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纯真年代全部 385、养伤男生都市(第1节)

作者:小白非白 阅读:20 书名:《我的纯真年代》    [完本] 2018-08-06
A A A A x
b B
    远处传来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几台龙组车辆过来,把我和冯瑶围在当中,下来不少人,其中有个医护人员,先后问了冯瑶和我几个简单问题,确定我们可以被转移走之后,才让龙组工作人员把我们抬上车,送往医院。d7cfd3c4b8f3

    临走时,我没有忘告诉他们,还有两百万现金在车间里面呢!

    在车上的时候,我右半边身体的不适感越来越强烈,可能是伤到了肺部,呼吸变得很费劲,我怕憋死,告诉了医护人员,让他联系专业的救护车来接我,等我转移到救护车上,扣上呼吸机,才感觉好了不少。

    到医院。大夫知道我是被雷给劈了之后,马上对我做全方位的检查,结果如下:右手、小臂灼烧严重,小指基本被烧毁,是否恢复得看天意;右侧肺部、支气管被雷电击穿(幸亏是右边,如果是左边,受损的可能是心脏,就挂了),肺部灼伤面积超过30,需要进行手术治疗,对损伤的部位进行切除、修复;肝脏受损,需要切除三分之一(这个没啥事,可以恢复);右脚和小腿有轻微灼伤,但可自行痊愈,不需要植皮。

    我问大夫,治好了得需要多长时间,大夫说至少需要三个月,这里是龙组的医院,所以我直接告诉他,我的体质通过了龙组的体测,被评定为最高级,恢复能力很强,大夫说那也得两个月,不能再少了,其他都好说,主要是肺部的伤,太过严重,两个月之内必须卧床静养,每天输氧两小时,如果恢复不好。会留下后遗症,导致体质变得很弱。

    检查快结束的时候,冯瑶过来了,仪器并未检查出她的“内伤”,肩膀创伤已经包扎,只是看上去比较虚弱,冯瑶问了我的病情后,给201打电话,决定在手术之后,把我转移到京城的医院进行治疗,等病情好转,再回西城,我说没必要吧,西城的医疗条件也可以,冯瑶冷冷地说:“这是组织上的决定,你没有选择的权利。”

    手术之前,宋佳过来了,刚聊了几句,医生以再耽误容易造成伤口感染为由,把我推进了手术室。

    可能是麻药打的轻。手术全程,我都存着意识,先是内科手术,然后是外科手术,我听见他们讨论,要不要把我的右手小手指给截掉,讨论了半天,他们不敢擅自做主,去请示冯瑶,不多时带回消息,截掉,留个基座,方便以后安装假肢,就跟林可儿的腿一样。

    手术历时7、8个小时,等结束之后,把我推到病房,天已经黑透了,宋佳和冯瑶在病房里陪我,但我不能说话,医生怕我说话会牵扯到气管,把我嘴用氧气罩堵住了,只能听她俩说,跟我说半天,她俩也得不到回应,索性相互聊了起来。

    聊得还可以,冯瑶并未在宋佳面前表现出跟我躺在雨里时候的那种对我的憎恨和失望,作为我“官方”的未婚妻,她自谦地说,对我还不是太了解,对西城那边的姐妹们也不了解,以后这个家,还得由宋佳来当;宋佳何许人也,肯定听出来冯瑶是在谦虚,明确表达了对冯瑶“正宫”身份的尊重,甘于作二号甚至排更后面,和妹妹宋美一起,做好分内之事,经营好公司,为这个大家族的财力提供保障。

    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当然。宋佳说的没这么直接,反正就是表达自己不会喧宾夺主,冯瑶听完,挺高兴,一直在抿嘴笑,她也有伤,穿着病号服,到半夜的时候,中原省龙组汀的同志催冯瑶回病房休息,冯瑶便回去了。我也渐渐睡去。

    次日早上醒来,冯瑶在我病房里,她已经换了衣服,说总局的车已经到了,即刻启程,带我回京城进行后续的治疗,宋佳陪同。

    治疗条件其次,主要是我还在黄河以南,冯瑶担心还会有事情发生。

    在路上,我问冯瑶,那个黑袍老鬼到底是何来历,冯瑶没告诉我,只是反问我一个问题:“东辰,你觉得咱们龙组培养这么多的高手,只是为了对付‘毒蛇’之流的宵小之辈么?”

    我心里一惊,毒蛇在冯瑶的眼里,居然被归为“宵小之辈”,那龙组真正的敌人,得有多强大?

    关于劫持宋佳的人,也搞清楚了。正是毒蛇的余孽,为首的在劳房里畏罪自杀,其他同伙供述,毒蛇余孽的主要势力分布在天京,冯瑶下令,让天京龙组局方面负责围剿,估计成绩不会很大,任务失败,人家早跑了,但经过这一连串的打击。我估计,毒蛇也不会再有什么大作为。

    中午,到达京城,入住上次那个309医院,检查了一番,医生发现了体腔内几处中原省医院没检查出来的伤,送进手术室,腹部又挨了一刀,治疗完毕,送进vip病房。这病房可比西城或者中原省的病房强多了,跟宾馆似得,近百平米的偌大房间里,各种家具、设备一应俱全,就我一个病人,还有两张陪护的床,门外龙组卫兵,以及医院外围的保安,24小时站岗,估计郭嘉零导人的待遇。也不过如此。

    冯瑶安顿完我之后就走了,下午五点多的时候,201带着李薇薇几个人,代表总局过来看我,查问我的伤情,安慰了我一番,并对此次立功(不是救宋佳的功劳,也不是揪出毒蛇余孽的功劳,而是因为用“杨家枪法”重创黑袍老鬼,差点把他给消灭)进行表彰,官升一级,制服上的肩章图案,变成双龙一梅花。

    我再次问201,黑袍到底是谁,201不动声色地把话题岔开,还是没有告诉我,201走后,又来了几个自称是京城龙组局的领导,过来探望我,都不认识,但他们的话里多次提到冯瑶,肯定是冲着冯瑶的面子来的。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林可儿开着奥迪到达京城,负责照顾我的日常起居,替换掉宋佳,她还得回去经营公司,我跟歆芸通了一次视频电话,商场和网吧的开业庆典都很成功,没人捣乱,商场第一天的营业额就超过五十万,可谓开门红。

    第三天的时候,喜儿和胡天娇,乘坐高宠的车结伴过来看我,转达了家里那些妞的问候,喜儿买了个手持摄像机,给她们挨个录像了一段,放给我看,展示她们对我的祝福,胡天娇把我的课本啥的都打包给带来了,让我别耽误学习。我算了一下时间,估计等出院的时候,正好能赶上期末考试。

    我嘱咐天娇好好照顾妈妈,育才那头,让王宇牵头稳住局势,别出什么乱子;又告诉喜儿不要担心我,回去全心全意备战高考,喜儿开玩笑说,巴不得我能多住几年医院,这样她就可以报考京城的大学。来照顾我了,我说你还是去省城吧,等我一年,我也能考过去。

    我怕耽误她俩学习,当天下午就让她们回去。

    等她们走后,我开始制定学习计划,但翻开书之后发现,明显跟不上课时进度,自学起来没问题,到做题的时候。再也没有之前那种快刀斩乱麻的感觉,我在一道数学题上卡了两个小时,无奈问可儿,可儿耸耸肩,说她初中毕业,高中连一天都没上。

    这不行,得找个家教!

    找九门课程的家教肯定不现实,思来想去,我决定去清华或者北大请两个学生给我当老师,大一的不要,课程太紧,要大二的,我写了个招聘启事,让林可儿帮我去清华北大里面张贴,很快就收到了不少报名短信,因为我开的价码是正常价格的三倍(胡天娇给我留了不少钱,经济上没有问题)。

    我从中筛选,挑了一个清华大学的男生,叫胡磊,此人是江南省理科状元,家境一般,在外勤工俭学,一直在当家教;还有个北大的女生,叫沈小靓,此人为鲁东人士,学文科的,家境倒是不错,不差钱,主要想丰富一下校外生活。

    他俩分别给我试讲,我觉得不错。就签了两个月的合同。

    此后,我一直在这两位老师的教育下苦读功课,偶尔在医生的指导下,做一些恢复性工作,我的伤恢复的不错,冯瑶从欧洲给我进口了一截机械小指,不知道怎么处理的,连着我的神经,经过手术才安装上,它可以在我意识的控制下进行简单的活动,比正常功能差不了多少,而且,这不单是个机械手指,指头里面,还装了三发微缩弹药,射程大概二十米,可以用来应急。

    很快,两个月过去了,还有一天就是育才高中的期末考试,征得医生和龙组方面同意之后。可儿给我办了出院手续,我跟两位老师拜别,又去总局跟201和冯瑶等人辞行,我隐含地表达了想去拜望一下冯瑶父母的想法,上次去她家,没见着面,冯瑶谢绝,说时机还不成熟,再说她们并不在京城,下次再说。

    当晚,201设宴,为我送行,还是上次那几个人,201、冯瑶、李薇薇、林可儿和我,地点也是在全聚德,一切仿佛回到了两个多月前,只不过这次相见,因为平时她们仨总来医院看我,彼此之间都熟悉不少。

    席间,经过李薇薇多次怂恿,冯瑶从包里掏出一个手表盒递给我,说是给我的礼物,我一看商标,是劳力士,打开,跟赵凉给我买的那个是同款,七万多块钱!

    我皱眉:“买这么贵的礼物干啥?”

    “我知道你喜欢表,也不算贵,喜欢就戴,不喜欢就不戴。”冯瑶喝着茶,看向桌面,依旧冷冷地说。

    “你可拉到吧!”李薇薇抢过手表笑道,“是谁天天拉着我去王府井柜台看表,犹豫了十来天才决定要买这个的啊?东辰,这可是她半年多的工资呐!瑶瑶这份心思,你还不懂吗?”

    冯瑶被当场戳穿,瞪了李薇薇一眼。

    “可儿,拿出来。”我转向林可儿,不知道冯瑶要跟我买东西,但我送她的礼物却早就准备好了。

    “啥玩意?也是表吗?”李薇薇好奇地问。

    “不是,是个钻戒,”林可儿笑道,从包里拿出那个盒子打开,“专门定制的,上面有203首长的名字,一克拉的钻呢!”

    “女爱钻,男爱表,你们俩孩
分享 目录 打赏 评价 上一章 下一章
x章节目录