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89、耿耿于怀男生都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17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敲定了项目办的人员构成,大家又就项目建设中的一切具体事宜进行沟通,敲定细节,上午十一点,座谈结束,双方正式签订合作协议。

    中午,歆芸在迎宾馆安排了午宴,高菲依旧坐在她干爹身边,我没机会跟她单独说话,吃完饭,一行人去项目工地,参加奠基仪式,并参观已经建好的项目办的办公地点,这将是高菲在西城的办公室。今后我要找歆芸,估计多半也得来这里找她。

    下午一点半,高董事长和手下回了小连,只留下高菲、夏竹萱还有两个工作人员、司机等人。

    “高总,听说你的高尔夫球技很不错,可否赏脸,去切磋一下?”赵德利提议道。

    “高尔夫?”高菲皱眉,“你们西城还有高尔夫球场?”

    “高总,什么叫‘你们西城’呀,你不也是西城人嘛!”歆芸笑道,她早就见过高菲,去年我带着歆芸、小花回村,跟高建国发生冲突,讹了他的钱,次日去县城取钱的时候,高菲跟我们一起过来的。

    “宋经理,我的户口在小连,我是小连人,请你尊重我一下好吗?”高菲严肃地说。

    “啊,对不起,对不起。”歆芸脸色尴尬,赶紧赔笑。

    看来高菲还是对我们心中有气,才会这么斤斤计较,之前在高董事长身边的时候,高菲还小鸟依人,温文尔雅,高董事长一走,她立马变得颐指气使、飞扬跋扈。真不愧是村长的女儿,呵呵!

    “张东辰,你会打吗?”高菲转向我,扬起下巴问。

    “打过一次,会一点。”我实话实说。

    “敢不敢跟我赌一场?”

    “赌什么?”我笑问。

    高菲伸出拇指、食指和尾指:“赌六十万现金!”

    “……可以。”我说,她还记得当初被我从她爸那儿讹走六十万的事儿呢!

    赵德利不明就里,懵逼地看着我,高菲哒哒哒上车去了,我上了赵德利的车,在前面带路,顺便把当年的事告诉了他。

    “原来你们还有过节,不过已经过去那么长时间了,现在高菲位高权重,应该不会记仇,兴许只是想出一口气吧?”赵德利说。

    “但愿如此。”我叹了口气,早知道高菲能榜上高董事长,我当初就不惹她了,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我从她家讹来六十万,也没有今天,那六十万可是我和歆芸的第一桶金,辰东集团就是靠它慢慢做起来。

    到了高尔夫球场,高菲和夏竹萱下车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休闲装,看来是志在必得。

    反正我也没打算赢,并未换鞋,直接穿着西服、皮鞋进场了。

    宋佳没玩过高尔夫,跟着歆芸走,歆芸和赵德利、夏竹萱都会打,一起挥杆,前面几洞,大家平分秋色,高菲的技术很好,连续两杆都打出了小鸟球,把我们落在后面。但她在刻意等我们,我也想趁此机会跟她单独聊聊,便让赵德利和歆芸休息一会,夏竹萱倒是一直跟我并驾齐驱,第七杆的时候,夏竹萱看出了我的意思,去厕所了。让我先打。

    第八杆,我终于追上高菲,接着在果岭上推杆的时候,我半开玩笑地问她:“菲菲姐,你是不是还恨我呐?”

    “我恨你干什么?你值得我恨么?”高菲连看都没看我,瞄准推杆,球进。

    “恨就恨呗,应该的,我给你赔礼道歉。”我说。

    “道歉?”高菲把球捡出来,冷冷地说,“就用嘴道歉么?”

    “那你想让我用什么道歉?”我笑问。

    “把它吃了,我就原谅你。”高菲把高尔夫球递了过来。

    我皱眉:“这玩意有毒吧?”

    “我管你呢!不敢吃,是吧?那就别怪我不原谅你!”高菲松手,把球扔在了地上。

    上次中了冯瑶的刀毒。让我心有余悸,现在可不敢乱来、耍虎了,万一毒死了怎么办?所以,我没有逞强,苦笑了一下,没吱声,但今天这六十万。我肯定要输给她的。

    “菲菲姐,不管你原谅不原谅,我只提一个希望,希望别因为咱俩的私人恩怨,影响了这次合作。”我蹲下,帮她把球摆在球钉上。

    没等我摆好,高菲突然挥杆。我压根儿没想到她会来这一下,没躲开,手被高菲的球杆轮了个正着,钻心的疼!

    “嘶!”我捂着右手,抬头皱眉看高菲。

    “对不起,没看见,”高菲冷冷地说。“没事吧?”

    “这叫没事吗?”我伸出右手,手背已经红肿,天娇给我买的那个硅胶纸套都被打掉了!

    “哎哟,这是啥啊?这么高级?”高菲好奇地看向我的机械尾指。

    “假肢。”我捡起指套套上,狠狠地说。

    高菲的表情看上去很得意,拄着球杆笑问:“刚才你问我什么来着?”

    “我说,别因为咱俩的私人恩怨,影响了双方的合作。”我没好气地说,主要是疼!

    “放心吧,不会的,我现在是商人,在商言商,商人的目标就是赚钱,我不会干两败俱伤的事儿的!”高菲笑道。

    “那就好。”我起身,甩了甩手,肿的更厉害了。

    剩下的比赛,因为我右手疼痛不断加剧,坚持不下去了,主动认输,乘车去后面,让歆芸给高菲个人账户打过去六十万。

    “你手咋了?”宋佳眼尖。发现了我的伤。

    “不小心摔一跤,戳地上了,没事,我去医院看看,你们继续陪他们玩吧。”我笑道。

    “我跟你去。”宋佳说。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一定要陪好客人。别再提以前的事儿了。”我说。

    高菲用球杆打我的事儿,除了当时离我们不远的夏竹萱之外,只有熊孜孜看见了,她一直作为我的球童来着。

    到了高尔夫球场的大门,熊孜孜把我拉到一边,神秘兮兮地说:“张总,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你说。”

    “第七洞的时候,我不是跟您请假上厕所去了么,那个夏小姐当时在我隔壁,我听见她和一个人打电话,电话的内容……”熊孜孜小心翼翼地说。

    “她说什么了?”我问。

    “她说,张东辰没想象中那么难对付嘛——我就听见这一句,她可能发现了我,就结束通话。”熊孜孜说。

    我皱眉,心里琢磨着这句话,到底啥意思,夏竹萱是在给谁打?高菲吗?

    “张总,对不起啊……我不该多嘴的。”熊孜孜小声说,看我不说话,可能以为我生气了。

    我笑笑,从钱包里掏出五百块钱给她:“孜孜,你做得很好,以后她俩如果还来高尔夫球场,帮我盯着点她们,你有我电话,也懂我的意思吧?”

    “嗯,我懂了。谢谢张总!”熊孜孜爽快地收下钱,拎着球杆袋子离开,我上高宠的车,让她拉我去市中心医院,大夫检查了一下,怀疑是骨折,一照x光,还真是,右手无名指被打断了,这个高菲,下手也太狠了点!

    医生给我戴上小夹板,把无名指固定在机械手指上,倒是不怎么疼,就是感觉不太方便,幸亏是考试结束,要不然卷子都没法答。

    出了医院,我给歆芸打电话,问她们结束了没有,歆芸说刚打完,正往回走,高菲要请她们吃完饭。问我去不去。

    “你转告高菲,我手骨折了,正在医院治疗,就不去了。”我说。

    “啊?骨折啊,这么严重,要不要我过去?”歆芸担心地问。

    “不用,你们陪好她就行,我先回县城,这个项目……你好好盯着吧,尽量别出什么纰漏。”我嘱咐道,虽然怀疑高菲依旧对我耿耿于怀,可能要阴我,但是我没有证据,她现在“身价”4亿,即便是对歆芸,我的话也不能乱讲。

    挂了电话,我让高宠给我送到赵府,生意的事儿,暂时放一边吧,好久没看见赵凉了,我还答应要追她呢!

    到了赵府。赵凉妈妈说她在楼上洗澡,问要不要叫她出来,我说不必,留下两张晚上七点的电影票,先行离开,因为她家有客人。

    跟高宠在外面随便吃了点东西,晚上六点五十。我俩来到大宫,赵凉已经在电影院门口等待,高宠没跟我过去,偷笑着问我:“老板,要不要帮你定个房间?”

    “不用,你先回县城吧。”我说。

    “嘻嘻,行。”高宠转身而去,我走向赵凉,从后面拍拍她肩膀。

    赵凉转身过来,看看我,视线却穿过我的肩头,看向我身后:“哎,东辰,他们是你手下吗?”

    “嗯?”我回头,只见两个穿黑西装的家伙,站在我身后大概十米远的地方,冷冷地看着我,在发现我在看他们之后,他俩马上把视线转移开了。

    “走,进电影院,”我搂着赵凉,进了电影院,问售票员,“美女,你们有后门么?”

“; window.slotbydup=window.slotbydup .push id: “3273258“, container: s, size: “336,280“, display: “inlay-fix“ ; ;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