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92、大山深处男生都市(第1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39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也就是说,你早就知道他会抓我走?”我皱眉问。

    “废话,带走我的属下,当然得跟我知会一声!”郑辰西道。

    “那你怎么不跟你属下知会一声?”我摇头苦笑。

    “这可是你老婆大人的意思,我这个做她属下的,怎么敢违背啊?”郑辰西笑道。

    “哪个老婆……冯瑶?”

    “哈,你说呢?就在原地等着吧,当地龙组局同志会去找你的。”郑辰西说完,挂了电话。

    随着通话结束,手机最后一点电消失,灰屏了。

    我不着急去找充电的地方,郑辰西不是说,会有人来找我么,该不会这个小镇上也有龙组的势力吧?

    我买了包烟,坐在商店门口的台阶上,甭管怎么说,不是危险就好,冯瑶这个“老婆”倒是挺敢玩儿,把我从几千米的夜空扔下来,还扔在那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如果不是我够机灵,找到正确的方向逃离戈壁滩,万一迷路,死在里面怎么办?

    唉,感觉我要娶的,是个假老婆。

    抽完烟,我起身,刚要去吃点正经的早饭,身后那个小卖部的老板喊我:“哎,你是叫张东辰吗?”

    我转过头,疑惑地点点头,他怎么认识我的?

    “有你电话。”老板笑道,晃了晃手里的红色固定电话。

    我上台阶,接过电话放在耳边:“你好。”

    “是张东辰首长吧?”那头是个甜美的女音。

    “是我,您是哪位?”我问。

    “报告首长,我是赤峯市龙组局的王红,已经派车过去接您了,大概二十分钟后到达芙蓉镇,请你在原地等待。”

    一般自我介绍的时候,说自己是某某单位的某某,潜台词就是他是这个单位的一把手了,赤峯和西城平地,都至于地级市,也就是说,这个王红至少和王丽娜平级(郑辰西级别更高一格),怎么张口就叫我首长呢?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我纳闷地问,她不光知道我是谁,还知道我的位置。连我在小卖部门口都知道。

    “是203首长告诉我的,其他的您就别问啦,让我很难做的。”王红笑着说。

    “嗯,谢谢。”

    “首长,再见。”

    “再见。”我挂了电话,又买了四包烟,准备发给一会儿来接我的同志。

    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我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冯瑶植入了某种定位系统,可能在劳力士手表里,也可能在机械尾指里,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手表可以摘除,但这根手指不会,它是通过手术的方式装上去的,连着神经。

    我活动了一下机械手指,会不会还有窃听装置呢?

    “喂?”我试着对手指说话,“瑶瑶,能听见我说话吗?”

    没有回应。

    “能听见的话,你再给那个小卖部固定电话打过来,我想跟你通话。”我又“试探”,然后看向小卖部,握草,几秒钟之后,电话果然响了,我赶紧跑上台阶,抢在老板之前接听。

    “喂,瑶瑶,你在哪儿?”我问。

    “瑶瑶?你谁啊——老周呢?”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略显粗犷。

    “老周是谁?”我又问,那个小卖部老板笑着指了指自己,小声说,是她老婆。

    我无奈地把电话给了老板。又坐在台阶上,看来是我想多了。

    二十分钟后,一台黑色的奥迪车从远处慢慢开来,白色的龙组牌照,我起身,向奥迪车招了招手,奥迪停在我面前,司机是个女同志,穿着龙组制服,她拉下车窗,摘下墨镜,皱眉问:“你就是张东辰首长?”

    “是我。”我笑道,小丫头说话的语气有点冲,看上去跟我年龄差不多大的样子。

    “我还以为是个老头子,上车吧。”司机甩了甩头。

    我看向车里面,没有乘客,只有她自己,我便绕过车头,坐进副驾驶的位置。

    “去哪儿?”我问,她并没有掉头,而是直接往前开。

    “不知道,王局让我带你去这个地方。”司机指了指放在扶手箱上的折叠地图,我拿起看,是林吉省的地图,上面画了一个红点,但是什么标注都没有,在两座城市中间,只有一条公路经过,应该是个村子吧,村级单位在省级地图上是不会标注的,我展开地图,又在上面找到了赤峯的所在地。看看比例尺,两者之间的距离,足有三百公里,而且还没有高速公路!

    “你确定吗?”我皱眉问。

    “确定什么?”女孩反问。

    “确定是去这儿?不是你们王局画错了吧?”我问。

    女孩耸耸肩膀:“我只知道执行命令,到地方再说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呵呵,你心态倒是挺好,叫什么,什么职务?多大了?”我问。

    “报告首长,我叫王媛,赤峯市龙组局行动四科副科长,18岁。”女孩虽然是“报告”,但语气依旧很随意,我点点头,跟我一样,年轻有为,还有点恃才傲物。

    “你还在上学吗?”我又问。

    “没啊,去年毕业的,我念的中专,毕业早,”王媛说,“首长你呢?感觉好像没我大似得。”

    “我比你小一岁,还在上高中。”我说。

    “哈哈,高中生啊,那你是什么时候进的龙组?”王媛笑问。

    我想了想:“进来有半年了。”

    “哟,厉害,才半年就成总部首长了呢!”

    我笑笑,没解释,爱叫首长就叫吧,我现在的职务不高,但是级别高,双龙一梅花,她的肩章才是一龙一梅花,叫我首长也没毛病。

    都是同龄人,我没首长架子,王媛也不捧着、惯着我,二人很快就熟络起来,王媛颈椎似乎有些不好,一直在揉肩膀,我说我来开吧,她也没客气,跟我换了位置,我的右手虽然无名指骨折,跟尾指绑在了一起,但伤势较轻,并不影响其他三根手指换挡开车。

    没有高速公路,只能走省道,应该是赶上了本地的学生放假,路上车不少,速度不快,中午的时候,从地图上看,具体那个红点的位置还有五、六十公里,估计得下午两点才能到。

    “王姐,要不咱找个地方吃点饭吧。”我建议道。

    “好啊,首长老弟,我请你。”王媛拍拍我肩膀,爽朗道。

    找了个路边小店,要了两碗面条,点两个菜,天气有点热,王媛又要了两瓶冰啤酒,问我喝不喝,我说你自己喝吧。我喝饮料。

    王媛自斟自饮,很快就把两瓶啤酒消灭,觉得不过瘾,又来了一瓶,这丫头可挺能喝,三瓶啤酒下去,脸不红心不跳的,就是打了几个饱嗝。吃完饭,重新上路,王媛的酒劲儿可能上来了,靠在副驾驶座椅里睡觉,我不熟悉路况,一边按照地图向老乡打听,一边往前开,两点一刻,终于到达了那个红点的位置。但却没有看见小村子,只有一条岔路,通往深山里,路边立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八个大字:军事禁区,严禁入内。

    “哎,到了。”我叫醒王媛。

    “嗯?”王媛迷迷糊糊地醒来,“到哪儿了?”

    “红点。”我指着地图,应该就是这里。

    王媛看向岔路口的路牌:“那进去吧。”

    “禁区哎!严禁入内的!”我皱眉。

    “首长你似不似傻,”王媛撇嘴笑道,戳了戳自己的胸章,“咱们龙组哪儿有禁区啊!”

    “好吧……”我拉上手刹下车,挪开了岔路口上横着的铁栅栏,那个路牌上有个摄像头,我为表明自己不是擅闯,正面朝着摄像头,敬了个礼。

    把车开进去后,我怕别人进来,又把铁栅栏给挪了回去。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