着头盔,但身体是自由的,马玉说过,随便动,没关系,东西别掉了就行。

    我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可越是强迫,越是睡不着,借着王胜男,我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又想起了小宋佳,还是挺喜欢她的,可惜啊,我们是对立关系,我分析,小宋佳可能跟毒蛇的势力有关,也可能是其他别的势力,总之,她是龙组的敌人。

    到凌晨12点钟的时候,我还没睡觉,怕影响监测,只得用手表的夜光照着,从床头小柜子里找到两颗安眠药吞服下去,药效惊人,没到五分钟,我就迷糊了过去。

    一夜无梦,次日早上,我是被王媛给叫起来的,睁开眼,房间里的灯已经亮了,床边站着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员,拆掉了我们身上的仪器,告诉我们可以自由活动。

    我的药劲儿好像还没过去,坐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看着她们仨叠被子,身材可都挺好呢!

    一分钟后,马玉穿着迷彩训练服进来,看看手表,冷冷地说:“给你们五分钟时间。洗漱,然后去外面集合!”

    “这就开始训练了啊?”我坐在床上笑问。

    马玉不知道从哪儿抽出一根小木棒,啪地打在我脸上:“东辰同志,请你严肃点!”

    “对不起,首长!”我马上起身,给她敬礼道歉。

    马玉这是杀鸡儆猴,打的并不重,但声音不小,她出门后,我们不敢托大,赶紧去卫生间洗漱,回来穿衣服,然后跑到外面,列队站在马玉面前。

    “今天上午的训练内容很多,全是体能训练项目,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你们身体的潜能逼到极限,这对于你们的基因改造计划很重要,将决定你们改造之后能力的上限,所以,你们不要偷懒,务必要尽全力才行!”马玉冷声道。

    “是,首长!”四人统一回答。

    “第一项,百米往返冲刺,跑步去操场吧,权当热身了。”马玉上了一台敞篷吉普车,先行离开。

    “还瞅啥,跑吧!”我说。

    四人列队,小跑向操场,也就是昨天那个雷区。

    距离不远,也不近,两分钟后到达,五十米长跑道的两侧,各有四台仪器,旁边都站着一个工作人员。

    马玉进一步提了要求。让我们先全力跑一次百米折返,算是标准值,此后每次都得全力冲刺,每次往返,用手触摸仪器上的部位,等折返跑的成绩低于标准值五秒钟,就是达到极限。停止测试。

    “东辰,我没听太懂!啥意思啊?”王媛小声问我。

    “不用懂,全力跑就对了!”我说。

    “闭嘴!”马玉拎着小木棍过来,啪啪啪地在我腿上抽打了好几下,这回很重。

    打完之后,马玉对我笑了笑:“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么?”

    “报告首长,知道!”我喊道。

    “真知道?”马玉挑了挑眉毛。

    “真的。”我笑道,马玉的本意,不是为了惩罚我,而是为了用痛感,刺激我肾上腺素的分泌,进而提升成绩,昨天跟丽丽同志搏击之前,我就让王媛打我来着。被马玉给记住这个办法了。

    四人列在跑道上,马玉下令开始,五十米冲刺,到头返回,王胜男和火凤都好快,排在我前面,只有王媛比我慢,但也没差多远,看来如果不是凭借关系,我真是没资格进这个训练营。休息两分钟后,开始折返跑,我和王媛,都在第五个折返跑的时候速度就掉了下来,结束测试,火凤坚持到第八个,王胜男更厉害,跑了十个折返才完事。

    “第二项,痛觉极限测试。”马玉过来说。

    “怎么测?”我问。

    “电击,”马玉说,“跟我上车。”

    电击?这个我擅长,因为我被雷劈过,有经验呐!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