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92、大山深处男生都市(第2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40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
    开车前行,路不宽,但是路况极好,一点颠簸都没有,走了能有一公里,拐弯,进山了,道路两侧郁郁葱葱,尽是黄绿相间的枫叶,风景如画,阳光透过树林,打在斑驳的路面上,奥迪穿过变幻的光影,跟看电影似得。

    “驻扎在这儿的士兵可真爽。不知道是什么部队。”王媛看着窗外的风景,赞叹道。

    我刚要附和两句,只见前方百米之外的路弯里,闪过一台黑色轿车,很快就被树林给挡住了,我减缓车速,准备避让,半分钟后,两车交汇,是一台本田雅阁,龙江省牌照,里面的司机冷冷地看了我一眼,是个年轻的男同志,也穿着龙组制服,转瞬即逝,肩章我没看见。

    不过。当我看向后视镜的时候,发现雅阁的刹车的亮了起来,他停下了,探出头,向我招手。

    我疑惑地减速,停车,往后倒过去,跟他车头贴车尾,我问那个年轻人:“同志,有事儿吗?”

    男同志看看我,又看看副驾驶的王媛:“你俩也是来考级的啊?”

    “啥考级?”我皱眉问。

    “我劝你们还是回去吧,”男同志自说自话道,“今年的考级太他妈变态了,正常人根本通不过去!”

    这时我才注意到他的肩章,跟我一样,双龙一梅花。

    “真是变态。”男同志摇摇头,挂挡,放下手刹,“非要去的话,祝你们好运!”

    说完,他一溜烟开走了。

    “什么考级?”我转头问王媛。

    王媛耸肩:“你问我,我问谁去?”

    一头雾水,我只好继续开车,山路依旧很美,我心中却满是疑惑,一个龙江省龙组的同志,跑到军事区来考什么级?

    难道,这里挂的羊头,卖的狗肉,不是军事禁区,而是龙组的秘密基地?

    又开了能有两公路。已经进入深山地区,气温下降了好几度,凉飕飕的,沿途过来,没有哨卡,但路边立着不少摄像头,估计普通的军事禁区,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财力,那个年代,一套监控设备可是很贵的。

    继续前行,再走几百米,眼前豁然开朗,一处平整的山坳,出现在奥迪车前面,四面看起来全是山,有一边还是悬崖,就这一条路通往外界,山坳面积不小,透过树林,隐约能看见不少建筑的屋顶,有尖顶的俄式建筑,还有普通的中式建筑,感觉不像是山间村落,更像是个镇子,而且是很发达的镇甸,有点提前进入共铲主义的意思!

    路的尽头,有一扇通体大门,上面横着一块月牙湾的牌子,写着几个俊秀的大字——龙组东北局青少年训练营!

    我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东北局龙组青训营!

    郑辰西、王丽娜,还有楚菲菲,都是从这里面毕业的。昨晚“绑架”我上飞机的那位中年人,辰西说,他就是这个训练营的校长!

    大门开着,门外并排停着两台越野车,还有一台轻装甲车,上面列着机抢,挂着弹链,估计是在摄像头里看见不法分子闯入禁区,随时上前拦截之用,门内侧有个岗楼,里面不小,只能透过窗户看见大概四分之一的内里面积,站着四个穿龙组制服的同志,正谈笑风生。

    等了五秒钟,他们还是没有看我的意思,王媛性急。直接伸手过来,拍了两下喇叭。

    他们终于发现我们,其中一个同志出了岗楼,背着手,慢慢向我踱来,我打开车门下车,向他敬礼:“同志,您好!”

    “你就是张东辰啊?”同志看看我们的车牌,轻蔑地问。

    “我是。”

    “我叫王媛!”王媛也下车,不问自答。

    同志瞅瞅王媛,又看看我,然后回头冲岗楼那边说:“两关。”

    “可别小看这小子,三关!”里面一个同志打开小窗,一边抽烟一边说。

    “呵呵,老李,这顿酒你请定了!”外面这位同志笑笑,又转向我,随手向后一指,“进去吧,还等啥呢?”

    我点头,上车,听明白了,他俩是在赌,赌我能闯过几关!

    有点意思,到底是什么关卡,很难吗?

    开进大门几米,我又倒车回来,问那位同志:“首长,刚才我遇到一位龙江省的同志,请问他过了几关?”

    “你说小吴啊,”龙组同志伸出三根手指,“三关。第四关差点就过去了,可惜!”

    “我可以和您赌一把么?”我笑问。

    “噢?你赌几关啊?”龙组同志来了兴趣,趴着我的车窗问。

    我伸出左手,张开,想了想,又缩回一根:“我赌四关好了。”

    “呵呵,四关?”龙组同志撇撇嘴,“行,那你拿什么跟我赌?”

    我晃了晃腕表:“劳力士,商场价格七万多,我抵五万。”

    “你要跟我赌五万?”

    “没错。”

    “哎,张东辰要说他能闯过四关,要跟我赌五万呢!”龙组同志转头,向岗楼那边喊道,结果,引来一片哄笑,龙组同志笑的更欢。

    我仔细看了眼他胸牌,叫赵靖宇,记住之后,我不再搭理他,挂挡启动。

    “哎哎,怎么,反悔了啊?”赵靖宇追了两步。

    我停下车,解开劳力士递给他:“没反悔,先压在你这儿吧。”

    “呵呵,那我就不客气了!劳力士,好表呢!”赵靖宇左右看看手表,直接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正好,可以让他帮我保存一下,估计待会儿的关卡,会有激烈运动,戴着钢表不方便。

    继续前行,进入青训营营地,说是青训营,但我却没有在里面看见训练场之类,倒是有不少别致的小别墅,有些龙组同志进进出出,可能是办公楼,走到路的尽头,眼前终于出现一个用铁笼子围起来的大操场,有个戴着袖标的大盖帽示意我停车入位,我把车倒进去,跟王媛下车。

    “到底是什么考级,我也想试试。”王媛抱着肩膀说,不用她说,我估计赤峯市派她跟我一起来,十有八九,就是这个意思。

    考级,我在小连考过一次了,不过那次算是入门测试,之前那个龙江省的哥们,他已经是双龙一梅花,还要过来参加考级,这应该是晋级的考试。

    “姓名。”大盖帽冷冷地问。

    “王媛。”

    “张东辰。”

    “你就是张东辰,呵呵,”大盖帽微微一笑,“请跟我来。”

    这位同志倒是比较和颜悦色,不像门卫的那个家伙,飞扬跋扈,一脸看不起人的样子,大盖帽带我和王媛进了一个敞着门的帐篷,里面有一个桌子,两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两个年轻的龙组干部,桌上立着牌子——登记处。

    “请签名。”大盖帽带我来到桌前,指向桌上,是一张名单,四十多个人名,我扫了一眼,东北各个城市的都有,大部分的人名,都打了红叉,只有两个打了对号,应该是通过考级了。

    我和王媛的名字,也都在名单上,不过排在最末尾,我拿起笔,在印刷体名字的后面空格里签上自己名字,把笔交给王媛。她也签上。

    “还有这个。”一个干部把另一沓文件推过来,我大概看了眼内容,大意是此次考级活动,由各地龙组局推荐考生,自愿参加,如果发生人身意外,青训营概不负责,伤残补助、抚恤金由推荐单位负责,死亡人员视同作战牺牲,给予烈士的光荣称号。

    也就是生死状呗!

    我提笔,在右下角签名,干部又拿过来印泥,让我按手印,我按完之后,干部把生死状抽走,下面是一张新的,王媛连看都没看内容,就直接签名、按了手印。

    “真有‘光荣’掉的?”出帐篷的时候,我小声问大盖帽。

    “有,但今年的不多,才两个。”大盖帽轻描淡写地说。

    我心里一惊,四十多人就光荣了两个,还不多,这训损比也太高了吧!

    “怎么,怕了?”大盖帽问。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